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九合一選舉】當區最年輕 社民黨許菡芸:擺脫藍綠 用雙腿走出小黨色彩

【台灣九合一選舉】當區最年輕 社民黨許菡芸:擺脫藍綠 用雙腿走出小黨色彩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三年前,剛從台大畢業的許菡芸,選擇走入社區,在台北市雲轉大安「好生活協會」工作。她現代表社會民主黨,參選台北市中正萬華區市議員,是19名候選中年紀最小的一位。

2016年台灣立法院選舉,社民黨的選情不如預期,沒有拿下議席。選舉結束之後,社民黨召集人范雲籌組好生活協會,以大安區為基地,透過居民關心的議題,對全國性的公共政策提出建議,例如老年照顧、財團與公共空間、公民參與等議題。現年26歲的許菡芸就是這裡的開荒牛。

加入小黨 作「不一樣的選擇」

「我開始對政治關心是從高中開始,當時我是校刊組主編,眼見當時遴選校長狀況很糟糕,不得人心的校長要連任,所以做出聯署抗議,但被部份老師壓下來,叫我們回去好好唸書。所以當時我把那些糟糕事情寫在學校刊物裡面,不提名字,當時有支持的老師幫忙,所以校刊順利出版。」舊事重提,許還有點生氣。之後,她大學第一志願就選了政治系。

在台大讀政治系的她,覺得學的東西都很理論性。為了知道政治實際是怎樣,她參選學生代表,之後遇上太陽花學運。她認為,學運激發一代年輕人參與政治,「我上一屆很多學長學姐,都進了民進黨工作。」她自己也收到民進黨、時代力量和社民黨的邀請,「後來我決定(加入)社民黨,是因為太多人進民進黨效力了,民進黨已經吸納了這麼多我們這個年代對政治有興趣的年輕人,那我應該要做一個不一樣的選擇。」

「或許很多人第一份工作都想在國會裡做助理,寫法案鱔稿之類,但我覺得基層社區工作是應該做的事情。」許選擇在小黨從事基層事務,作為她的職業起點。在好生活協會工作的經驗,讓許覺得太少年青人願意做社區工作。「每次社區活動都是長輩出來,但為什麼社區裡面沒有足夠的資源讓年青人願意留下來呢?」許指出需要正視問題,「我過去三年辦一些長輩健康講座,串聯社區裡面的年青人、NGO,在公園擺攤,讓這個社區的居民認識這些公義、社區關懷的活動,了解他們在做的事,讓他們有生存的空間。我覺得這種社區經驗應該是讓年青人站出來的做法。」

與長者互動 倡政府投放資源照顧老人

在好生活協會接觸的,主要是講台語或客家話的長者,許菡芸說一開始便遇到語言障礙,「雖然我爸爸是講台語,媽媽是講客家話,但我小時候什麼都不會講。我是工作後跟長輩互動才開始學台語的。」不少長者教育水平低,有些更不會寫字,只能用電話溝通,許便是在這樣的日常接觸中,學會講台語,她笑說,「好像是在用第二個語言在參選」。

許菡芸的競選辦公室在菜市場裡面,空間大概不足五十呎。許笑說其他地方租金太高,所以把辦公室設在這邊,但也正好有更多機會與街坊聊天。訪問不過一個多小時,便已常有婆婆、公公經過與許打招呼。

長期與長者接觸,許菡芸感受到台灣社會高齡化的問題,談起如何改善安老政策,她倒背如流:「台灣大概一半的人是自己家人照顧老人,可能是華人社會,會迷信送長者去安老院是不孝。所以通常由媽媽、媳婦、女兒照顧。我覺得政府是把照顧的責任掉回給繳稅的人而已。台北40%人是65歲以上,是超高齡化的徵象,之後只會越來越嚴重。應該要讓這些老人在社區內好好安老,那才是政府的責任,而不是由市民自己照顧。」

安老問題,是許菡芸決定參選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萬華區獨居長者是台北市中比例最高的。慈善機構做的也只是在週末的時候做吃的給他們,長輩照顧不可以只仰賴社區自己的社區福利組織,政府要花資源做。」

許菡芸努力向長者解釋現時政策的問題,「長者們都會抱怨現在的市長柯文哲,把他們的重陽節禮金砍掉,本來每個65歲以上的人可領1,500塊,柯說砍掉是為了拿來做長輩的照顧。長者聽到就覺得心裡不平衡,覺得柯砍了禮金也沒做什麼。」她嘗試與長者解釋,政府提供完善的長者照顧服務是很重要的,他們生氣的原因不應該是禮金被砍掉,而是柯文哲沒有做好社區照顧。「昨天在公園遇到一個60幾歲的阿嫲,要照顧一個90幾歲的媽媽,她媽媽已經失智了。」

IMG_9037

台灣政治「兩舊」

「台灣政治有兩個很舊的地方,一個是在位政治人物年紀很舊,年紀很大,以台北市議會來說平均年齡是52歲。平均年齡這麼高的縣市議會,常常會忽略年輕人關心的議題。譬如說房價很高,可這些人名下可能好幾間房子,他跟本不在乎一般人買不到房子的事情。另外一個舊是台灣的選舉或政治結構很舊,很少機會讓我這個年紀的人出頭,譬如說沒有背景,也不是爸爸媽媽從政,爸爸媽媽也不是有錢人,這樣子一般的小市民要怎麼有機會在政治體制裡面取得席次,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所以,她選在3月29日台灣青年節宣佈參選,這是一個鼓勵青年參與社會的節日。許也嘗試打動長者,「在這區的藍綠兩黨都有初選,初選時他們都令人覺得花錢很誇張,參選初選人會掛看板、貼海報、電話拜票,這裡的選民可能收過好幾通電話,會讓他們覺得很煩,為什麼初選搞得像總統大選。如果藍綠兩黨都是這樣,不可能會改變什麼。」許去公園、去菜市場拉票的時候,便提醒選民不要選用錢用得很兇的候選人,「那些人都一樣」。

競選活動走壞三雙鞋

「剛開始競選活動時是用走的,走去每一個里,那時走壞三雙鞋子。用走的方式比較能夠接觸住在這裡的人。」許在滿佈藍綠宣傳的看板下,用腿一步步地向街坊訴說自己的政治理念,有時候一天花15至16小時跟不同的人聊天。

「跟賣菜一樣,我不會每天賣一樣的菜。至少讓他們知道有這個選擇,有這樣的小黨。」因為不同族群的需求不一樣,許倡議多個不同政策,希望可以吸引大家留意她的存在。「一開始以里為單位,例如這個里有公園,早上有人做早操。這個里有市場,就站路口跟大家打招呼。我們兩個人拿著很寬的布條寫著我是誰,站在紅綠燈前,講30秒或60秒。」許也針對不同時段找不同的族群進行宣傳,「有時會開Google map看哪裡的人潮比較多,7、8點多會找年輕騎摩托車上班族;平常其他時段主要找長輩。遇到長輩就會說『有年輕女性勇敢站出來』;遇到年輕人會說說動保議題,或摩托車議題。」

許認為台灣已在期待不同聲音的政黨出來,而且不是被財團收買的。「國民黨、民進黨愈來愈像的原因,是民進黨執政之後,也許有做到一點改革,例如年金改革,但卻在勞工權益、婚姻平權的議題上,讓很多年青人失望。所以想支持一個第三勢力的政黨,而不是舊的藍綠兩黨。」

選區人口兩極

中正萬華區將選出8個市議員,目前有19名候選人,當選約需要1萬5千票。國民黨及民進黨分別派出4人參選,雖然藍綠兩營各有組織票,但許並不覺得組織票不能鬆動。「他們投這個人可能有很多原因,有可能是因為幾十年也習慣投同一個人,有可能是因為那個人幫他解決了問題,如土地糾紛;可能是因為那個人跟一個A家族很熟,那個家族可能會影響他的朋友家屬。我要影響的就是這些外圍的人。這些人可能本身沒有政治傾向,聽到身邊人說投誰就投誰,這種人很多。這次如果一個五口家庭,只要一個投給我,我就可以當選。等於說,我們多一票的話,對家就少一票,是兩票的差距。」

萬華區有不少外來年輕人口,同時是老年人口最多的地區。「萬華中正是台北最早發展的區域,所以這邊都市更新的需求很大。但現時很多土地更新的利益都被大財團拿走,大財團利用政治獻金或投資的方式來支持某些議員。過去政治為什麼糟糕就是因為這些商業利益、土地開發的利益全部勾結在一起。」

許菡芸認為要讓更多市民參與都更規劃過程,「雖然市民可透過居民說明會參與討論,但舉辦時間大都是上班時間,可能只有老年人或里長可參與而已。」許更認為里長可以擔當更多的角色,不過現時里長不一定需要全職,所以有一些里長經常找不到人。

IMG_9244

雖然無法從遊民手中拿到選票,許菡芸仍然關心遊民議題,「能投票的人的戶籍要在這裡,可是他們戶籍不一定在台北,他們可能純粹覺得台北比較好生活,所以來流浪,但他們的聲音是需要被這個社區聽見的。」

在許的選區,萬華區龍山寺艋舺公園、中正區的台北車站都有很多遊民。「很多人看到遊民,覺得他們很髒很臭、不工作很懶。但如果真的要解決這個問題,應該是要給工作機會給他們,讓他們真的離開街頭,」許說她曾經參加關注遊民的團體所舉辦的體驗營,了解他們的生活如何艱難,譬如遊民打工舉廣告牌,一天站足8小時卻只有800塊台幣。

拉大隊周日掃菜市場

訪談之後的周日,我們跟許菡芸和社民黨召集人范雲一起到菜市場拉票。菜市場的人流非常多,交通又忙,攤販忙著叫賣、收銀、劏魚、劏豬肉、削蒜皮、搬貨,還要追垃圾車。許菡芸一行十數人穿著紅色的競選制服,浩浩蕩蕩地在市場穿插。

當攤販或街坊的目光看過來,團隊成員立刻遞上印有宣傳字句的衛生紙。然後帶著咪高峰的范雲便高喊:「你好,我是台大教授范雲,我的學生許菡芸,給一個機會年青人。」有點靦腆的許隨後向攤販握手。當天很熱,大家的臉都熱得紅通通。

攤販或街坊蠻願意拿衛生紙,但大多數人都表示「第一次看到她(許菡芸),第一次聽到社民黨」,看來對社民黨不甚了解。一個賣花的叔叔表示:「她沒有上電視呀,別人不認識,她給人的印象不深。」好像多數人都不認識藍綠以外的黨,有一個買菜女士嘗試說出其他小黨的名字,「呃......新時代!對不對?呃......新時代力量!」

雖然對小黨認識不深,但攤友對許菡芸算是友善,一般都表示樂見年輕人參政。一個賣竹製品的阿姨說:「每個人都有機會,不參選就一定沒機會。要多一點勇敢的年青人才有希望。」雖然她隨後補充一句:「選一次就想贏的話(搖頭),要慢慢累積。」亦有水果攤販表示:「哇!我自己26歲可能只是一個屁孩,她有什麼政見呀?」但不論大黨或小黨,他們都表示主要以政見決定選哪一個候選人。

終於問到一個賣燒味的阿姨比較熟識小黨,但她也不太看好,「小黨很重要,雖然勝算不大,但台灣需要這些中間力量。」

IMAG3898

當天有團隊成員第一次參加競選活動,有的來過兩三次,說有空便過來幫忙。團隊很多是年輕人,有的更是許菡芸的台大學弟學妹。許的助理嬿羽,比許還要年輕,卻是非常落力,更帶了兩個朋友和弟弟一起幫忙拜票。嬿羽說她是萬華區選民,一直以來以志工身份幫助社民黨,最近一個月以助理身份參與,笑說當許的助理是她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

許菡芸的媽媽也在競選團隊,她說當天是她第一次前來幫忙。許媽媽說她有在網上細看女兒的政見,也認為現今社會需要改變。雖然她擔心政治黑暗,最初也有點反對女兒參選,「擔心她太累太辛苦了,常常要早出晚歸。」

在隊尾高舉「最喜歡的國家是台灣」牌子的惟惟,一個月前辭工全力支持台灣各小黨的競選活動,包括綠黨和左翼聯盟。「因為覺得大黨已出現富二代、官二代」,所以他支持小黨,支持他們說的社會主義、反核、同性平權和反死刑,希望他們強起來。

46470460_192473591677177_6940957868082331648_n
(受訪者提供圖片)

下午,許菡芸與她的競選團隊在萬華親子館舉辦排字活動,在網上動員支持者前來一起在草皮上排上「好生活」三字。雖然前來參與的人不多,但在一眾年輕支持者中,出現一名年邁的伯伯,雀躍地拉著許菡芸合照,老伯聽力不好,在有點艱難的對答下,跟我們說他「覺得藍綠兩黨都做得不好,社民黨是時候『好起來』。」

我們感受得到,許菡芸有很多師長、好友支持。正如賣竹製品的阿姨說:「她參選的勇氣是來自身邊的人。」如果沒有身邊人的支持,可能許沒法從今年3月開始日以繼夜,夜以繼日,進行體力需求這麼高的競選活動。不知道這次選舉,會怎麼回應這個或這群年青人對社會的期盼?

【台灣九合一選舉】
樹黨潘翰疆:環保運動政治化 增大兩黨壓力
宜蘭縣議員候選人孫博萮:台灣建國要從地方開始
綠黨新竹黨部:更多我們這樣的人參與,台灣政治才會改變

記者:文己翎、彭婉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