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台灣九合一選舉】從東奧正名公投,看台灣人的身份認同

【台灣九合一選舉】從東奧正名公投,看台灣人的身份認同
廣告

廣告

陳儀庭和他的宣傳車。

(獨媒特約報導)11月15日下午,陳儀庭駕駛自己的小客車,在台北市的士林、北投、天母、石牌一帶繞行,宣傳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車身兩邊貼了宣傳標語,沿路播放宣傳歌,用國語、台語和原住民語三種語言重覆唱道:「挺台灣!挺台灣!」

車輛左邊的宣傳標語寫道:「絕對不會影響任何選手參賽。」很多運動員擔心影響出選權利,不敢表態支持。

在本月24日舉行的台灣九合一選舉中,包含了10項公投,其中「東京奧運正名小組」提出,支持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

0X1A9790

奧林匹克運動會從來和政治息息相關。1952年,第十五屆奧運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在開幕前討論「中國問題」,表決「兩個中國都不參加」和「兩個中國都可以參加」兩個方案,結果通過「兩個中國」都可以參加奧運,當時國民黨的政策是「漢賊不兩立」,宣佈中華民國代表團退賽。

之後幾屆奧運,國民黨政府一直爭取「中國正名」,曾經使用「福爾摩沙」,或者「中華民國」,對於使用「台灣代表隊」百般不願。1976年蒙特利爾奧運,時任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要求代表團以「台灣」隊名義參賽,遭國民黨政府拒絕,把在美國待命的選手撤回退賽。1979年,國際奧運委員會籍「名古屋協議」,要求台灣須以「中華台北」名稱參加奧運,國民黨政府抗議這個決議,拒絕參加1980年莫斯科奧運,還提出司法訴訟,但一切都挽回不了局勢。從1981年簽署洛桑協議後,台灣參與國際型運動賽會,須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為參賽名稱,參賽期間僅能持會旗,奪金後也只能播放國旗歌。

今天台灣走出了威權統治,經歷數屆總統直選和政黨輪替,成為一個成熟的民主政體,上世紀國民黨「反攻大陸」的國策,隨時代進步,早已煙消雲散。今次東奧正名公投,不再是爭取代表「中國」,而是像紀錄片導演傅榆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的致謝,希望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看待。

0X1A9805

何謂台灣人

陳儀庭主張台灣獨立,過去參與多項社會運動,曾經因為焚燒中華民國國旗被捕入獄。雖然他今次出力支持東奧正名公投,但表示只是把「中華民國」改成「台灣」,換一個名稱,不能稱為真正的獨立。

他回憶早前東奧正名公投提案時,原本不達連署人數,後來中國施壓,迫使台灣不能舉辦首屆東亞青年運動會,才令支持的人數急升達標。「過去幾次台獨運動能夠成功,或者台灣人的主體意識得以成長,都不是來自本土社團的努力,而是外界的壓力。」像1996年總統大選,中國暴跳如雷,在台灣海域發射飛彈和軍演威嚇,結果令李登輝高票當選,台灣順利過渡成為民主政體。

他把今次公投,視作提升群眾意識的運動,因為能否改名「台灣隊」,最終決定權也在國際奧委會。

他心中的獨立,是台灣人要拋棄「中華民國」這個1949年從中國流亡過來的政權,重新定義何謂「台灣人」。他表示,李登輝當選總統後,創造了一個「新台灣人」的概念,把台灣從「國家」變成「屬地」,意思是只要住在這個島上,都可以自稱「台灣人」,彷彿一口氣瓦解了過去的族群紛爭。

然而,1949年隨國民黨從中國移居過來的人,台灣稱為「外省人」,跟習慣使用閩南語和日語的本省人,還有原住民,中間幾十年的族群予盾,不是一句「新台灣人」就可以簡單化解。主張本土優先的人認為,台灣人應該要講台語。

0X1A9795

公投建國

香港過去的民間公投,對於政府沒有任何影響力。

去年12月,台灣修正公投法,降低連署和公投門檻,許多民間團體紛紛集結,提出自己的公投案。陳儀庭同意公投實現直接民權,把權力還給人民,但不會冒然推動「獨立公投」,因為缺乏宣傳及媒體的力量,此舉等於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反問,如果今天有人發起「兩岸統一」公投,簽和平協議,在親中媒體全力宣傳下,能夠保證不會通過嗎?「我的前提是,當人民具備完整的族群意識,有辯別是非的能力,才可以放心把公投權力交出去。」

今天支持維持現狀的人,仍然佔了社會絕大多數。

「假如我們今天公投建國成功,但是這個『台灣國』要講普通話,不是台語,就失去了我們建國的初衷。如果建立的國家,連語言都不是自己的,還是自己的國家嗎?」

打個比喻,假如中國繼續統治香港五十年,新移民遠遠多於本土人。最後香港成功獨立了,卻是把「中聯辦」換成「香港政府」,由京官治港,官方語言是普通話,所有人都是「新香港人」,你會接受嗎?

記者/攝影: 張展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