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建燁老檔案收藏札記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國際

越南難民與澳門

越南難民與澳門
廣告

廣告

原載澳門訊報
圖:建燁拍攝

有關越南難民與澳門的這個話題,在澳門和各地鮮有提及,有關原始和研究文獻也好少。很榮幸的是,澳門一八四四攝影藝術空間(簡稱 一八四四)邀請到澳門資深攝影者陳永漢先生,於十月三十日到十二月十四日,在一八四四舉辦其個人展覽:《 越南難民在澳——陳永漢攝影展》。澳門一八四四攝影藝術空間(簡稱 一八四四)做得非常好,能提供空間給攝影藝術發燒友有個展覽作品的空間。這個活動舉辦的意義,在於讓更多人了解越南難民在澳門當年如何維持生活,讓更多人了解澳門和越南之間的關係。

其展覽內容如展覽簡介所說,「展出四十二張七十至八十年代越南船民在澳門的境況,反映當時越南難民的生存條件,其衛生、飲食環境、生活狀態和臨時聚居地的情形,以及記載著當時社會流動人口所延伸出的另類景象,同時亦記錄了澳門曾為難民收容區之一的歷史片刻。照片所記錄的情境多為難民的生活時刻和環境,當中包括船民抵達澳門岸邊時接受檢查的情況、臨時搭建的居住棚、難民營和衛生間等等。」隨著當年澳門九澳難民營的關閉和大量越南難民被遣返,這一些與越南難民有關的民生境況成為歷史記憶碎片。不過這不代表越南人及其越南文化從此在澳門消失,其實還有少量以越南為國籍或出生地人口在澳門定居。按照澳門統計暨普查局在二零一六年中期人口統計所指,二零一六年以越南為國籍人口共有四百九十四人,二零一六年以越南為出生地人口共有八百七十七人。

越南難民大量到達澳門生活的歷史背景。首先在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的越南,不斷爆發內戰,同時中越兩國在邊境上於一九七九年也互相較量過。大量越南難民不斷坐船到外國走難。其次就是澳葡政府獨特的人口政策。從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至二十世紀末,澳葡政府曾經大量收容世界各地難民。一九六零年十月二十九日,《公報》第四十四期第四三二零一號法令,通過於一九五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在日內瓦簽署的《關於難民地位公約》以加入該公約。直至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即一九八四年,澳葡政府拒絕成為越南難民的第一收容港,並在其他國家和聯合國的協助下,將滯留的越南難民遣送出境。澳門《大眾報》在一九八八年報載,九澳越南難民營留澳越難民有四百一十七名難民的目標均求移居外國。於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八日成立的九澳越南難民營,最終在一九九一年七月十日正式關閉,在一九七七年被任命為聯合國難民署駐澳門代表的莫慶恩神父,於九澳越南難民營關閉不久表示百五難民將獲安置他國。莫慶恩神父在一九九二年初獲英女王授勳嘉獎從事救濟越南難民工作,最後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於澳門鏡湖醫院病逝。九澳越南難民營原址,則是現在為向團體提供營地租借及訓練服務的鮑思高青年村。

按照展覽簡介介紹,陳永漢曾經在一九八零年做過大眾報攝影記者,曾經在一九八一年和一九八三年做過華僑報記者 ,曾經在一九八零年做過政府旅遊司攝影師,曾經在一九八七年做過澳廣視攝影師,曾經在一九九二年做過TVB駐澳門攝影記者 ,曾經在一九九三年和二零一六年做過香港有線電視駐澳門攝影記者。一定還有拍攝過許多澳門八十年代至今的新聞鏡頭和城市變遷照片,筆者多次觀看他FB,知道他拍攝過許多這樣珍貴的照片。希望陳永漢的攝影作品在未來有更多機會參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