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街工解僱天晴團隊 員工質疑路線分歧致秋後算帳

街工解僱天晴團隊  員工質疑路線分歧致秋後算帳
廣告

廣告

梁彩琴、郭文浩和林子晴(左至右)

(獨媒特約報導)繼早前的勞工組後,街工再次以財困名義「裁員」,三名在天水圍天晴邨服務的職員今日遭遣散。他們批評街工在處理過程欠缺透明度,質疑因為和街工的主流路線有分歧而遭解僱,更指是因為曾支持勞工組而遭秋後算帳。街工執委蘇耀昌接受查詢時,一度表示不作任何回應,「要講可以有好多嘢可以去講,但吸取上次(勞工組)教訓,對質不太好。」但蘇耀昌強調,明白同事遭到遣散,難免有不開心和有情緒要表達,不回應是不想令事件越描越黑。

梁耀忠:未當選前都係一個人做

街工在天水圍共有五名職員,主力服務天耀及天晴,今次被遣散的為天晴團隊梁彩琴(琴姐)、天晴社區幹事郭文浩(Yo)及負責行政的林子晴(Sandy),梁彩琴和郭文浩均是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的助理。在10月17日,梁耀忠和郭文浩吃下午茶,席間對郭表示街工有財困問題,更稱自己在未當選議員同樣是一個人工作,指天晴和天耀都可以一個人落區。郭文浩表示,梁耀忠當時沒有提出解僱,但他已對梁明言,如果街工在區議會選舉前夕削減人手,對工作會有很大影響,「我同佢講,如果要炒人,都唔好只係單方面同我講。」

梁耀忠在兩星期後致電予郭文浩,表示天水圍團隊中只會留下他及天耀社區幹事何惠彬,更表示可以動員街工會員落區支持。郭文浩對此存疑,「會員要落一早落咗嚟吧,一年幾嚟都無會員嚟支援。」

在10月29日,街工天水圍團隊開會商討前途問題,但何惠彬在會前15分鐘稱無法出席,四人的結論是只會共同進退。同日晚上,街工執委會突然把郭文浩加入執委的Whatsapp 群組,指將會在執委中討論去留;但郭因為家事未能出席執委委會會議。

質疑遣散為執委單方面決定

街工主席盧藝賢在10月30日晚稱,會方已有決定,其後在11月6日和郭文浩開會,指執委已決定解散天晴團隊。郭文浩反問為何只解散天晴,而沒有「處理」天耀,對方引述何惠彬的回覆稱能獨立工作。郭文浩質疑是執委的單方面決定,但對方態度強硬,表示將會在11月尾給予遣散費。

天晴團隊在11月14日和盧藝賢見面,反映不滿及質疑執委急速地作裁決,對他們不公平。郭文浩引述盧藝賢當時的說話,「Lastday 可以係19號嘅(12月),未做哂啲嘢咪繼續返,做哂咪唔好再返囉。」郭文浩反駁指,街工業委會對解散天晴團隊一事毫不知情,在10日曾召開會員例會,會上亦從沒有討論天晴團隊,「咁係暪騙會員。」

IMG_6160

勞工組事件2.0

勞工組事件早前鬧出軒然大波,譚亮英、王曉君及黎治甫不滿街工以財困為名,實為清算政見及路線不同的成員,事件最後導致多名街工會員及執委退出。今年七一遊行,街工和當時未離職的勞工組分成兩條隊伍,郭文浩選擇站在勞工組的一方。他透露,事後有街工會員向他追問「原因」,梁耀忠在七一前亦向郭問到對勞工組事件的看法,認為今次是勞工組事件2.0,「根本唔係財政困難,而係路線之爭和秋後算帳吧。」

勞工組事件後來迅速發酵,郭文浩指會內當時兩極化,年輕的會員一直希望將對外的議題放進會內,但會內的同事參與程度卻不高,令街工成了單純處理勞工個案,「不理世事的團體」。蘇耀昌回應時稱,「如果要澄清,只會越澄清越『禾』」,「慢慢睇落去,就睇到係咪財赤問題,事後睇返誰是誰非囉。」他認為在風頭火勢時,很難將道理說得清。

IMG_6603

蘇耀昌(資料圖片)

蘇耀昌指街工不想放棄天水圍

蘇耀昌又提到,街工將會繼續天水圍的地區工作,「不想放棄,想保留做基本服務」。但蘇耀昌補充指,街工是要將長期虧蝕的中心收縮,但不希望「全部摺哂」,「有一日搵到錢,咪擴張返囉。」

此外,天晴邨晴碧樓外設有巴士站,路線K73往返天恆邨至元朗西。郭文浩一直要求運輸署及港鐵加設上蓋,但一直沒有回音。他遂自行加設帳篷方便居民,但其後食環署等部門指帳篷對道路安全造成影響。有街工會員喚他「不要這樣搞」,不然港鐵會向梁耀忠投訴,「真係好失望,自發,自救,老會員竟然咁樣講。」

三人將會在即日離職,但他們都表明不會放棄地區工作,並會考慮透過眾籌籌集資金。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