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作弊的一瞬

作弊的一瞬
廣告

廣告

前幾天中國某半馬拉松的參賽者集體抄捷徑的視頻在網上熱傳,然後更被主流報紙報道,連一向對馬拉松新聞不甚留意的朋友都有看到。網上評論自是大加鞭撻。批評容易,但跑到想放棄,又誰有沒試過?

幾年前跑田中馬拉松,那一年的天氣熱得緊要,跑到覺得自己有點中暑的感覺。到八堡圳(圳就是灌溉用的水溝) 的時候已是三十多公里,就是沿著水道兩邊跑來回。自己的腳步越來越沉重,比自己快的跑手就在對面一路往回跑,自己卻一直都未跑到折返點。那時候我只是很想快點回到終點休息,就開始萌生了不如就這樣走過對面回去這樣的想法。雙腳不斷向前走,這個想法就一直揮之不去。

直至有一刻,我見到有跑手真的就這樣跑過對面,然後往回跑。

那一刻我心裏有點崩潰,對嘛,原來不只有我一個這樣想。反正時間已經不堪入目,而且歡樂為主,又不是爭取什麼成績,就這樣跑回去沒有什麼所謂吧?

不知道那時候為什麼偏執地堅持繼續跑下去,反正我沒有把這個邪念付諸實行。但是我沒有忘記,那個讓我想跑過對面的一刻心情。

而説到掙扎,兩年前跑Hard as Nalys次才最刻骨銘心。

一開始的時候看這個比賽只有四十多公里,以為不會太難。怎知道那天天氣特別熱,疲勞來得特別快,跑了四分三的距離已經冒出了想快點到終點回家的感覺。最致命的,還是因為其中一個標誌的方向有誤,我在三十多公里的地方竟然白白地走上了釣魚翁、、、 整個比賽就附送了香港三尖之一。而回來之後,路上都幾乎見不到其他參賽者了。

好不容易來到清水灣道盡頭迴旋處的補給站,那一刻完全是人間交叉點:補給站後面就是回去終點的路,但我卻應該往旁邊走,完成剩下來往龍蝦灣郊遊徑走一圈的一段賽道。疲態盡現的我,那時候完賽什麼的都已經拋諸腦後,我只想就在這個地方向終點跑回去,拿回行李之後就坐車回家。最折騰的是,往龍蝦灣跑完之後其實就是要回到這個補給站作為最後的CP!

我在那個補給站猶豫了一個世紀,最後也許是面皮太薄還是什麼原因,我終於決定去龍蝦灣方面走,完成最後一段的路程。我必須承認,這一段路,我一邊跑,後悔的感覺從未離開過心頭。龍蝦灣的山不高,最多只有不足三百米,感覺卻比爬上大東山還要難。再次經過那個檢查站的時候,我面如死灰,這時候才真正走上回程的路。在最後的一段大拗門路上,遇上了前段一直在我前面不遠的跑者,已經換好衣服穿著拖鞋對我說加油,那一刻的厭世感,至今難忘。

這兩次,一念之差,我也許就會作弊了。沒有作弊,是因為覺得既然參加了,完成全程就是一種責任。但更重要的,應該是之前的各個比賽都有覺得難受的時候。那些難受,讓我認識到再困難的路,一步一步走也總會走得到終點。到比賽完成之後,就會覺得那些難受雲淡風輕。而多苦的苦也捱下去,比賽履歷上就會增加一個成功完成的比賽,而不是在之後即使後悔,卻沒法回到作弊那一瞬,去完成那一個未曾完結的賽事。

完成一個比賽,究竟代表什麼,這一點跑者心裏最清楚。作弊之後即使沒有其他人發現,這件事卻會相伴一生。難捱的比賽,一生裏面總會出現,希望我們都能堅強面對每個挑戰,不留遺憾。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