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陳健民最後一課 笑聲連連

陳健民最後一課 笑聲連連
廣告

廣告

11月14日,演講原定在馬料水中文大學康本樓,由於網上登記很快滿額,改往大一倍的李兆基樓,任教中大逾二十載的陳健民以「毋忘燃燈人——向啟蒙者致敬」為題,講授最後一堂課,並宣佈提早退休的消息。為預備可能判刑入獄,已兩年不開冷氣,近來則練習睡地板。

由康本趕到兆基,大教室連階梯也坐了人,前面地板也一樣,以為有近千聽眾,攝影師不少,頻頻拍照。

陳教授開講:預科遇金禧事件,中大師兄在門外派傳單,校長指為搞事,家人亦要他勿理外面事。適逢維園金禧集會,遂帶兩弟參加寫生活動,在涼亭聽到學校應透明公開事件,當夜失眠,萌生「我要讀大學」念頭。

中學時開始有信仰,源於常思「生命意義」;曾往重慶大厦學畫畫,老師提醒那些遊客區油畫全部機械化作業;雨傘運動被捕時手持弘一大師傳,其實是「有信仰冇宗教」。

宗教信仰的家:烏納穆諾《生命的悲劇意識》,當時即寫下「人以為信仰不能自足而求諸理性,理性卻反過來否定信仰」的筆記。宗教信仰的啟蒙:潘霍華《獄中書簡》,他要「真教會」,問「誰是耶穌」,曾參與行刺希特拉。今日香港的教會,支持及質疑權力的都有,「誰是耶穌」?

兩位將信仰與社區結合的牧者:盧龍光,朱耀明。盧聘用我,可能是一句「基督徒是人道主義者」;朱的老師周聯華牧師開給神學生的書單是,潘著,甘地,史懷哲,貝多芬。梅天謹案:史乃巴哈及管風琴專家,在歐洲地位很高,只為「三十歲前奉獻給音樂,三十歲後奉獻給人類」,遠赴非洲,「尊重生命」係其精神核心。

從貧窮問題轉向民主

在中大宿舍,享有人生第一張牀!民主理念的啟蒙是魏京生和民主牆。魏的〈第五個現代化〉ㄑ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意見不同的劉青,因他的冤獄,居然手抄判辭。另外,胡平〈論言論自由〉,自問自答甚麼是言論自由,就是發表各種意見的自由。好話壞話,正確的錯誤的,統統包括。

讀社會學時,帶交流團去廣州中山大學,對口單位是共青團,陳天真地提出辯論比賽,題目為「社會主義好定資本主義好」,結果是其他比賽了事。期間,遇一湖南教授,彼堅持國家控制言論是對的,但陳告以來穗之前在港看到長沙學生罷課,彼竟不知自己省會罷課,唯有啞口無言。

同一時間,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宣判照片中,施明德一臉笑容,無悔無懼。兩岸人物,全都有啟示性。

到了香港前途問題擺上枱面,社會上出現「民主回歸派」,亦有「不一定回歸中國」的意見,甚至公投之類。中共總理趙紫陽覆函港大學生會,令不少人感動。

人生志業的啟蒙,實由赴笈耶魯始,Juan J.Linz教授專研西班牙民主化,從保守與共產找到中間路線,他將不同政體區分,極權或威權,意識型態等等,彼等取得權力後的做法。他教學生必須「用心做有意義的事,包括文章,他的哥大論文就厚達800頁。上課常過時,聽不到過時部份的人要求早半小時上課,但他照樣過時(新亞哲學老師唐君毅先生亦然),大師風采如此。巴西軍頭肯放權,是因為為掌權者工作的大批學者看了Linz的文章。

1992返港,相信「公民社會」是建設民主中國的社會基礎,到內地培訓了20年。發覺HK的民主化條件最好,因為已是(準)公民社會(筆者加準字,普選未有也),有反對黨。民主基礎何在?咖啡室、沙龍、報紙、交税、文學等等,簡言之:多元。

民運策畧啟蒙

南非曼德拉的靈活與胸襟,他既抗爭亦和平,看準對話時機,寫信給政府。(梅天案:冤獄27年後,西裝筆挺,仍在眼前;其後,釋放他的克拉克競選總統失敗,甘願做副手,胸襟亦大無倫!)

2012,可謂(對話)對到盡,入中聯辦自任團長(當然無作用)。

陳再提三位公民抗命先驅:梭羅承受刑責,甘地抗議採鹽,馬丁路德金受呼召去南方。

等待啟蒙

思索中國專制的社會基礎,HK前途擺脱不了中國;公民社會與公共領域的難產;鄂蘭「平庸的惡」提出「在強權下服從,等於支持」;佛洛姆「逃離自由」指德國人失去安全感而跟隨希魔;西方因恐怖分子而立邪教法,在在使人憂心,前路的確茫茫。

「不虚此生」,送給中大學生,「每個人都有完整的自我」。

主持周保松在陳健民暢快淋漓的講話後,稱為「歷史性的最後一課」,啟發思想,冇健民的中大會寂寞。開放時間,多人發言,包括:朱牧師、戴耀廷、蔡子強、劉慧卿、細黄伯、張秀賢(瘦仔變肥仔)、女青年、提早送「行無愧怍 天道昭昭」大幅白布黑字的一位先生,以及校友贈直幅「桃李滿門 公義長存」,均見眾人之不捨!週一上庭,風蕭蕭乎!

翌日,報刊新聞一概登於內頁,其中,報導人數仔細的謂演講室有550座位,加上坐梯級和地板的,大約七百人,其餘只說500左右,依筆者目測估計,前者為佳。

*20181120一審九人之次日,4天後寶島九合一全民選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