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九合一選舉】宜蘭縣議員候選人孫博萮:台灣建國要從地方開始

【台灣九合一選舉】宜蘭縣議員候選人孫博萮:台灣建國要從地方開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從台北市開往宜蘭市的客運上,電視重複播放著宜蘭縣各參選人的競選廣告。當中,孫博萮的廣告另樹一格,只是把數張過往參與社運的照片,直接串起來,再配上音樂,比一條臉書的「好友日」影片更簡單。

孫博萮是公民運動出身的政治素人,主張台灣建國。兩年前她以無黨籍獨立參選人的身分,參選宜蘭縣立法委員選舉,在資源緊拙下,僅靠募款募集參選保證金,獲得7,189票,相當於3.21%得票率,跌破不少人的眼鏡。今年她再接再厲,在4月28日「台澎主權自由日」宣布參選宜蘭縣議員,政綱仍然是「終止中華民國代管,台澎住民自決建國」。

她相信建國要從地方開始,台灣是土壤,宜蘭則是根。

0X1A9745

公民參政

孫博萮小時候被父母帶著參加野百合學運,長大後也是社運常客,十年前她為了遠離繁囂,從台北遷往宜蘭。在她眼中,原本宜蘭地形封閉,生活相對單純和保守。然而,雪山隧道通車後,將北宜路程從3小時縮短成3、40分鐘,大幅縮短了台北都會區和蘭陽平原間的行車時間,源源不絕的觀光客,隨著農地開發和房地產炒賣,改變了宜蘭整個價值觀。

四年前她開了一間咖啡店,在籌備期間,台灣發生了318公民運動,當時她忙於打理店務,無法抽身前往,只能晚上守著電視和電腦,看著直播直到睡去。之後,她決定「透過開店去連結社會」,而她接觸到首個當地議題,是「北宜直線鐵路」:在台北宜蘭之間,再興建一條截彎取直的直線鐵路。

她認為:「宜蘭的房地物價已被炒得朝天高,年輕人薪水不高,體會到的剝削感愈來愈強」。同時,政府管理土地不善,十幾年來,宜蘭蓋了7,000多棟農舍,造成農地破碎,耕地蓋了房子,廢水、廢棄物污染農地,破壞生態,農民的權益就白白犧牲了。她不禁反問:「宜蘭到底有沒有需要再建一條北宜直鐵?」

0X1A9765

在她眼中,傳統議員有利益關係,總是支持開發,滿口「供經濟」,要把農地發展成商業區。「都市計劃有否考慮農民的真正需要?觀光客為什麼要跑來鄉下看一個商場?」

她反對興建鐵路,在店裡舉辦多場講座,又聲援公民運動。雖然座談會反應熱烈,但民意代表沒有參與其中,當地人的聲音,沒有傳入政府的耳裡。同時,在阻擋開發案過程中,她發現政府可以開發的權利,是現行法律所賦予的,公民抗議卻改變不到法律。她得出結論:「只有進入體制內,才有機會修改法律,妥善運用公共資源。」

「不想再含淚投票,所以決定參選。」兩年前,孫博萮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立委,今年再參選議員。她表示,從上次到現在,她都要做一個實驗:「能否不透過傳統方法參選?」有感傳統選舉勞民傷財,參選人跑去婚喪喜慶拜票,「我覺得是一種干擾」。因此,她不設競選總部、不跑紅白帖、不印實體文宣、掛看板,不發扇子面紙免費小物;主要透過網絡宣傳,在部落格和臉書寫文論政,向選民表現真實的自己,「我跟一般人一樣,現在開始念書,每天開店,過一般生活,不會為了選舉,把原來的生活中斷,如果選民認同,自然就會支持我。」

「候選人不應像一個脫離世間的人,候選人就是一般人,只是我們願意多花時間在公共事務上。」

台灣建國

孫博萮兩次參選,都在政見中寫明推動「台灣建國」。

2016年,她在首輪政見發表會上,有很多篇幅討論台灣主權的問題,但媒體隻字不題。於是,她在次輪的發表會上,索性用絲巾蒙住半邊臉,身穿「恁祖媽係台灣人」的衣服,手拿「終止代管,台灣不賣」的標語,坐在發言台上不發一語。「為了引起關注,有候選人在台上唱歌跳舞、食便當;那麼我保持默,直接把主張寫在布條上,就請你12分鐘都看著我的政見。」

結束後,果然一堆記者過來採訪。她表示,明白當選會微乎其微,既然如此,就一定要把政見傳遞給公眾。

她表示最近幾年,愈來愈多中國勢力進入台灣政治,很多是從基層選舉開始,像農會和村里長。「我們開始質疑,柯文哲現在會講『兩岸一家親』,是以前就是這個態度,還是現在受到什麼影響?」、「有人把『統一』的政綱放在地方選舉了,為什麼我不能講『建國』?」

她認為台灣人要為自己發聲,不應因為害怕掉票而改變主張,今天不管是參選哪一個等級的民意代表,所有參選人都應該要表態。

0X1A9775

兩個中國壓迫

對於香港處身中國巨大的陰影下,孫博萮表示,台灣長久以來受兩個「中國政權」壓迫,而真正對台灣威脅最大的中國政權,不在對岸,已是在島上。

「中國政權(中華民國)過去透過白色恐怖和戒嚴,利用洗腦教育、言論審查和思想控制,把整代台灣人從語言、思想、教育和歷史,改造成為『中國人』」。結果,是台灣人搞不清楚,「中華民國」只是一個流亡政權,不是台灣的國家,而是一個代管政府。

她表示,馬英九政府完全親中,過去再用8年把台灣人洗腦,歷史教中國歷史,地理教中國地理,把你教育成一個「中國人」,令你對於對岸感到親切,以為和中國「兩岸一家親」、「血統一樣」和「同文同種」。「很多人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去中國不是用護照,而是所謂的台胞證?」

她強調,被洗腦成另外一個種族,對於台灣的島民十分悲哀,「連講自己的母語(台語)都會覺得羞恥,好像只有低俗、低下層的人才會使用。好像我們看今天的香港,雖然這一代的年輕人普遍還講粵語,但下一代可能愈來愈多人講普通話。」

「現在有一部份人開始覺醒,才造就了上一次政黨輪替。但是,如果不是這一、兩年來,中共對於台灣的打壓加劇,令人在思想和生活上受到壓迫,很多人還是如在夢中。」

「我們今天要擺脫的,不只是對岸的中國,還有島上的「中國」。不然,就會一直受到兩個中國政權鬥爭所干擾,最後倒霉的就是台灣人。」她強調,「建國就是要保留語言文化,和身為台灣人這個主體性。」透過轉型正義、年金改革,找出過去威權時代的加害者,把他們繩之以法,才能釋放台灣人壓在心底裡的恐懼。

孫博萮在登記的政見中,寫著「從宜蘭紮穩民主法治根基,成為台灣邁向建國的重要基石」,接到選委會電話,指她政見中的「建國」二字有主張台獨之嫌,恐違反《憲法》。「今天我在政見裡面寫『台灣建國』,要終止台灣代管區,都會受到『思想審查』,連身為人基本的言論自由都還未受到保障,你怎麼會以為今天可以投票和選舉,就是擁有民主?」

「當台灣建國,確立主權後,我們才可以正常跟對岸中國交流,有生意來往;而不是一天到晚受到它們的侵擾,活在它們併吞的威脅之下。」

0X1A9758

You No Gun

孫博萮笑道,支持獨立建國,像香港一樣常常會被人質詢「怎麼不去打一仗?」但是,她反問:「今天不是說你乖乖的,他們就不威脅你;不管有沒有台獨,對方還是拿著飛彈對著你,一直不斷迫近你的生存空間,從來沒有跟你客氣。難道你今天為了免於一戰,就甘心做人家的奴隸,做中國的殖民地嗎?如果連你今天不保護自己的主體性,人家(美國)怎麼來幫助你?」

她表示,新疆人沒有爭取獨立,西藏人已經投降,還是受到中國如此對待,利用文化殖民,破壞當地的語言和宗教,把新疆人和西藏人全部變成「中國人」。「我們正在目睹這麼可怕的事情,和平的現狀會永久維持下去嗎?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持續執政,這些事情發生在台灣身上,也是遲早的問題。」

記者/攝影: 張展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