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中台兩地選舉觀察

中台兩地選舉觀察
廣告

廣告

台灣九合一外選舉加十項公投,香港則有九西補選正邪對決,同期發生在11月的最後一個週末。

台灣九合一大致為由上至下的地區改選。最低層的里長只需約一千票當選,較香港的平均約2千票的還低。里長選舉也是最暴力的,今屆便出現了選前有候選人被電單車從後撞死。

在數月前,我在訪台期間與幾位關心政治的初相識朋友討論了他們對台灣政治力量的看法。

我問他們:「民進黨有什麼問題?」一位年輕的女博士生答,「liars」。我問:「時代力量是否政客?」他們答,目前未能下定論,但其發展空間不大。至於國民黨, 大家都沒有興趣討論。

在另一個場合,我與宜蘭的一位公眾人物交談。她曾為陳水扁拉票。我問她對陳水扁的看法。她內心掙扎,沉默不語。她仍然是綠營支持者,但痛恨其中的男性議員利用民主光環到處媾女。

基本分別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有更高的影響層次,就是對總統選舉的可能影響;香港的立法會選舉沒有,這影響到投票意欲。由此可見到雨傘運動拒絕了假普選的後遺症。至今還有泛民的頭面人物以「接受了篩選也不表示會薯片可以入閘」,這是自欺欺人的說法。

變天

台灣政治角力在選前出現戲劇性變化,台北的柯B,台中和高雄的民進黨候選人原被認為是必勝的,但受到嚴重挑戰,它激起了選舉氣氛。民主選舉有競爭才有進步,這是永恆真理。這點香港的沒有,有的是一些假民調,它除了對其選舉工程有點作用外,對一般選民沒有什麼意義。

選舉集會

台灣的選舉集會例如高雄的,有20萬人,起到動員的作用。香港的只能起到動員其義工的作用。由於香港的傳媒已靠攏了一邊,香港政黨可能要檢討吓那寶貴的一天用來做些上樓上街宣傳,還是這些門面工作有效?

Sound Bite

我們看到香港的主要政治人物都出來了站台和發聲,但似乎出到受注意的sound bite 不多。一些永遠都用到的,無論多麼激昂,一般選民可能把它當為阿媽是女人之類。筆者只注意到李柱銘呼籲的“今次投李卓人,留返下次投給馮檢基!”

大台口號

香港的主要困擾 ──「鎅票」、「白票」等等,全不是台灣的主要選舉口號。台灣選舉和香港選舉有一點類同,就是與大陸關係,台灣的選民當相關注這點,但不知為何,香港的也盡力將這點帶出,但看來不成功。

蔡英文的「大陸五毛干預台灣選舉」指責十分成功;香港的不成功是因為沒有一個主要政治人物以此作為主要Sound Bite。Sound Bite也是要分工的,大家都說差不多的東西,等於互相抵消。

和理非非

民主選舉都需要煽情,都需要取最大公約數。「為了下一代」似乎合這要求,但這是永遠可以重複使用的,即是無用。而且,選出一個議員不是為了希望他為這一代做事嗎?

「保往否決權」也似乎與歷史不符,一般市民未必關心。是否表示若今次輸了,以後的立法會選舉就沒有這般重要呢?

這些正是司徒華式泛民的盲點,和平足夠了,非暴力等於和平,因而多餘,但理性則未必。政客們從來不關心邏輯謬誤。

西方社會運動以“激進、大聲、多姿多彩”作行動指標,這值得香港新世代借鏡(3) (4)。

選舉高潮

母豬論和吳敦義的道歉、蔡英文的「大陸五毛」、韓國瑜的不落俗套、花媽嘆高雄一夕「山河變色」、呂秀蓮為獨立人士站台表示心已離開了民進黨這等等都是搶眼球的,因而客觀上帶起選舉氣氛。

在香港,只有劉小麗與一班青年跑步宣傳較有朝氣和有特點。選舉的團隊精神最容易感染選民,例如,港大的梁頌恆當選與其大學生助選團有關。可是,大學生差不多完全退出了香港的選舉。這是泛民的最痛。

身體宣傳

台灣政客完全不惜身。柯文哲愛亂噏,台中的時代力量參選人吳佩芸扮女超人站台(她以九票之差落選),高雄的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大哭,這些「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的東西需要香港的政客慢慢消化。扮受害者扮斯文的手法可能漸漸沒有用場。

民進黨出了什麼事?

民進黨的問題不是韓流的出現,韓流只是客觀產物。蔡英文的主要問題是政府缺乏經費(1)。2014年高雄氣爆事故是陳菊高票當選高雄市長期間,事故發生是因為建基缺乏經費維護。某程度上,國民黨因為是在野黨而漁利,但這也不是主因。

選前我與一位香港台灣兩地的朋友討論了台灣樓市,他說台灣樓市在蔡英文執政期間至少跌了2成。我問當真?若是,民進黨將在選舉期間死梗。我回港後查看了資料,似乎與事實不符,因而沒有跟進。

事關台灣已不再是藏富於民。青年人是台商返大陸投資的犧牲品(2)。台灣滿街地區小食,這些個體戶容易受到大陸限制旅客的影響。這些民憤容易沖擊政局。

台灣的市長選舉的6都是政治最集中的地區。它們分別為臺北市、新北市、桃園市、臺中市、臺南市、高雄市。

最值得注意的走勢圖是,民進黨─國民黨─其他黨派的歷屆市議員得票率

例如台中,台中分17個選區,行多議席單票制,共選出66位市議員。這資料較能反映選民意願。從走勢圖看到,民進黨的跌票主要發生在蔡英文執政期間,更為重要的是民進黨的下勢約相當於其他陣營的上勢。

這一特點在六都都有出現。在是餘下的14個縣市的嘉義、屏東、宜蘭、花蓮和台東共5次出現,當中以上文談及的宜蘭最明顯。

這意味著,民進黨的選民不滿蔡英文的經濟和民生施政,轉投向新興黨派。因而,不能簡單地認為台灣選舉輸給了共產黨!

五毛

筆者上述的話不等於筆者為共產黨的操控外國地方選舉的黑手洗脫嫌疑。選民在選舉期間的意向是可以改變的,因而選舉基本上欺騙!香港的泛民支持者對網上假戶口應該不會佰生。

當今的網絡操控屬於尖端電腦技術,極之昂貴,中共擁有這能力,泛民沒有。資料探勘可以探勘選民的關注議題。先進電腦技術以內容為基礎,可以設計出攻擊的策略,配合前線的蟻兵,即五毛,是無往而不利的。

台灣的傳媒、文人學者,如香港般被中共大量收買。民進黨在這方面是鬥不過中共的。總的來說,筆者認為民進黨是輸在民生。

九西選舉

九西的結果是馮檢基的票加上李卓人的票都輸,但輸的比重很少,約0.9個百分點,可以出現變數。

泛民被DQ的5席已丟了2席。這不想看的事情在第一次九西補選已種下禍根。有理由相信,馮檢基在第一次九西補選的勝算比姚松炎高。姚的支持者(或部份為5毛)在馮檢基角逐初選期間進行惡性攻擊。這做法在西方,如美國的民主黨初選,是不容許的。

泛民初選機制出現明顯缺陷 ── 容易受操控,更為甚者,其結果不反映其選民支持者的意向。

當時攻擊馮檢基的集中在,「老泛民,阻著地球轉」。但奇怪的是,同樣的指責不在李卓人身上出現。可見,泛民的領導還是有能力收拾其下屬柱腳的。泛民的領導在第一次出現這種網上行為時應明顯表態制止,可惜沒有。這是致命的錯誤。

泛民本來就是一泛泛的組合,沒有理由隨意將其中一員打成共產黨走狗,容許他參加初選就表示接受他為泛民。

這種網絡欺凌在雨傘運動的第一周出現。當時有部份參加者思考應否讓出車道,當晚出現了「撤出就是鬼」的標詞。尤其是陳日君已感到事情不妙,它註定是雨傘運動的命運。作為領導者,敢於提出自己的質疑是必需的責任。

香港的泛民領導一天不敢頂住其來自內部的不合民主原則和民主程序的壓力,香港的民主運動永遠是一頭盲飛的倉蠅,即永遠沒有希望。

第二個教訓

今次經驗教育了共產黨,只要找到合適的人選,完全有能力與泛民正面交鋒。泛民攻擊陳凱欣當記者的時候、當政務官的時候的種種,這些似乎不著邊際,一般選民不會關心這些。

陳凱欣的中性形象和知識形象十分有用。我們看到中共動員的新手法,退休警察一哥,以前的那會有這般折墮,要為政客企街。但現在,只要西環一聲令下,無論政府高層、無論是演藝巨頭,甚至富豪,都要企街。

高永文是一隻棋子。黃絲認為他是過氣佬官,這大錯特錯。他的徒弟能贏,表示他能贏後更多。中共要利用他,他是不能拒絕的。議會的反對派搞得中共頭疼,梁振英的 vote them out 不是一包空話。中共一朝放棄了民建聯這些歷史遺留下來的敗部,它會發現自己也愛玩選舉遊戲的。

後語

筆者不是台灣選舉專家,文章只是筆者的一些個人觀察,必然偏面。文章用意不是褒台貶港,兩地文化有很大差異,不能簡單抄襲。台灣在選舉動員方面先進於香港是毫無懸念的,但台灣在社會和經濟,甚至在民智的某方面落後於香港。在考慮了這些因素後,香港的政黨可能從台灣學到一些東西。

最後,香港近期發生了很多事,都對親政府派不利,但看來無論泛民如何努力,都與今次補選扯不上關係。這點值得進一步探討。

這篇文章的主要部份是在星期五寫成的。其中數據分析則在星期一補充。香港部份的行文與選舉結果有關係,其中某些部份是星期一添加,但其中心思想則早有構思。

參考:
1. 前瞻基礎建設救到台灣嗎?
2. 港台的中央及地區選舉對比
3. 英國的新興青年組織
4. 英國給香港本土的啟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