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社運

甚麼才算是「傑出」?

甚麼才算是「傑出」?
廣告

廣告

對於政府頒授的什麼榮譽勲銜、獎章之類,我從來都不大關注。其他機構或組織搞的什麼傑出乜乜傑出物物的人版選舉遊戲,也從來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以前聽到消息說某某香港人獲得英女王封爵,誰又晉身英國上議院,聽了也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我知道這些都是國家整體管治禮儀中的一部份而矣,當然首先就要獎勵那些被定義為「服務了國家」的人了,何必太認真!當這個國家是受到某一些政治集團操控的時候,結果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不過也要知道,要決定那一些人可以得到這一類人板汽水蓋的時候,也不能不考慮公眾的情緒和社會的觀念。所以,就算滾石樂隊自成立以來一直被很多衛道之士口誅筆伐為離經叛道,但當這樂隊長期都能夠䇄立不倒,甚至越來越得到廣泛的支持和歡迎之後,他的主音歌手 Mike Jagger 終於在2002年女王壽辰授勛的名單中榜上有名。

當時,有一個說法,英女王起初不想向這位爭議性的文化象徵人物頒授勳章,但最終還是接納了有關委員會的建議。而 Mike Jagger 的一些夥伴及很多支持者,都建議他拒絕接受,要他繼續彰顯對主流建制的反叛。不過後來經過深思熟慮, Mike 雖然表明這個勛銜對他個人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但他仍然為最終獲得這種嘉許確認而感到「動容」,也明白向他頒授勳章這一件事所包含的社會文化象徵意義。

在港英年代,每年都會頒授這一類汽水蓋,我沒有很仔細的記下是那些人。今天也不想浪費時間去翻查。但印象中,獲得獎勵的對象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工商翹楚、專業精英、英資重臣、長期服務殖民地政府的官員及政客。

如果能夠從英女王頒授勳章給Mike Jagger 這一種長遠社會轉變的邏輯來看,我覺得司徒華先生、李柱銘先生、劉千石(先不計算他後來做議員經常缺席開會這個污點)、郭乃弘牧師,等等早就應該獲獎了。司徒華先生對推動教師專業化,推動香港的中文教育,甚至是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方面,可以說是作出了重大的貢獻;李柱銘先生在法律界的地位及長期堅持的司法公義立場,對社會的長遠影響與貢獻,都不應該被抹煞。只是他們對民主政治的堅持始終不容於當權的政府而已。

不過,算啦,反正冇乜期望。也知道真正要貢獻社會的,不只圖沽名釣譽的,也根本不會志在。

但話雖如此,政府把這些名譽和獎勵頒發給什麼人,始終也反映了這個政府保持著一個什麼樣的態度,也反映這個社會能夠容納那一些品味和價值。因此,從政府授勛名單,也可以管窺文明的進步或倒退。

港英頒授的獎章雖然狹窄而且偏頗,但得獎的那些人,都不會有很明顯的個人污點,起碼都是身家清白,更不會有不清不楚的歷史。

今天這個特區政府一上台,第一次大紫荊勳章便發給了在六七暴動時鼓動過武鬥及放炸彈的左仔。往後這20年,這一類社會榮譽已經淪為政治狗餅。每一次看到那份名單,都覺得好好笑,都覺得這個政府很可恥。涉嫌黑社會分子又有、土豪劣紳又有、週知的娛樂圈皮條牽線人又有⋯⋯。近幾年,名單上面那一堆名字,只令人覺得這個政府已經走向道德淪喪,是非不分,價值顛倒。

昨天晚上碰到黃浩銘,他是我任教那所大學的校友,他曾經上過我的課。我突然間聯想起,大學也曾經搞過什麼傑出校友選舉,點解冇人諗吓黃浩銘?鍾劍華你係咪痴咗線?係咪俾人控告嚇傻咗?黃浩銘有機會咩?

就算是大學,現在玩頒授那些名譽博士時,除了可能會看捐錢的數額之外,還會看什麼?想來想去,有時還不是與政府頒授政治狗餅同一邏輯!

不得不讚賞校方高層有遠見兼眼光獨到,第一屆獲選的傑出校友,後來更成了香港的最不受歡迎特首。所謂傑出校友選舉,當然不能因為曾經有過一位如斯令人厭惡的傑出而全盤否定,有一些獲表揚的確實是有其傑出之處的,但為何總只能看到某種功利價值的「傑出」,而看不到2002年時英女王也不能不認同的「另一種傑出」?看來,香港越是要把自己的放入五千年華夏封建文明的文化圈,就只會跟一度被賤視為茹毛飲血紅鬚綠眼的現代文明越走越遠。

大學當然會製造大量專業精英及社會翹楚,但作為推動社會文明發展及精神價值的大學,就算不能完全居功,也應該為校友中能夠出現一些願意不計較個人利害得失、不只以賺錢買大屋作為個人成就指標,而是以推動社會正義及文明為人生志業的校友而驕傲。今天的大學管理層,當然不會有這種自省。出了一位傑出校友竟然成為最不受歡迎的特首,難道他們又會感到難為情?

不知道大學的校友及社會各界意下如何,如果有得俾你揀,你認為誰更值得被封為本人任教那所大學的傑出校友?是黃浩銘?還是最不受歡迎的那位特首?

對我個人而言,仲駛乜講,我梗係揀黃浩銘。

昨晚在佔中九子上庭前的集氣聚會中,我聽着黃浩銘的發言,心中感到驕傲。知道阿銘難免會第三次做監躉,心中也感觸難過。正如佢所講,點會完全無畏無懼?但我知道,他會在法庭上把他們對於雨傘運動的論述清楚再講一次,令這件事的事實以另一方式清楚保留在歷史的記錄中。

如此說來,就是面對牢獄,也只是另一個實踐真理正義的平台。有這樣的一種校友,其傑出已非今天那些已經成為建制幫腔幫閒的大學管理層所能理解了。

祝願佔中九子心裏都有平安,坦言面對政治檢控。感謝你們,香港社會有幸還有你們這種傑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