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鍾士元逝世的啟示

鍾士元逝世的啟示
廣告

廣告

前行政立法兩局首席議員鍾士元逝世,終年101歳,連同查良鏞等同代精英同期先後離世,一個時代真的過去了。

死者為大,今天不少同代的KOL兔死狐悲,對他們歌功頌德,無可厚非,但無人可以解答一個問題:以建制派而言,不管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的力量,當年都比現時強得多,維持現狀是主流意識形態,又是社會共識(敢信九成九港人都支持,甚至包括土共在內),更是英美各國的既得利益和立場,經濟上,中共固然沒有今天財大氣粗的勢力,更需要和依重香港,八九六四後,政治上,在國際上更被制裁孤立,正是集所有有利條件於一時,何以權傾朝野又有社會基礎和國際廣泛支持同情的建制派,仍然不能帶領香港成功爭取獨立自主,至少維持現狀,延續英治?

今天年輕的一代喜歡抱怨上一代,卻不去怪責有能力也做不到和不敢做(例如倡議全民公投)的建制派,而當年的建制派的KOL,包括長期為中共做統戰和搞青年刊物誘導年輕人「愛國」的青年導師,現時卻反過來振振有詞,為這些即使不出賣香港至少也力有不逮的建制派權貴塗脂抺粉,天下間還有更荒謬無恥可笑的事嗎?

民主是資本主義的産物,最受益的資產階級不去爭取,因為他們本質上是買辦階級,有奶便是娘,只要確保階級利益,永遠都只會依附在權力中心,英方、中方其實沒有分別。他們是名副其實的潦倒資產階級(Lumpen-Bourgeoise),曾經是英國走狗如譚惠珠、范徐麗泰之流看風駛舵、掉轉槍頭,也就不足為奇了。

年輕人翻查歷史檔案,硏究當年的香港前途問題是好事,但歷史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