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英國在十字街頭

英國在十字街頭
廣告

廣告

香港人似乎關心美國會否取消其特別關税區多於英國脫歐,他們擔心會否影響香港經濟。

所謂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最強烈的傳媒報導也只是說,「美國發出一個訊息」。筆者撰文指出,無論如何,它不會在一兩年之間出現,因而有點杞人憂天。

相反,英國如何脫歐則會在12月或附近內決定,它必然影響到香港經貿。據統計處資料,香港從2017年1月至9月的向英美的出口額分別為2413億(港元)和354億,即英美的比率為14%;其對應進口為1539億和354億,即23%。香港人關心吓這份額可能更實際。

英國目前在脫歐問題上十分混亂,大多數人明白死期將近,文翠珊醜婦終須見家翁,拿了一個難方案回來,導致其多名閣員請辭。

Esther McVey, the Work and Pensions Secretary says she could not defend a deal that hands control to the EU.

Brexit minister Raab wrote, “No democratic nation has ever signed up to be bound by such an extensive regime.”

工黨黨魁科爾賓則不肯背負歷史責任,呼籲第二次公投,但表明工黨會投反對票。

'An option for the future': Corbyn on second Brexit referendum.

文翠珊方案

文翠珊在與歐盟談判時曾表明,一,不接受無限期的 backstop,一個針對愛爾蘭關口的補救措施;二,不與歐共體建立關稅聯盟EU customs union.;三,英國享有獨立法制,不受歐洲法庭牽制。

但她帶回來的方案是設立為期21個月的過渡期。在這過渡期內以上3點都需要讓步,更有甚者,英國無權自行退出backstop。

英國人最精於到外搞殖民地,他們大概明白這等於要英國做至少21個月的殖民地。這種喪權辱國的作法對最要面子的英國人是很難接受的。

'Government is on verge of total surrender in Brexit negotiations……….These are the terms that might be enforced on a colony." says Boris Johnson.

政治現實

政治角力與商人在生意上的角力剛好相反。在接近成交時,生意人的分歧只發生在枝節問題上,因為若在主要合約問題上仍然未達成共識,他們會乾脆拉倒。

但政治家喜歡在接近協議時,在表面制造最大的煙霧。所以我們看到習普的可能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會面前的中美之間的激烈口水戰,也看到英國內的兩派嚴重衝突。

英國人內心明白不接受屈辱的話,其經濟下滑更大。而且,在目前看不到其他出路,既看不到第二次公投,也看不到文翠珊請辭,也看不到解散國會重選。

民主政治

英國政治有很多地方值得學習。在英國,當政府遇到一個無法逾越的困局時,執政黨可以解散國會,讓人民透過選票再表達一次意見。辭職公投類近這一做法。問題是,香港人不會以選票來表達其對重大社會政策的意見。

香港政治在雨傘前後出現兩個主要問題,一是政治受到網絡左右,二是議會內的焦土政策,當中包括拉布。

英國處理脫歐問題上,以上兩種手段都不是主流,簡單地說都沒有實質效力。這是成熟的民主政治的表現。現在,英國的前途在國會如何投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