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專訪】天晴三人團隊被炒 嘆街工變質批梁耀忠懦弱

【專訪】天晴三人團隊被炒  嘆街工變質批梁耀忠懦弱
廣告

廣告

梁彩琴、郭文浩和林子晴(左至右)

(獨媒特約報導)街工以財困為由,今日遣散天水圍天晴團隊,包括梁彩琴(琴姐)、天晴社區幹事郭文浩(Yo)和林子晴(Sandy),這個團隊一起在天晴邨進行了一年多的地區工作。他們接受獨媒訪問時慨嘆街工變質,在政治上越見保守,更批評其僱主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處事懦弱,連解僱員工亦不敢正面解釋及交代。記者向梁耀忠查詢時,他只表示「真係財困」,稱要回應的都已回應,沒有任何補充。

天水圍地膽 街工工作九年

甫進門,琴姐便對記者說,梁耀忠給少了遣散費。梁彩琴是天水圍地膽,她在1993年入住天耀邨,在2009年入職成為前街工區議員黃潤達的助理,當時的月薪是七千多元。琴姐在2010年調職至天晴邨,協助備戰2011年區議會選舉。

天晴邨第一至三期在2008年至2010年間陸續入伙,選舉事務處將天晴邨和慧景苑合劃作「晴景」選區,這亦是街工首次派人在元朗區參選。代表街工的王峻達最後以1,443票不敵工聯會鄧焯謙的1,848票。街工其得在2013年3月關閉天晴邨的辦事處,琴姐亦在同年轉到街工位於天慈的婦女綜合服務中心工作。

黃潤達在2013年時是婦女中心的主任,對琴姐表示街工不想棄天晴的地區工作,「等街工再有人參選時,都不會太肉酸吧」。於是在婦女中心的工作範圍外,琴姐逢一、三、五便落區,在2015年後的覆蓋範圍更大,「星期一去天耀,三去洪福,五就嚟天晴,盡做囉。」

IMG_6210

元朗區議會一直為建制派重鎮,天水圍更只有陳美蓮這一名民主派。琴姐表示因此更想街工能在天水圍作零的突破。對於街工再次撤出天晴,琴姐感到難過。「2015年無人選嘛,阿達叫過我參選,但梁耀忠唔支持喎。我帶兩個義工量血壓,自己就接個案,係咁做嫁啦。」她憶述說,2010年時由零開始,八年下來如同「湊大天晴」,更已和街坊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2016年梁耀忠轉戰超級區議會,黃潤達從新界西出選,最後只得梁耀忠當選。街工的服務範圍由新界西擴大至全港,琴姐笑言超區與否,「我們一樣照顧全香港」,「成日有港島、沙田和上水的個案求助的。」

「放棄天晴即係要棄區」

「做區同做生意唔同,我們的工作性質不同,放棄天晴即係要棄區。」琴姐質疑,勞工組三人遭遣散後,街工已大大減少開支,但依然要大刀闊斧裁減地區工作者。「蘇耀昌話自願離職,但點解都未離開,仲要炒共渡時艱嗰個呀?」

今年的勞工組事件令街工大地震,數十名會員及執委退會,黃潤達及梁錦威均退出,只餘下梁耀忠及梁志成兩名區議員。「梁耀忠呢幾年係差咗,而且越來越懦弱。」琴姐斥街工及梁耀忠漠視團隊一年多來的努力,「梁耀忠選主席搞成咁,結果無人再信佢同捐錢囉。係佢錯,唔係我地錯囉。」琴姐又認為,黃潤達退出街工是忍無可忍,「最唔開心係俾人放棄,放棄這個維持咗八年嘅網絡。」

在今年年初,琴姐其實已由全職轉為半職職員,理由是街工資源不足,來到年尾,更索性提出遣散。「打算共渡時艱嘛,卻竟然話我們不體諒,有無搞錯呀!」「炒人都唔同會員公佈,根本沒心解決,佢唔係想解決財困,只係想解決我哋。」

IMG_6125

參與聯席遭梁耀忠撥冷水

25歲的郭文浩是註冊社工,三年前在香港專業進修學校畢業後,原本想做外展夜間青少年和政策倡議,在朋友介紹下來到街工,成為兒童發展基金計劃職員。郭文浩更是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和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等的成員,每逢行動,很容易便看到他的身影。

原來,黃潤達一直喚郭文浩多參加對外工作,郭文浩亦有感街工中人一直較少參與對外活動,只有勞工組較為積極。但梁耀忠卻喚他,不要太著重聯席對外工作,「聯席會議盡量唔洗去」。郭文浩強調,自己逢星期一、三和五都有落區,對外工作都是使用私人時間。

IMG_6226

日內一并退會 郭文浩:不想再有勞工組3.0

在2015年時,郭文浩曾參與周偉雄的競選工作,在2016年中成為街工會員。「有個信念,覺得要做就要去。」他在2017年5月落戶天水圍,來到天晴當社區幹事。家住在灣仔,每天早上便要到天水圍,這是一段漫長的旅程,但為了地區工作,一直頂硬上。「阿達嗰時叫我考慮下嘛,梁耀忠又話好支持年輕人呀嘛,當時好正面,邊諗到依加咁。」

郭文浩有點沮喪地說,街工會員在今次事件中選擇沉默,最關心他們的反而是社運圈的朋友。「我唔係要搞事,要破壞個會所謂的和諧,只係唔希望再有勞工組3.0、4.0。」

「派俾街坊嘅年曆都訂咗,知道被炒後,即刻刪咗街工logo,當自費囉。」值得注意的是,郭文浩和琴姐均是梁耀忠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助理,二人暗示,日內將會退出街工。

IMG_6185

曾替梁耀忠拉票 林子晴斥街工違反初衷

三人中最年輕的是21歲的林子晴,她在今年4月1日入職,負責行政、文件及數據的工作。嚴格來說,便是打雜,「我無諗過咁快完。」和郭文浩一樣,Sandy 都是港專社工系畢業。在師兄的介紹下入職,半年來落區、擺街站、行動倡議和約見官員,天耀及天晴均是她的工作範圍。「補假通常都放唔到,真係忍不住先補吧。」同樣住灣仔,每天從港島往來新界大西北,每星期工作70至80小時,Sandy坦言有點累,長工時令她沒有太多生活空間,「N車是常識吧。」

街工一直以「為弱勢出聲,為貧者出力,為勞工出頭,為民主奮鬥」為四大綱領。這是吸引Sandy 加入街工工作之處。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一眾年輕人替梁耀忠助選,林子晴同是其中一員。她連功課都不做,便到天水圍天慈邨替梁耀忠及黃潤達拉票。

「勞工組事件,街工已經背棄咗團體理念,唔再捍衛勞工權益。」她慨嘆昔日的街工已一去不返,議員和勞工幹事從前會和街坊一起行動和約見官員,現在卻只做個案。「依加退到咁後,好有問題吧,從前的街工不是這樣的,完全違反當初成立的初衷和理念,組織已名存實亡,四大綱令實踐不到。」

「嗰時覺得街工好為基層,真係做緊社區發展,左翼、基層同注重街坊參與,實踐緊社工價值。」訪問期間,辦事處的電話不斷響起,Sandy 都依然耐心接聽和細緻地協助街坊。一個多月前獲悉將被遣散,林子晴不諱言感到錯愕和難以置信,「睇清楚啲人吧,組織(街工)以前不是那樣的」。

她嘆道雙方已失去了信任,指在8月尾至10月初時,葵芳及會計部均表示支持郭文浩繼續進行地區工作,「仲話可以添置器材,結果呢?」她強調,梁耀忠的議席是由不同人一起爭取回來,「成日話議席係佢自己,咁樣係真咩?」

IMG_6223

千里搭長棚,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但這次分手卻來得無情無義。郭文浩感謝二人和朋友支持自己,希望能透過眾籌繼續地區工作。他和琴姐均表明,希望能將地區工作維持到2019年11月,即區議會選舉前夕;琴姐說:「街工放棄我哋無得講,但如果街坊2019年都放棄我地,咁就認命吧。」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