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動物

逾百市民悼念BOBO 批民署漠視民意 質極速製標本是早有預謀

逾百市民悼念BOBO 批民署漠視民意 質極速製標本是早有預謀
廣告

廣告

澳門保護遺棄動物協會聯同7個動保團體在二龍喉公園舉行悼念黑熊BOBO的集會,反對民署將BOBO製作成為標本,有超過100名市民參與。不少市民向BOBO獻花,並在BOBO生前居住及活動的區域前系上白色絲帶以表悼念之意,而發起集會的動保團體亦在現場收集簽名。多名市民及動保團體代表發言時感激對民署多年來對BOBO的照顧,但就批評民署執意將BOBO的遺體製成標本之舉是一意孤行、漠視民意,又質疑民署今次極速製作標本是早有預謀,促請民署將BOBO入土為安,回歸大自然。

aamacau-photo-181201_1201_1102-1
有動保團體代表坦言:「如果對生命唔尊重,即使有幾好嘅食、幾好嘅住畀佢都係假嘅。」

有動保團體代表質疑亞洲黑熊是否屬於有科研價值的動物?「唔通大家無乜機會見到呢種動物嘅形狀、生活習慣?唔係㗎嘛。而家正正係一個官員嘅決定,就將所有愛護BOBO嘅人嘅決定蓋過,一意孤行。」他又指,民署其中一個觀點就是將BOBO的標本作為保護動物的宣傳及科普教育,「我膽敢問一聲,各位官員明唔明乜嘢係動物保護?動物保護最精粹嘅地方係對生命嘅尊重,如果對生命唔尊重,即使有幾好嘅食、幾好嘅住畀佢都係假嘅。」

亦有動保團體代表表示,今次事件正正讓其他地方看到澳門政府對動物有多「友善」,尤其對一些已經離世的動物,「一啲尊重都無,我希望政府檢討吓,希望有朝一日澳門可以成為一個人同動物都真正友善嘅城市。」亦有動保團體代表指,政府雖表明將BOBO製成標本具有科普教育的作用,但BOBO不是瀕臨絕種的動物,亦對澳門人來說有很深厚的感情,「政府做嘅嘢有無諮詢過我哋?有無顧及我哋澳門人嘅感情?」

保護遺棄動物協會主席蔡詠子表示,BOBO三十多年來在一個孤單淒清的地方生活,而離世後被製成標本,亦是孤單地被放置在標本館當中,「呢個係咪真係一個保護動物嘅訊息?絕對唔係,點解佢死咗之後唔可以入土為安,回歸大自然,自由自在?」她又質疑今次民署早有預謀,「我哋點快都快唔過佢哋,有幾多把口都大唔過佢哋。主席(戴祖義),你嘅豐功偉績,你思維嘅奇特,係澳門都好罕有,可唔可以係你死後將你製成本讓市民懷念?」

aamacau-photo-181201_1201_1102
保護遺棄動物協會主席蔡詠子

而協會副主席劉佩珍就表示,今次集會主要希望讓政府知道,有許多人反對將BOBO製成標本,「只不過我哋唔夠你(官員)個口大,但我哋都要企出來話畀你聽,我哋係唔贊成呢樣嘢。如果今日唔企出來,好可能第時會有第二、三、四個BOBO事件,因為無人反對的話,政府使乜理你市民意見?連諮詢都唔使諮詢就可以做。」又指不論集會人數多與少,集會的意義才是最重要。

民署管委會主席戴祖義日前受訪時就直斥有部分網民不理性,「你哋講到有血有淚,有幾耐無探過BOBO呢?」有市民就反駁:「我覺得(戴祖義言論)真係難聽過粗口,要去探BOBO,係唔會敲鑼打鼓咁話畀人去聽,起碼我每日返工都會兜路上嚟睇佢。唔係突然間有好多人關心BOBO,而係你突然話要做標本,大家好反感!」她指,感激民署照顧BOBO多年,但曾經向民署提議在戶外區域加裝遮陽篷,「但我打咗好多次電話,佢哋都推倘我,最後一次佢哋竟然話,驚搭咗篷之後,BOBO會偷走。佢咁答我之後,我覺無需要再打電話,因為無意思。」

環保人士陳俊明哽咽道:「我多謝民署養咗佢咁多年,但係民署當佢係乜嘢?只係咁多動物當中嘅其中一隻?我估飼養員會有同佢傾過偈,但我肯定戴主席無。」

曾經與戴祖義直接對質的直選議員蘇嘉豪則慨嘆,一個政府連小動物的事都不能處理好,「500多隻格力犬搞唔掂,1隻黑熊都搞唔好,你點旨意呢個政府可以搞得掂人嘅問題?」他又指,會利用市民賦予議員的權力向政府索取資料,要求政府交代300多種標本的種類、何時捉到、何處發現及有何價值,亦會要求政府交代標本館的設計及工程費用,「全部嘢都要透明,而非利用BOBO去做一啲唔知洗幾多錢嘅嘢、唔知達到乜嘢成效嘅嘢。」

aamacau-photo-181201_1201_1104

aamacau-photo-181201_1201_1102-2

aamacau-photo-181201_1201_110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