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潘嘉傑

嶺南文化研究系學生,嶺南勞工關注組成員及嶺事館創辦人。 網誌

社運

除了反對東大嶼,向林鄭月娥抗議,抗議裏還有什麼——嶺大畢業典禮抗議行動的幾點補充

除了反對東大嶼,向林鄭月娥抗議,抗議裏還有什麼——嶺大畢業典禮抗議行動的幾點補充
廣告

廣告

攝:朝雲

昨天是嶺南大學第四十九屆的畢業禮,一些報章寫道十數畢業生發起示威,抗議東大嶼填海,其實並不準確,因為仍然在學的本科生亦有參與其中,而示威亦不單是抗議填海,還有嶺大本身。

筆者是昨天行動中身穿黑白橫間條衫, 戴上手鐐的其中一員。比較少報導提到,我們如此打扮,其實是抗議嶺南收窄學生權利及自由,喻意我們正身處監獄。

校方指抗議行動嚴重干預典禮,然而,真正干預他人是校方,被嚴重干預的不是典禮,是學生自主。近日校方通過了一份場地使用守則,指如果學生在校內做出違反香港法例,煽動對他人的仇恨(promote hatred against any person),滋擾(cause any nuisance to others)或涉及色情暴力的行為(contain any obscenity, violence and indecency)校方除了會即時終止該活動(discontinuation of the event/activity)及沒收有關的物資及宣傳品(removal of the promotional and related materials)亦會向涉事同學作出紀律聆訊(Refer the case to the appropriate disciplinary committees/panels.)最嚴重可作停學甚至開除學籍等的處分。常言道「魔鬼藏於細節」,然而這份場地使用守則恐怖在於它沒有任何細節,什麼叫違反香港法律,討論港獨算不算違反法律?發起罷免何君堯的示威又算不算煽動仇恨 ?每一項標準都是含糊其辭,任憑校方定奪,「我話ok就ok」。校方指設立這份新的指引是為了保護校譽,然而,如果校方真的重視校譽,為什麼會多番對它口中「傑出嶺南人」何君堯的爭議言論視若無睹?根本是借此為煙幕 ,設立一份「莫須有」進一步限制學生的自由。

在今年暑假,我校同學自發組織的勞工關注組希望舉辦穴位按摩班以答謝一眾嶺大基層工友。然而當時校方卻以勞工關注組是「非法組織」為理由,處處阻撓活動舉行,甚至要脅另一學生組織不要出借場地予勞工關注組,否則校方會收回活動室。(詳見)在去年民主牆風波中,校方亦曾以「風頭火勢、為免民主牆再現具爭議性的字句」為藉口,要求與學生會「共同管理民主牆」; 近日同學在校內收集反對東大嶼填海計劃的聯署時,學校亦一直派員監視,並以相機錄影收集聯署的過程,在後來鄭國漢教授在嶺南官方刊物上刊登文章支持東大嶼計劃後,同學更加被要求中止收集聯署。嶺南大學常常自詡亞洲十大博雅學府,然而嶺南不斷「陰乾」學生權力,打壓學生自主,在我看來嶺南還是改名為亞洲十大嚴密監獄比較適合。

我們除了抗議校方粗暴干預學生自主,亦不滿院校自主遭到嚴重侵犯。去年嶺事館發起連串聯署以及「佔嶺行動」抗議何君堯殺無赦言論以及校方屢次姑息何君堯敗壞嶺南名聲,成為社會一時熱話。然而,對於同學及社會種種質疑,林鄭月娥一如既往,如同漠視民間疾苦般漠視民意,仍然選擇繼續委任何君堯及其他親中人士為新一任的嶺南校董。而僭越嶺大校長一職,身兼校董及教務會主席的鄭國漢教授亦濫權在校董會安插親親信。在土地大辯論中指「高爾夫球場有高度歷史價值故不應回收」,多番為權貴獻媚的劉智鵬教授亦成為新一任的嶺南校董(詳見)。

親中團體常把「政治不入校園」掛在嘴邊,但實質上真正干預大學內政的政治惡勢力正正是香港政府。我們橫額寫道:「權奸亂港禍嶺南 團結自強莫畏難」,要守護學生自主,必須靠每一位你和我積極參與,為自己發聲,方可盡功。當權者不怕「領袖」,怕的是被動員起來的群眾;當權者不怕質疑,怕的是預料以外的行動。嶺南人不能再缺席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