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偉良

《講劇時辰到》主持,曾任職TVB助理編導,之後投身廣告製作及撰告,目前為廣告導演。曾撰寫動畫及電視電影劇本。 網誌

生活

《伊朗三面戲劇人生》(3 Faces):迀迴曲折的電影路、人生路

《伊朗三面戲劇人生》(3 Faces):迀迴曲折的電影路、人生路
廣告

廣告

《伊朗三面戲劇人生》(3 Faces)榮獲今屆康城影展最佳劇本,這是憑《伊朗的士笑看人生》獲得柏林影展金熊獎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的最新作品,伊朗政府仍然向導演實施禁拍令,但他依然沒有放棄,在非常匱乏的資源下繼續創作,抵抗禁令。這故事導演自編自導自演,而電影中兩位女主角,伊朗女星貝納絲扎法里(Behnaz Jafari)、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在鏡頭前飾演自己。電影繼續導演將紀錄片及電影結合的風格,帶領觀眾在虛構及現實中遊走。

故事開始是一段來自偏遠地區女孩的自殺短片,片中女孩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哭訴,雖獲德黑蘭戲劇學院錄取,卻被家人阻止追遂演員夢想,山區守舊的思想認為女性的人生意義只是結婚生子,做女演員是件有辱家門的事。伊朗女星貝納絲扎法里(Behnaz Jafari)得知女孩瑪思耶雷薩伊(Marziyeh Rezaei)收到這短片,心急如焚,救人心切,不惜暫停手頭上的拍攝工作,聯同知名導演約化巴納希(Jafar Panahi)開車到偏遠山區尋找當事人,解開關於影片的陣陣謎團,在山區崎嶇的路上遇到不同人和事,方發現收舊的傳統習俗和村民的熱情款待一樣,不易推卻。

這電影名字《3 Faces》,不是導演和兩個女主角的故事,實際上是三個女演員的故事,第三位女演員,但她在電影中沒有露面,她只是在山中退休隱居,這三個女演員分別代表了過去、現在與將來,而這個組合的意義,是反映活在伊朗的女性,無論那個年代,都同樣受到守舊的傳統觀念制肘,莫論追求夢想,就算是些微改變現狀,也已經受到諸多阻撓!談論女性處境同時,也有另一層次,就是比喻伊朗電影業,和女性地位差不多,一直以來被壓制,在迀迴曲折的道路上,有寸步難行的感覺,其中最有象徵意義的,就是那條曲折難行,只能容納一部車通過的山路,那自殺的女孩也提到山路可擴闊,但守舊的村民反對任何改變,這個守舊的山區村落也許可以引申到這個國家,在一些觀念上一成不變。

由於故事主線相對簡單,所以導演加入了一些輕鬆情節去豐富情節,同時解釋山區傳統文化,其中關於割禮一段,相當有趣。這個有趣的情節,卻可以令人體會到,守舊者未必一定是惡形惡相的壞人,而且村中大部分村民都是熱情好客的好人,他們的問題只是守住傳統,不願改變。這亦是最難處理的,三代女性,一代一代去續步改變,守住夢想去挑戰這座大山,也是其中一個來自電影的訊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