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史詩式紀錄片「我們有雨靴」

史詩式紀錄片「我們有雨靴」
廣告

廣告

畫面初現,劉曉波「是中國第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然而頒奬時,要在獄中度過」,本片顧問、中國馬克思學者A. Dirlik教授引述「08憲章」諸君語:「香港比中國進步,因為曾經是殖民地,此經驗為民主發展奠下基礎,中國知識分子視為榜樣。」哀悼、聲援中,抗議隊伍在舊立法會外宣告:如果北京政府只給予假普選,來年將「佔領中環」!

2018年的人大831,9月28至12月上半,港九三區「佔領」。
金鐘夏壳道,人群,催淚彈,「雨傘廣場」大台上有張秀賢、黄之鋒、岑傲輝、周永康等,周指政府「肆無忌憚」,「清場只是自欺欺人」。翌日,帳篷等一切物資頓成垃圾,不願離開的人被抬走。永康面對訪問説:我們土生土長,何以變成互相對抗的敵人?自承準備不夠好。

We Have Boots 用的是英文美術字,粗幼流轉,有點秀氣,象徵仍要優雅地走?。畫面的獅子山*,獅頭懸着黃布黑字「我要真普選」,直升機盤旋,一下子就抽走了!大黃布幾十米,攀岩掛上,至少需要一兩小時。
*以獅命名的山,HK的可能最像一隻匍伏待發的猛獸

吐露港海邊,一女子手抱寵物拍照,鏡頭移動,戴耀廷走來,遠方左角是八仙嶺,凝望寧靜山海。〔畫面:戴宣佈佔中啟動,聚集,防暴隊,千萬朵雨傘,驅散,再來。〕訪問者聲音:佔中從一開始,就被批無事生非,唯一做到的是挑釁北京干預,觸動無法控制的巨力出閘,你有何回應?戴說:這是責怪示警的舉報者,公民抗命是一種示警。我們見到社會的問題,沒有民主,香港會欠缺有公信力的管治,深重的社會問題無法解决,現時中方強硬回應,問題解决了嗎?

周永康答:我們找不到别的選擇智慧,以表達對公平、透明選舉的訴求。

天安門故宫遊人如鰂的影像中,陳健民説:冇得揀的普選,大陸「人大」早已施行,「等額選舉」,一票當選,鼓掌通過;後來改成「差額」,候選人由中央決定,如果這是普選,中國是最大的普選國家。「中國特色的普選」,使社會指鹿為馬,如果我接受,怎樣面對學生?

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稱:因金鐘大台不民主,阻止行動升級,所以多數在旺角。(案:台仰在德國尋求政治庇護)

社工邵家臻,大台「咪手」:「沒有領袖,只有群眾」,是「拆大台者」的信念,並批評「要過關斬將才能發言」。

佔領第52天,11月18,激進者用硬物擲立法會玻璃門。

座談會上,張秀賢自言「成件事我哋攪出來,大台緊係要」,台仰則說「和理非非」同「勇武抗爭」水火不容,戴認為分歧已無意義,任何一條路都不通。

陳健民理解年青人的沮喪絕望,完全不願「同呢个國家有任何關係」,「我係香港人,唔係中國人」!越來越響亮。

遊行鏡頭:法輪功「真善忍」樂隊,青天白日旗,英殖龍獅旗,「香港建國」,「反對中國殖民」。

陳km指「國族認同」是個人選擇,版圖經戰爭等形成,故應尊重不同民族,加拿大魁北克公投亦需一定條件。「香港獨立」是基於普選無望,本土運動與「他者」對立,每日150的新移民成為目標,水貨、炒樓、大媽舞均觸發「反支那」集會。街頭五星旗及其他旗幟對峙,各路人馬演說、衝突。

2016年10月12日,立法會宣誓。梁頌恆、游蕙禎二人别出心裁;羅冠聰質疑監誓人有何資格認為宣誓無效,其後,長毛等6人被撤DQ,失去議員資格。

邵讀社工,做社工,教社工,提出「敗而不潰」,雖然清場,信念仍在,立法會修改規則,無法拉布,「所以冇DQ我」。

9月26,黃之鋒呼籲「重奪」公民廣場,32個月後,與羅周等三人被判入獄6至8個月,囚牢分别在港九三地。獄中生涯,各有所得,犯人甚至對為理想失去自由的青年表示,可以代為「行刺」某人。

周庭僅21歲,放棄英國護照,準備參加DQ後的2018的3月11日補選。何以願意放棄護身符?她舉書店失踪事件為例。不過,選舉主任以她的「香港眾志」支持「民主自决」,裁定提名無效。案:伊人曾退出「學民思潮」,而今坦然無懼。

澳洲博士黃國才,用行為藝術在鬧市綑綁下跪的自己,前吊「綁架」紅字,代表銅鑼灣書店5人失踪,「強力部門」竟公開承認把人帶返内地;又製作長鼻子Pinacho扯線木偶,象徵謊言及被控制;原來,2011已以行動支持艾未未;他發覺「所有公路法則被推翻」,「佔領」區其實是「解放」區,區外才被「佔領」;設立网上「雨傘運動藝術存庫」,盡量做到保存。案:解放二字是中共最強咒語。

陳耀成拍紀錄片「撑傘」和趕在法庭開審九子前完成的「雨靴」,可謂力求公正,曾鈺成、文滙報、環球時報、民間建制人士,都有出鏡或言論引述。

「面對審訊是抗爭一部份」,陳回答婉拒兩所德國大學邀請時的壯語;km引卡爾.波柏,民主是最卑微的要求;沒有民主,效率、建設可毁於一旦;坐牢的人不被摧毀,必須不憤怒不沮喪,如此則可為運動注入生命力。

美國12位議員提名羅黃周三青年競逐和平獎,永康說心情「複雜」,等於「愛與和平」被肯定,但能否藉助諾獎增強民運的發展,令民主之路更易或更迂迴,值得討論。

片長66分鐘,最後幾分鐘,出現黃國才的創作「愛國者」,紅色鐵籠中,他用手風琴演奏三支旋律:天佑女皇,「起來歌」(看過梅天文章一定知道指的是「代國歌」),《悲慘世界》「你聽到人民的歌聲嗎」;三位警察表示他不能演奏,黃背出基本法27及34條回覆,今日是7.1遊行,不必申請「不反對通知」。再奏「起來歌」的時候,眾志的「國歌惡法 豈容通行」隊伍剛好經過,相映成趣!

Nikki Giovanni下面的詩,有一句「我們有雨靴」:
我們以盼望
開始寫詩
但以
天降大任於身
之感
完成
而於肯定
即將
來臨的暴風雨中
我們歡笑
我們有雨傘
我們有雨靴
我們有
大家

Evans Chan是香港的國際資深名導,「雨傘」和「雨靴」用全景視紀錄「佔中」運動,同時也精微細致做訪問,觀眾從攝影師鏡頭重臨現場,近距離透視認識被訪者,有如史詩;中英文字幕清晰(少量錯别字無傷大雅),配樂方面,前者的大提琴令人想起柏林圍牆,後者貫串全片的敲打聲令人忐忑不安。

檢控罪名不用「公安條例」,而是告以甚麼「煽惑他人煽惑妨擾」罪,情况就如用「社團條例」行使「黨禁令」一樣怪異,也和「佔領」之初不「依法」阻止,任由事件發酵至不可收拾才「清場」!手段之高超,書生、武士難以招架。

不過,憂戚憤怒固然有,瀟灑歡快卻更多,「仁者不憂」乎!

*20181122 九子西九法庭三審之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