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秀賢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通識及時事評論專欄作者 網誌

社運

請民主派藉失敗檢討自己

請民主派藉失敗檢討自己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無啦啦扎醒,都要講兩句。

喺事前,識我嘅朋友,私下都講過我完全唔睇好人哥選情,因為我地啲票已經再催唔返出來。可以分幾個原因:

1. 泛民係要畀懲罰(呢個係泛民死忠都冇諗法冇票嘅人以外一致共識)
2. 好多人已經對政局失望到極點
3. 我地打慣比例代表制,已經返唔到去打單議席單票制
4. 民主派組織經營不足,形象已經嚴重落後。

不幸中之大幸:

1. 只係比姚松炎流失左12,000票,比我想像中少
2. 李卓人+馮檢基得票少過陳凱欣,少左班盲毛係咁賴鎅票論,冇人好賴

大形勢大氣氛下,好似有利民主派,但實際係完全不利嘅。派李卓人出來,其實係唔適合人選,落區就知道架啦,只係大敵當前,我地都要放低唔講,打左仗先。

人哥喺工運同議會其實有重要嘅貢獻,冇人可以否認到佢過往喺工運同議會嘅工作,但佢真係政治包袱太大,傷痕纍纍,太易畀人攻擊。議政經驗豐富係優點,亦係缺點。出元老,都係因為大家對佢有信任,可以壓住一啲不必要嘅人選糾紛,同埋大家都可以接受、妥協嘅人選,又覺得似係會贏到嘅人,呢個係人哥江湖地位同功力嘅彰顯,但某程度其實都唔係件好事。

今次選舉,咩選舉策略、樁腳出唔出齊票、有冇人放軟手腳,抑或咩屌票、焦土、白票呀,根本都唔係要檢討嘅野,呢啲都全部係無關痛癢嘅事。真正問題,係到底點樣做好整盤嘅抗爭策略,令到人心可以回歸、團結,走出低谷,令到唔同光譜、年齡可以重新互相理解、溝通同合作。當然,最好時機其實係311,但今日已經好難返到轉頭。成件事,最需要改變嘅係心態,唔好再高高在上啦,個啲民主派 Good Old Days,派西瓜掛民主派牌頭就贏嘅日子已經一去不返啦。改變心態,將民主派啲劣習、惡習全部掃走,面對過往做錯嘅事,交代清楚,對歷史錯事負責同道歉,先有方法重新輕裝上路。

呢篇文章,可能好多人睇完都唔舒服,心諗:車,點解唔一早講。又或者,質疑我喺度破壞團結。上次補選,我輸左初選,係我完全要負責嘅問題,我連初選都贏唔到,冇資格話人。但今日處境唔同,冇人覺得我呢幾年會選(呢幾年都選唔到啦),官司開始都半隻腳入監房,咁咪講野大聲啲。而家民主派唔係需要咩自我慰藉,而係要痛定思痛,內部多啲有善意而具批判嘅批評,大鳴大放,同時面對住自己做錯嘅事,要負上應要負上嘅責任,唔好再避而不談,先可以重新出發。

呢十年參與社運期間,見證住民主派中興同衰落,我心入面有傷心、憤怒、失望嘅感受,偶爾都會有喜悅同滿意嘅情況,但呢幾年肯定係負面情緒比較多。我諗唔單係我,唔少戰友、普通市民都會咁諗。民主派輸選舉,唔一定係壞事,陳凱欣都只係近兩年任期,咪畀親中派試下喺議會全面控制,搞咗啲乜出來,但更重要係,民主派到底知唔知點解愈選愈少票咁輸。

本土好、焦土好、白票好,佢地所有人都曾經走上街頭,本身好多人都試過同民主派坐同一條船,但點解佢地離棄民主派,就係因為太多民主派口是心非,表裡不一,表現、言行都令佢地失望,所以令佢地唔再信任泛民。我地幾時照顧好佢地感受?有冇諗過而家係發生咩事?

好,要檢討,就自己檢左先。喺呢幾年嘅運動入面,其實我有時都幾迷失,搞搞下又唔知自己想點,表現有時令好多身邊嘅人失望,甚至覺得我有私心,令到有好多人無法信任我。喺度,要同大家致歉,因為好多事都係我一手一腳摧毀人地對我嘅信任,做人唔夠坦誠,做事太過馬虎。初選輸左之後,其實我足足唔理事個幾月,頹到去極點,覺得做錯好多事,辜負左好多人努力同信任,唔識面對外面嘅人。去到而家,先叫稍稍好啲。

我好希望民主派中人可以放低歧見,藉失敗檢討自己,唔好再令親者痛,仇者快,同唔同光譜、世代嘅人坦誠相待,消除仇恨同隔膜。團結、信任,知易行難,但我仍然相信仲有可能。有啲膠同天真,但做人就應該係咁架啦。

太夜,打到有啲1999,請見諒。其實冇咩好沮喪,聽日又係新一日。晚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