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吳敦義不應該代表國民黨選下任總統

吳敦義不應該代表國民黨選下任總統
廣告

廣告

本月二十四日台灣九合一大選開票當天,正當各方為韓流橫掃高雄以及中選會無能導致的開票龜速議論紛紛,國民黨中央黨部通知九點四十分黨主席吳敦義到常會廳發表談話,媒體引頸以待;吳敦義露面時,一陣吵雜的噪音響起:「吳主席選總統!」喊聲盈耳、充斥大堂。吳敦義被堵麥時,喊聲兩度叫起,成為民進黨大敗當晚最突兀的鬧劇。

路人皆知,吳敦義有意問鼎總統大位,稍有政治常識者對此知之甚詳如同丁守中有意於台北市長一般;但吳敦義到底適不適合代表國民黨出馬角逐下任總統呢?

論者多有表述,此次民進黨大敗,敗在自家失德失政,與國民黨的表現並無正相關,相反的,若不是非典型國民黨人韓國瑜以有別於國民黨的特質和選舉手法,刮起韓流,擾動向來被視為綠軍地盤的高雄,並且外溢全台,國民黨未必會有如此成績。過程中,吳敦義勉強被認為有功者有二:一是勉力在民進黨追殺中撐持黨的格局,在黨中央的財源上挹注有功;二,提名過程基本保住了遊戲規則於不破,最終提名韓國瑜空降高雄開拓。

但黨中央扯後腿的表現也不是沒有。就算馬英九在選戰關頭以「馬習會」紀念場合宣布「新三不」,悄悄將「任內不推動統一」一百八十度調整為「不排除統一」,這筆帳不直接算到吳敦義頭上,但「豬母說」失言,幾乎可說這是他自己為自己樹立攀登大位的路障,他今後的政治之路必然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作為黨主席,吳敦義在這場選戰中最值得觀察者,還不是功過相抵的枝節問題,最重要的是,吳敦義、馬英九都代表國民黨傳統的「保護自己」「保留實力」更甚於大局的自私政治性格,這種說得好聽叫潔身自好,說得難聽叫孤芳自賞,選民已經用選票告訴國民黨要改弦更張,國民黨一敗塗地墨跡未乾,吳敦義難道還聽不出民意心聲嗎?

不論韓國瑜、新北的侯友宜或台中的盧秀芳,此次都有意和國民黨中央保持距離;韓國瑜選前之夜甚至婉拒了黨中央政治人物登台,而侯友宜反覆在廣告中強調「政黨放一邊」,說明什麼?說明候選人都清楚黨中央的形象是負數,未必加分。

民進黨大敗那晚,類似籌安會的萬民擁戴「選總統」呼聲,不僅曝露出吳敦義私心一切以自己的總統大位為念,對照出他長時期以來只要公開講話一定提到下任總統大選「撥亂返正」,更加提醒吾人,在國民黨曾經一敗塗地之際,這批國民黨內西裝革履的老派政治人物是如何堅不出陣,「竟無一人是男兒」,最終還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洪秀柱出馬頂半邊天。國民黨內永遠不缺吳敦義這種審時度勢的政治精算師,但缺的是韓國瑜這種伸頭一刀、縮頭一刀的接地氣賣菜郎,這也是前朝馬政府一籮筐教授學者官員中挑不出一個的白玉苦瓜。

吳敦義在選後第一時間對下任總統候選人的規格說,其中「長時間檢驗」「盡忠於黨」格外耐人尋味。就政治資歷來說,吳敦義確實傲視黨內外,但他最大的問題正在於他所謂的「忠」體現在對自己政治之路有利的盤算之下;換言之,犧牲自己的政治利益以求黨的大局更有未來、更能切合選民期待、更有於政黨競爭,這樣的「忠」恐怕並不在吳敦義的政治字典中呈現。

吳敦義在競選黨主席時,成功以網路操作洗去了一路相伴的「白賊義」稱號,但「豬母說」遞補,必定成為他未來的惡夢。洪秀柱的問題是窄化國民黨,流於新黨化,此文姑且不論,但此次民進黨大敗,綠營已中生代接班呼之欲出,這對民進黨不啻另一契機;如果國民黨不能由此次選舉結果嗅出民心思變,包括老邁國民黨也要變,還一味以舊時代的代表人物迎接下一次激烈的總統大選,顯然,這次的地方選舉碩果,只是一時的。吳敦義適不適合代表國民黨選總統,答案也不言可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