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浸大辱校罪】逾千聯署反對 陳樂行:校方僭建條文 圖滅言論自由

【浸大辱校罪】逾千聯署反對 陳樂行:校方僭建條文 圖滅言論自由
廣告

廣告

浸大中醫學學生陳樂行以「任何人」製圖,意指所有人的言行也會受新校規影響。

(獨媒特約報導)大專院校言論自由近年不斷收窄。香港浸會大學於10月推出修訂紀律程序的建議,包括新增「辱校罪」條文,學生作出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即可屬違規。管理 Facebook 專頁「浸大山神」的中醫學及生物醫學學生陳樂行,聯同浸大社關發起聯署反對修訂,獲逾千人響應。他們直指新條文是「浸大廿三條」,勢加劇大專學界的寒蟬效應。

曾因佔領語文中心事件接受紀律聆訴、現正就處分提出司法覆核的陳樂行認為,是次修訂與該事件有關,並指「辱校罪」是他在浸大就讀6年以來,所見過最嚴重的事件。

photo_2018-01-29_10-02-14

今年1月,浸大學生不滿校方設普通話畢業要求,到校內語文中心抗議,事後陳樂行及時任浸大學生會會長劉子頎被即時處罰停學。校方其後在輿論壓力下收回停學令,啟動紀律聆訊程序,劉子頎最後被罰停學一個學期,陳樂行則被罰停學8日及進行40小時校內服務。

浸大學生事務委員會於去年11月決定成立工作小組,檢討紀律程序。小組除召集人外,分別有4名學生及教職員代表。小組於今年10月10日召開首次會議,提出修訂紀律程序的建議。其中改動最大的,是在條文中新增有關違規行為的定義(Definition of Disciplinary Offences),當中列出多項例子,包括「傷害大學與社群關係、損害大學聲譽的反社會行為」、「擾亂大學正常運作」、「製造過量及不能接受的噪音造成他人痛苦」、「多次或重覆輕微違規」等。修訂亦新增罰則,包括罰款500至2,000元、強制出席工作坊、行為契約(behavioural contract)等。

浸大:既定程序 會廣泛諮詢

浸大發言人回應指,大學會不時檢討內部管理程序和規則,檢討學生紀律程序是既定檢討事項之一,大學並無預設方案,稍後會在廣泛諮詢校內社群後,向學生事務委員會提交建議,最後再交教務議會討論和通過。

陳樂行:校方濫用程序 僭建條文意圖明顯

校方指工作小組於2017年底成立,意指與語文中心事件無關;但陳樂行指出,有關檢討原本只屬定期性質,不擬作重大修改,但發生語文中心事件後,校方便利用此程序,「要好快、好便捷咁加入辱校罪」。陳指出,擬修訂的文件是「紀律程序(Disciplinary Procedures)」,內容本只涉及程序,罪名及罰則分別另外載於「紀律標準(Standards of Conduct)」及「違反紀律標準的制裁(Sanctions for Breach of Standards of Conduct)」,是次修訂卻將罪名和罰則「僭建」入原只牽涉程序的文件中。

陳樂行又質疑,校方所指的諮詢不能反映反對意見,以普通話畢業要求為例,當時也有進行諮詢,學生激烈反對,但最後政策「冇變過」;校方當時亦稱只考核基本溝通能力,合格率達9成,結果只得3成,因此他認為校方不值得信任。

修訂將監控言論 學生難再抗爭

陳樂行指,修訂有如為他度身訂造,「呢度(指浸大山神Facebook專頁)任何一個post都可以整死我。」他經常發帖呼籲文憑試考生不要入讀浸大,「咁我係咪已經傷害咗校譽,造成學校的損失?」他強調,修訂與所有學生有關,「現在浸大氛圍已經比較差,同學們都驚批評學校會唔會變下一個山神,俾人停學」,一旦通過,校方便可正式控制言論,遑論實際行動,而其他院校也會仿效。

IMG_6673-2
浸大社關成員黃雅文

浸大社關成員黃雅文亦指,修訂極度影響同學的行動。社關去年跟進校內外判工友被剝削事件,製作了很多惡搞圖像,又向傳媒直接指責校內高層,「已經玩完,中晒(辱校罪)」。近月社關指責校方「走數」,沒有履行成立三方平台等承諾,他們在網上及民主牆批評校方,又與工友在校內擺街站收集聯署,多次被校方以沒有預訂場地為由驅趕。黃雅文指,這或已干犯新修訂中的「多次或重覆輕微違規」,「哪怕只是好小的行動,擺下街站、收下聯署、派下單張,(修例後)其實都不會再做到。」

臨政會未有行動 黃雅文:對校方勿存幻想

浸大學生會現屆「缺莊」,學生會評議會臨時行政委員會副主席、工作小組成員麥筠瑋早前表示,修訂只是歸納現有校規,校方態度未明,仍待觀察。

對於臨時行政委員會未有採取任何行動,黃雅文表示不能理解,認為不能對校方存有幻想,「見到語文中心件事,(有得傾)係冇可能囉,就係有政治因素去罰同學。當時學生會發起遊行,佢哋諗緊啲咩呢?如果真係有得傾,咁我哋唔洗遊行啦嗰日。」

陳樂行亦認為,雖然工作小組有一半成員為學生,但事實上沒有投票權,就算在小組內提出反對,校方依然可以將修訂一字不改提交教務議會通過。

陳樂行指,現時收集了約1,000個聯署,當中約30%人為浸大學生,約20%為校友。他們會將聯署交予臨時行政委員會,要求採取行動,亦計劃成立關注組繼續跟進事件。

photo_2018-01-26_15-14-52
浸大學生會今年初發起遊行,抗議校方打壓劉子頎及陳樂行。(攝:黃健航)

雨傘運動落幕以來數年,政權打壓愈演愈烈,黃雅文認為必須捍衛學生自主,「大學就是讓有不同思想、不同政治立場、關注不同議題的人去講嘢的地方,令那件事更豐富。老套啲講,係社會的縮影。」她指出,當辯論空間被收窄,沒人再敢發聲,社會就難以進步。「現在學校沒有人在公開場合討論政治,見不到有論壇,無論六四、本土議題的論壇都沒出現過,聯校的活動更加沒有,思想的交流完全是零,我覺得對整個社會好大影響。」

記者: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