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何俊仁:我在日內瓦的五天

何俊仁:我在日內瓦的五天
廣告

廣告

文:何俊仁(支聯會主席)

今年十月中旬,我代表「支聯會」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前赴日內瓦出席每四年一次由人權理事會(Human Rights Council)召開的普遍定期審議(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的前期會議。這次就審查中國舉辦的聽證會,是一個以非政府組織(NGO)主導的會議。發言者是理事會從多個報名參與的組織中,挑選出來的六個代表。他們在會上就中國的政治、社會的人權和自由狀況作報告評論,預計用時六十分鐘。其後,各成員國便可向十一月上旬正式召開的,對中國人權狀況的審議會議提出書面問題,而中國政府亦要就問題以發言回應。這個定期審議會議與國際條約機制不同。可以說,成員不能面對任何條約責任作違規審核。但「普遍定期審議」是要平等地使每個成員國,無論簽署了那個公約,都要定期每四年在人權問題上,被他國質詢,然後作出回應。

今次出席發言的六個代表中,有我熟識的「職工盟」代表林祖明,主要就大陸最近的工運、工人權益和中共對工會打壓的情況發言;有代表香港二十多個NGO的Justice Centre,就香港面對的政治干預和公民社會被壓迫的危機作描述。

此外,其他代表有關注西藏、新疆的宗教自由,和最近在新疆設立思想勞改營的狀況;亦有對政治異見人士的壓迫,及對學術自由被全面操控等,作出全面報告。

使我感到意外的,這次聽證會的出席甚為踴躍,會場座無虛設,可見到各國代表都有出席聆聽。猶記得,相對五年前,我是發言者之一,那次出席者只有約七成左右。相信在國際關係上,中國自從以強國崛起而要輸出中國發展模式後,最近已在國際間引起反彈,使中國將面對西方自由民主國家就人權問題的質詢。當然出席者,亦有不少國家是在經濟上中國的投資和借貸對象,從而成為中國的依賴者(如非洲和一些「一帶一路」的國家)。據估計,正如五年前正式的審查會議上,由於太多國家在對話環節報名發言,最後每個參與發言的國家代表只得一分多鐘發言。更荒謬的是,大部分發言都是中國的「粉絲」,大讚中國人權已不斷改善。今年的形勢或許有些改善,但我相信基本上「普遍定期審議」下的對話機制,所能產生的作用有限。

這次我迢迢千里到日內瓦逗留五天,除了旁聽聽證會外,還個別約見十多個國家駐日內瓦大使,代表「支聯會」和「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表示重點關注的人權問題,包括希望聯合國爭取:(一)派團前往新疆了解思想改造營的情況;(二)因關注爭取改善新疆人權被判終身監禁的伊力哈木得到釋放;(三)在「七零九」大抓捕事件被失蹤超過三年的王全璋律師得到保釋;(四)中國撤銷兩條縱控和打壓律師的「管理辦法」及(五)中國立即確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與我同行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代表劉慧卿和「職工盟」代表林祖明亦就香港的情況作了不少補充描述。

此外,我們三人亦會見了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的官員,包括副專員和特項工作的主管,作更深入的交流。

我們出席聽證會和與國家代表對話,是要表示我們對中國人權的關懷和承擔。這對負責向中國提出問題的國家,會產生一些督促和催化作用。我們希望能以誠意和努力帶來影響,促使各國向中國提出有意義的問題。總的來說,我們要利用香港這空間寸土必爭,全力以赴,做好自己的本份!

總的來說,我們要利用香港這空間寸土必爭,全力以赴,做好自己的本份!

後註:

十一月六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中國人權進行普遍定期審議會議上,多國就我們提供的資料質詢,中國政府竟然說這些問題都有政治動機,更反駁新疆被關進思想教育營的人是接受職業訓練,同時指控維權律師以律師牌為犯法護身符。中共的謊言簡直無恥至極!

新疆百萬人被強制職業受訓?王全璋被失蹤三年,是他有護身符?

西方民主國家必須遏止中共輸出專政模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