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甘浩望神父:支持中梵臨時協議

甘浩望神父:支持中梵臨時協議
廣告

廣告

文:樹(按:此文是篇訪問稿,得到甘神父同意刊出)

「甘仔」甘浩望神父一直嚮往共產主義的平等、國際主義精神,以及毛澤東「為人民服務」、「到群眾中去」的思想,因此從意大利跑到香港來,為的是可回中國大陸服務。

在中國斷斷續續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甘仔,支持中梵是次簽署臨時協議,原因包括:

一、中國天主教會內部已分裂了近七十年,始終需要解決這問題。現任教宗方濟各不是突然地簽署協議,而是跟隨前兩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及本篤十六世促成「地上」和「地下」教會團體合一共融的步伐。中國政府內部也分不同派系,各派系一直透過宗教局及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利用「非法」和「合法」主教這遊戲來鞏固自己的影響力。教宗承認所有非法的主教,是非常聰明的做法,可終結這遊戲。以後,這些機關需要尋找其他方法來維繫權力。

二、教宗不是無條件地去接納七位非法主教,而是要他們先悔改。雖然一些非法主教有女友和子女,但世界各地不少主教神父在道德上都有問題(例如孌童),不能只針對這七位非法主教的道德問題。既然他們願意悔改,只有天主才能省察人心和審判人,我們無權審判。當然,如果這七位主教只聽命於政府,我們可繼續批評他們。

三、歷史上,有些國家(例如西班牙、葡萄牙)都曾由政府擁有主教任命權。雖然不知道這份協議的內容,亦不是說現時應由政府去任命主教,而教廷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梵二)發佈的文獻中,也說不再讓給任何政府任命主教的權利,但我們要知道教會曾有這樣的歷史,並且不能只批評共產政權,也應批評過往那些右派政府的做法。

四、正如共產主義的唯物辯證法所說,歷史會在矛盾中得到發展,所有事情亦不是非黑即白。我們要相信教宗所作的決定,他對共產黨和中國不是全不了解。在找不到其他出路時,勇敢嘗試去簽署協議也是一個方法,讓歷史和時間去證明結果。這不是說以後共產黨做甚麼事,我們全部都要接受,而是應繼續發聲批評。但不論是共產黨或基督徒,都有一千種面孔,我們應保持著和一些良好主義之間的對話。

對於甘仔來說,簽署協議的最大意義是七位非法主教像浪子回頭般,得到教宗的寬免和接納,以及「地上」和「地下」教會團體可以走上合一的路程。至於日後如何選任主教,則不是甘仔最關心的問題。他說:「為何要經常提著主教?教會不是屬於主教,主教只是一種服務,教會是屬於普通教友,所有教友也可以做司祭和先知」、「堂區不是教會的唯一方式,教會也在基督徒基層團體、在金鐘連儂牆的彌撒中。我們要和群眾一起生活,即使主教很差勁,教友也可以繼續做事,我們應該擁有這自由。」

甘仔贊成中梵是次簽署協議的行動,但卻不在乎雙方日後要否建交。他甚至不贊成教會需要以「國家」的形態出現,並認為教會不需要梵蒂岡這地方。甘仔說:「教宗應是世界上的精神領袖,而不是一個國家的元首,這樣就沒有建交的問題存在。」

甘仔說:「教宗應是世界上的精神領袖,而不是一個國家的元首,這樣就沒有建交的問題存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