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生活

「天然統」與「天然獨」

「天然統」與「天然獨」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在港獨問題上,從不身體力行的港獨KOL最喜歡珢珢上口的一個論據,認為港獨潮流不可抗拒,就是年輕的一代是「天然獨」,天生就不是中國人,從不喜歡中國大陸。他們說的沒有錯,但其實指的卻只限於八、九十年後的二十五至三十五歲的一代。他們生於九七前的香港黃金歲月,長於安樂,見證過八九六四慘劇,以及九十年代大陸仍然相對落後老土的環境,對大陸文化抗拒和輕藐,不難理解,也不易改變。他們進入社會工作的時候,正是中港經濟融合和中央指導一切香港內部事務的時期,處處備受打壓和排擠,不如新移民和大陸人,對中國大陸特別反感,萌生獨立自主的念頭,不足為怪。

但千禧新世代卻完全是另一回事,十幾歳的青少年,根本未見識過香港的黃金盛世,不僅對上代的lcon人物,不管是高級文化抑或流行文化,全無認識和不感興趣,連八、九十後的一代,對他們來說,也是「老餅」,存有代溝。他們成長的時候,見識的是中國入世、京奧後「厲害了」時期,縱使粗枝大葉,財大氣粗,卻未致於有心理和生理上的抗拒,看待大陸沒有什麼「歷史血涙」的包袱。我真離地,不拜讀「信報」専欄作家高天佑的大作,根本不知道,原來目下的青少年手機安裝的大多是內地Apps,除了支付寶、淘寶、王者和食雞外,還在抖音、微信、美圖上追捧大陸的小鮮肉和網紅,周末假日則聯群結隊返深圳蒲,沉迷於喜茶、海底撈,在Coco Park和萬象天地流連忘返,追捧吳亦凡,不認識吳靄儀、梁家傑、馬健,自是順理成章。

原因很簡單,香港的流行文化早已消亡,旺角、銅鑼灣和尖沙咀日薄西山,暮氣沉沉,夜生活幾近於無。反之,內地一綫城市如深圳,因著經濟水平和消費需求提升,一如70年代的日本東京、80年代的香港和千禧年代的南韓首爾,滙集了大量高收入年輕新貴,因而催生很多新鮮玩意和潮流,對青少年散發著無比吸引力。這種潮流文化生命力,是軟刀子,青少年北上,不因為便宜,而是潮和好玩,客觀上便產生了意想不到的社教化作用,不知不覺間,他們變成了「天然統」的一代。

習近平說香港人心不回歸,要解決,急不了,慢不來,其實跟我們這一代一樣,對香港的現實和變化,都是一知半解,並不全面。對五十後到七十後而言,鄧小平的所謂「五十年不變」政策可謂對症下藥,因為反共也好、親共亦罷,到2047年,絕大部分那代港人都會自然消失。八十後和九十後,每五年便是一代,不能一摡而論,但整體而言,他們在經濟上再無獨霸一方的能力,缺乏物質條件,除了口噏噏和心心不忿外,獨也獨不起來,而歲月催人,不到十年,大部分都會變成他們鄙棄的「廢老」,不足為患。

如果相信無為而治的話,中共什麼也不要做,只會幫倒忙,效果適得其反。治大國若烹小鮮,就讓經濟學上的生產要素同一化定律發揮效用,讓時間自然解決一切矛盾,假以時日,說不定「天然統」會後來居上,淹沒了「天然獨」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