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哥基最後的戰歌」續篇:做人何苦咁哥基

「哥基最後的戰歌」續篇:做人何苦咁哥基
廣告

廣告

《做人何苦咁哥基》

基哥稟性好哥基,政治投機仲挑機,
民主民生作招徠,又傾又砌算老幾。
雖是細黨小主席,西九向來佢陀地,
豬頭照例分一份,誰敢踩場冇面俾。
上次搶位重中重,最佳人選唯老驥,
後生細仔等多陣,啓明只好兩邊企。
今趟初選大道理,過期新秀要有say,
無意抬轎撐大局,最好俾佢做 Plan A。
Plan B 都冇發老脾,唔預阿叔點忿氣,
有意搗亂整舖杰,把心一橫做阿四。
做鬼扮人當做戲,篤完背脊再篤鼻,
口水猛噴讕伶俐,灰質生蟲腦麻痹。
攝位搶繮有姿勢,鬆㬹鎅票冇出奇,
贏取議席機會微,輸埋底褲攬住死。
露完底牌露埋餡,老了屎忽老頭皮,
搞禍檔攤博立功,做咗丑角扮擔旗。
哥基行年六十幾,再唔覺悟實爛尾,
從今不再揼石仔,大是大非懶鬼理。
英雄要識搵老襯,俊杰知埞凴大邊,
今時今日香港地,往後要睇邊台戲?
當知底氣壓人氣,想要掦眉先低眉,
欲求容膝願屈膝,唔去投機那有機。
疊埋心水投誠日,打定粒六翻身時,
重新上路不宜遲,莫怪做人太哥基!

什麼叫做「民主派」,今天似乎已經越來越難說得清楚。也不記得在什麼時候開始,社會的論述慢慢作出了轉變,在「民主派」前面加上了一個「泛」字。從字面意義上看,似乎是顯示所謂「民主派」包含了更廣泛的內容和含意,也似乎是指「民主派」包容了更多不同的組別。大家可能都是追求民主,但在追求民主的具體策略,甚至是對民主的定義上也不完全一樣。可能只是大家都有一些共同的對手和敵人,就是反民主的、只是要維持既有制度對既得利益階層的傾斜、一心只謀求讓當權政府及其代表的利益集團繼續壟斷政治權力、甚或只是以強權及獨裁的北京馬首是瞻的那些人。

這些打着「民主派」旗號的不同個人、組織、派別、及政黨,面對着這一些財大氣粗、掌握着重要的政治資源、又有北京在背後撐腰、又由西環協調操控着的建制勢力,唯有以一個鬆散的聯盟方式見招拆招,希望透過各種協調、聯盟及合作,盡量在既有制度中爭取空間,為民主的發展開拓一些機會,或者起碼保住現有的陣地,不要逐步被蠶食。他們的任務無疑是十分艱巨困難的。

面對制度的擠壓、資源的不足、北京的打壓,泛民主派的生存空間已經岌岌可危。加上山頭林立,個個都不是大佬,但想做大佬的人卻越來越多。有些原本做開大佬的又不斷倒退。這一類所謂「民主派」,莫說是開拓新的空間,要保住舊有的地盤也越來越困難。偏偏卻有些人仍然不知進退,緬懷着自己的大佬風光歲月。做慣了大佬,便不知道到了某些階段確實需要思量讓路,或者起碼作策略性的退卻;站慣了在前台,就永不甘心有時也要懂得為人抬轎。

也不能否認,面對發展局限及現有制度的打壓,有部份新生政治動物確實認為現有的民主爭取及鬥爭策略不管用。對於他們而言,唯有推翻現有的民主發展及抗爭論述,才能在民主派陣營中確立自己的位置,於是也是要挖取民主派極左一翼的牆腳。

當然更不能否認,有些人是打着「泛民主派」的旗號存心博懵搵着數,有些更是明顯有著不可告人的隱藏議程,主要就是要挖民主派的牆腳。

面對內外夾攻,那些曾經作為民主派某些派別大佬的人,就更加應該知所進退,應該更明白團結的重要性,應該更懂得忍辱負重,也應該知道以民主派的大局為重,也應該知道面對政府的DQ及建制派的咄咄逼人,保本保住現有位置是有幾關鍵。至於如何把年輕一代民主派的政治訴求及策略融入現有民主派的整體之中,就更是這些民主派老屎忽政治智慧的考驗。

人總有不足,人也不是聖人,參政一段時間後如果已經難以再開拓新的可能性,就應該是讓路的時候了。民主派所仰望的公平自由選舉及其應該產生的結果,往往也是這樣。當政十多年的德國現任女總理,甚至令德國成為歐洲的領導。但無論功勲如何大,始終需要面對被新一波政治洪流淘汰的一刻。如何面對這一種遲早會來到的退場,也是政治人物胸襟及政治智慧的考驗。當年邱吉爾領導盟軍擊敗納粹,結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戰爭剛結束,他就在英國國內的大選輸掉首相一職。有人問他,「會否覺得英國人太忘本,也對他太不公平」的時候,邱吉爾竟然說「英國選民對他的不仁,正好反映民主制度的偉大」。他下台之後,著書寫二戰史,後來得到了諾貝爾獎;在野幾年之後,他捲土重來,還不是重登閣揆!

中國人的政治可能產生不了邱吉爾,只能養成一個又一個自吹自擂的偉大領袖。今天的香港政治,寄生在這一種體制下,當然也不能期望政治人物個個都是高瞻遠矚,大公無私。建制派就更只是寄生於權勢,仰人鼻息。對於吃狗糧的,大家無需有任何奢望。但對於仍然高舉民主旗號,要捍衛港人基本人權及民主權利的,起碼都應該期望他們有最基本的民主胸襟和修養吧?

但人性中的軟弱與貪婪,往往是某一些民主派人物的致命傷。所以一直以來,都有不少以前曾經積極參與過民主運動的人,到頭來自己扯下畫皮,變節投誠。

對於一以貫之,為開拓香港的民主空間及爭取民主制度打拼過的民主派人物,不論其派別,不論他們在其派別內的地位高低,也不論是否完全認意他們的政治觀點或策略,只要能夠做到一以貫之,我覺得都應該予以尊重。今天很多年輕一代的政治參與者,以全面否定這些民主派先行者為樂,我覺得大可不必。每一個世代面對的處境不一樣, 作出選擇的空間也不一樣。何必以今天的流行服飾標準,來說評說唐代的衣冠?

很多時,有一些所謂民主派人物的言論及行為,真的有點令人懷疑及反感,有些人也實在太不爭氣。但一向的態度,只要是在言行、姿態及去取選擇上堅持民主、對抗強權、對抗建制,我覺得都應該盡量疑中留情。

所以,有些泛民主派中人的行為及選擇,就算很不能同意,但也很少用很嚴厲的態度來批評這些仍然被視為「泛民主派」同道的。有些人背叛自己、背叛自己的同道,他們自己也知道樣衰,也懂得盡量低調,儘量走位,也盡量想把那些馬騮戲表現得不至於太難看。對於這些人,也盡量懶得去理會,因為根本不值一哂。

但對於這一次西九補選這場戲做得這麼爛、這麼難看,真的可以說是大開眼界了。我冷眼旁觀,看看這位哥基在整個部署出選過程中的言行和邏輯,也看看他在去馬出選之後採取的姿態及面向,再留意一下他在選舉論壇上所說的「道理」,加上在網上平台說來說去那些詭辯,實在有點覺得很討厭,很反智,令人覺得不耐煩,兼且極端厭惡。

這可以說是很多年以來,打着「泛民主派」旗號來造衰民主的最爛一場表演。應該記下來。何況他已經露出了尾巴,說明還打算會用盡他以前那個民主派小政黨中人為他抬轎多年而賺取的政治老本,不排除以後次次都會出選鎅票。真係食得唔好嘥,怪不得可以贏取到他的對手,唔係,係他的盟友陳健康的「同情」,也爭取到文匯報支持佢參選。可能其實佢已經贏咗。

爛戲看來還會繼續演下去,哥基看來也不介意繼續搲爛面皮,反正永遠都沒有可能做 plan A,就索性繼續在政治爛戲自封做第一男主角。我以前寫下的那篇「哥基最後的戰歌」,因此不但不會是「最後」,就是今天這個「續篇」也可能不會是最後,以後可能還需要有第三或第四篇。雖然有哥基的先例可援,說了「最後」又如何,永遠都可以不斷推翻背叛自己。衰嘢點解要學。所以,題目雖然仍然是「哥基最後的戰歌」,還是不應作出承諾,這可能仍然不會是最後的一闕哥基戰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