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七城

寫生活,談電影,無出息,病態懷舊。 網誌

生活

《水底行走的人》:「可以講,但唔講」

《水底行走的人》:「可以講,但唔講」
廣告

廣告

陳安琪導演的紀錄片《水底行走的人》,理所當然,主角是「被紀錄」的黃仁逵﹙綽號阿鬼﹚。

但看過電影的人都會知道,過「不止」是一部關於阿鬼的紀錄片,誠如電影的第一幕,阿鬼與陳安琪,與阿鬼的好朋友翁維銓,在小屋外飲酒,討論至酒酣耳熱,阿鬼質疑這部「黃仁逵紀錄片」,對導演的意義較大,他只是一個被安排的「對像」,用預設的方式,讓觀眾循特定的「方法」,去「認識」黃仁逵。

紀錄片的意義

這一點是全片的精髓所在,它碰觸了「紀錄片是什麼?」的核心問題。以《水底行走的人》最初之拍攝目的來說,是讓觀眾認識「黃仁逵」是什麼人?但在拍攝過程中,阿鬼的不合作﹙例如起初不准導演拍攝他畫畫﹚,喜歡和陳安琪爭拗紀錄片的形式,而導演最後選擇在紀錄片中呈現了她和阿鬼之間的周旋,換言之,陳安琪是直接介入了電影中,加上有很多 footage 是她以前拍下的﹙當時還沒有拍「黃仁逵紀錄片」的念頭﹚,《水》紀錄的不獨是阿鬼,它還包含了阿鬼對整個紀錄過程中的「不妥協」。

我很懷疑,不熟悉阿鬼的人,看完《水》之後,對他會有多深的認識?極其量知道他是一個多重身份﹙畫家﹑電影美術指導﹑作家﹑藍調音樂喜愛者陸﹚,或感受到他嚮往自由﹑忠於自我的一面。

精彩絕倫的博弈

如果觀眾像我一樣,對「黃仁逵」有一定很認識,《水》絕對是部精彩絕倫,同時令人會心微笑的電影!更厲害的是,我看到阿鬼的魔力,他在引領陳安琪找尋一種「紀錄黃仁逵」的方法,而這方「不能說」,要靠和導演的博弈,令陳安琪慢慢明白,阿鬼不單不是為難她,反而是非常合作地將「黃仁逵」交予導演手上,像他在片中被問到誰人曾在藝術創作方面影響過他,阿鬼說了幾次「可以講,但唔講。」

Follow your heart

「可以講,但唔講。」也可用諸藝術創作,好的作品可以直指人心,不需要多解釋,有時「解釋」只是研習藝術的過程中的一種互相提點的方法。《水底行走的人》的開始時導演與阿鬼的酒後辯論,同時也是這部紀錄片最後的一幕,喜見陳安琪將這幕剪到了電影的前端,很微妙的,或多或少,她終於明白阿鬼的用意。

阿鬼從一開始應承「被拍」時,只叫導演「follow your heart 」﹙隨心而為﹚,兩人爭論紀錄片的意義時,阿鬼早說過,這部紀錄片,對陳安琪的意義遠比對黃仁逵大,但來到紀錄的尾聲時,我會發覺這也不是一件壞事,至少,在《水》中,我看見一位坦率﹑敢於探索及對藝術充滿熱誠的導演– 陳安琪。

原文刊在 Am730, 7/201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