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以「良心」為由拒服兵役合法化:站在人權及法治上的難題

韓國以「良心」為由拒服兵役合法化:站在人權及法治上的難題
廣告

廣告

當兵或兵役,是南北韓分治後韓國存在已久的議題之一。在南北韓解除敵對狀態前,為了隨時準備開戰,南北韓均設有義務兵役法,所有達到法定年齡的男性均須服兵役(北韓女性亦需服兵役)。面對嚴苛的軍事訓練,即使有愛國心,有逃避的想法亦不是罪無可恕。最近韓國大法院就兵役作出史無前例的判決,不但推翻昔日判決,而且令政府須修改兵役法。究竟法院的判決為韓國兵役制度帶來什麼影響?當中又存在什麼難以解決的問題?

韓國大法院於11月1日就一宗以宗教原因拒絕服兵役的案件進行判決,34歲的吳某於2013年7月收到現役當兵通知,但他當時以基督教信徒為由拒絕入伍,其後因涉嫌疑違反兵役法而被政府起訴。在這次上訴審判中,大法院推翻了一年半有期徒刑的判決,改判無罪釋放,正式讓「良心」為由拒服兵役合法化。大法院判詞中表示,現時憲法中對良心拒服兵役進行制裁,強制及義務性的兵役制度對國民的基本自由及權力造成本質上的威脅,同時違反對少數人包容的民主主義精神,所以良心應被視為正當理由。

以上判決過後,韓國的《兵役法》將需要在2020年前作出修改,當適齡的韓國男性提出以「良心」為由拒絕入伍時,兵務廳需作出審查程序,然後不能以此作出起訴。而合法化前,韓國是拘留良心拒入伍者最多的國家之一,截至今年4月,因良心拒服兵役而曾被監禁的韓國國民有1.9萬人,現時仍有約400人在囚中。站在人權問題上,固然引起世界人權組織的關注,韓國國內的人權委員會亦指出該過時的法例應被修改,以保障人權。而在在合法化前,於2004年曾就同類型案件作出首個無罪的判決,接連的共30宗,於2017年上半年就已有13宗獲無罪判決。

至今仍繼續的義務兵役制,是為了保護國家國防力量,並以隨時應對北韓威脅的目標。而面對現今韓半島局勢回暖,同時撤除敵對狀態,以抗共為目標的意義亦逐渖縮小,故國內有否需要繼續義務強迫服兵役亦值得考慮。同時因宗教等理由拒絕兵役,在人權上絕對應予保障,皆因戰爭違反常理,並與人類追尋和平的理想相違背,為了國家機器而營造的國防力量,與人權道德的確存在衝突。

同時,良心拒絕服兵役在韓國至今仍成歧視現象,而且帶頭者為政府。韓國兵務廳曾向拒絕服役者發放「公開個人信息的事前通知」,指出若被定義為逃避兵役,同時沒有特別原因,將會在網上公開其姓名、年齡、住址等個人信息。在2017年尾,韓國國防部公開了2015年7月《兵役法》修訂案生效起至去年12月期間首批237名逃避兵役者的名單。這些舉動無疑是違反私隱及人權侵害。本是防止高官後代拒服兵役的政策,反而形成對良心為由拒服兵役的一種公開批鬥及歧視,對他們造成嚴重的心理問題。無疑,法院是次判決,能夠將政府一直以來視兵役為義務為基礎衍生的不當思維撥亂反正,讓少數人的意願能夠被尊重。

當然,在這件事上,站在國家政治或軍事發展的立場亦是必要的。無疑,良心為由拒服兵役合法化,會讓故意不想服兵役的國民借此尋求豁免的機會,縱使政府積極與北韓維繫外交關係,仍有不少國民對北韓持不信任態度,假若日後因保守派而重回緊張關係,兵役制度亦成為了關鍵。

而兵務廳亦即將進行兵役制度改革,就此判決將推出替代的兵役制,容許拒服陸兵現役者到拘留所或監獄進行替代服役,時限將是36個月。不過,這替代服役存在的時長問題,或會令良心拒入伍者卻步,以保障利益為前提忽略自身「良心」原因而選擇服現役兵役。而談到替代兵役制,2007年盧武鉉執政期間曾提出採用,但李明博上任後隨即取消。文在寅在競選期間亦曾承諾重啟替代兵役制,現時執政黨議員亦已提交法案向國防部提議替代兵役制的內容。

站在人權及法治問題之上,大法院的判決有利有弊。若要在民主主義精神的角度思考,這判決能讓韓國的憲法及法治有所進步。不過,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究竟政府應否改革為「自願服兵役」,或增加正式的替代兵役制度。同時政府應即時就此判決作出適當的平衡,既需尊重國民人權,亦需平衡軍事發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