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皓桓

社會民主連線第七屆行政委員會成員 網誌

社運

治病是要找病源 不只是道歉及檢討選舉

治病是要找病源 不只是道歉及檢討選舉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也許我錯了 也許我跟不上步伐
也許我多事 也許我又得罪世界
但我忍不住 但我不想在忍耐了

梁國雄跟我說好好休息,不要看facebook和群組,可惜年輕人總是忍不住,橫看這幾天的facebook帖子,再看所謂毫無資料的分析,以及配合所謂香港人不檢討自己的習慣,這幾天的facebook簡直就是讓人浪費時間與精神,我理應聽梁國雄的說話。

其實,選舉得失為何只談選舉過程、候選人?近年,可能因為年輕,而又經常在運動中,所以引起很多人會問,為何我還在這裡,甚至很多人會問,如何看今天的泛民主派,或是現在的運動與選舉失敗。而每當要回答這些問題,我都會說:我都會說是昨天的因,今天的果。所以今天興之所至,寫一寫我的想法,先說一說後者的問題,最後才回應為何我還在這裡。

首先,頭盔要戴好,我不是民主派的忠粉,而我的而且確失望再失望。我看現在的民主派,再看現在的運動,我認為大家已經治不了病,而更令病情變得嚴重,作為參與者之一,眼見民主派不停道歉,而又行動展現不出改變,真讓人失望再失望。其實治病,理應要找病源,而不是治不好就道歉,治得越差就藥石亂投。

由過去說起,病發與病重。2014年傘運起,運動的轉變應是最大,也是近年影響深遠的運動。不談傘運的開始與轉變,因為太多需要處理,日後再談,先由傘運後說起。其實很多人由傘運起對政治領袖的不滿與無力不停增加,這相信是眾所皆知,不滿在於決策,無力在於失敗。傘運完結,不作檢討或反思,而當中領袖推動新方向給群眾新希望,或是完全消失,其他群眾則自發做認為應該做的事,有的回歸生活、有的落區、有的選擇認為可以改變的抗爭,導致2015年出現傘落社區參與區選、暴力抗爭,2016年出現自決派、雷動計劃、本土派參選,以及旺角騷亂等等。我不是認為不同路線是錯,凡事不能只分對錯,但大家要明白,治病無效,人自然尋找不同方法治療,有人選擇看神醫,有人選擇中西合璧,有人選擇針灸推拿,方法不一定是錯,但藥石亂投成效只會更差,這次選舉,我更能感受大家無力應對的狀態。我一直覺得檢討是帶領大家進入新或做得更好的方向,當然可能沒有成效,最後都可能是藥石亂投,但至少確立病源與病重的原因吧。運動完結,就說要進入議會,最後群眾把希望寄託議會,2017年的DQ就令大家更為失去希望,而各光譜的領袖入獄更令大家無力。所謂過去的希望或口號都難以改變,自然難以令群眾相信,也自然難以令人支持。所以民主派現在最重要最值得做的,不是只檢討反思選舉成敗,也不是不停的道歉,而應是由2014年起檢討,檢討運動,檢討民主派的路線,找出病源,重新治療,才能有機會健康。

其實這幾天真的很失望,失望在於大家只看選舉失敗、重回口頭承諾、互相批評,把選舉的失敗只放於屌票論、老人論、宣傳論,而非深遠而又真正面對核心的問題,我明白大家不想再提傘運,也不希望回看當初,我也是,但我更不希望如此這般差勁。

而回應很多朋友的問題,就是為何我還在這裡。老實說,近年真的越來越失望。雖然一直以來,我留在這裡不是看大家的所謂大局,而是做我想支持弱勢,而我的原則與關注的事就是外傭、難民、同志、跨性別、維權人士、貧窮、安老等等的議題,當然還有運動。雖然很多人都莫不關心,但我留在這裡是希望我還能有機會發聲,而且享受與志同道合一起合作,這就是我留在的原因,但民主派們不要以為我或年輕人不談大局,就不會對你們有希望,我是對大家有希望的,但近年甚或在我盡力協助選舉前,眼見有的與權貴更多交流(例如不停與林鄭合作),或是有的在原有的崗位毫不盡力(例如不投票、不在席、不發言),真的憤恨又失望,我是這樣,大家不如看看其他更重視大局的人怎樣看?我肯定的說,再不檢討,不但繼續輸,甚至更會影響任何人!

好了,說多了,相信也必定有人在我說這一番話後,批評不為大局,不理會身分,甚至我又得罪了自決派、民主派,但批評我前,大家想想,為何我在休息,還要那麼著緊,因為我不現在說,相信日後大家也不會理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