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為摩連奴辯護

為摩連奴辯護
廣告

廣告

摩連奴再三被炒,毋須再被拿來問責了。古人說事不過三,人生裏同一種遭遇發生三次,當事者如不自省,恐怕很難說得過去,當然亦有他的環境限制。本篇文字談的,不是摩連奴的性格性格、他跟球員的恩怨情仇,而是摩連奴悲劇的時代背景。

讀摩連奴在雙紅會賽後的訪問,他很語重心長地比較曼聯和他以往任教球隊的分別:

「你喜歡說有時這是主帥的選擇,你可以拿我的波圖和利物浦比較,球員的實力就在那裡,那是我在防守轉換上最出色的球隊,我們失去控球之後兩秒鐘就像瘋狗一樣去搶回來。在皇家馬德里,我有防守反擊最好的球隊,因為我有年輕的迪馬利亞、年輕的C朗拿度,年輕的希古恩和年輕的賓斯馬,我們在對方由攻轉守時殺死對手。在國際米蘭,我有低位防守最出色的球隊,有像馬達拉斯、森美爾、盧斯奧、哥度巴的球員,你能踢5個小時不失球,所以是球員讓球隊以某種方式踢球。」

摩連奴過度倚賴球員的個人能力不假,也可以說路徑依賴是他執教的致命缺陷。但是,近年球壇人材匱乏(尤其是中鋒和中堅兩大位置),亦是不爭的事實。我姑且引節目拍檔Nic的說法:數中鋒位置,由麥卡菲、杜奧巴、安歷卡、伊巴謙莫域、伊度奧、C朗拿度和賓斯馬,摩連奴享受的是世界球壇最優秀的資源。相對來說,中鋒的技術能力、乃至服務整個戰術體系的能力,是摩式體系的最重要一環,要求也比其他主帥為高。

偏偏摩連奴身處在這一波中鋒人才無以為繼的年代,是他本人的最大不幸。而且,中鋒培養比其他位置更困難、更需要時間和耐性,所以這個位置的球員相對更遲熟。這個戰術死角,是今後摩連奴在其他球隊任教也繞不開的問題。

更何況,在社交媒體和電玩衝擊的年代,球員價值的炒作比以前更厲害,更要求領隊識人、知人的眼光。前幾天我跟一位支持摩連奴的曼聯球迷談過這個問題,他認為球隊在球探體系方面始終未能支持摩連奴選人、買人,這點不假。但反過來說,摩連奴自己選用的人,卻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個山齊士、一個連迪路夫,兩大投資都沒有獨當一面的能力,而山齊士更很大機會成為球隊的負資產。

但是,球隊要避免出現失敗的投資,不可能完全歸咎於領隊。看看祖雲達斯,在未購買C朗之前,不也是從其他班霸買來一些不起眼的角色,然後湊合成一套體系嗎?與其怪罪摩連奴的知人能力不如往昔,也可以說球會的配套是不充分的。

以上的侷限,是每個名帥要邁開的坎——如果沒有客觀環境的支持,如何因時、因地制宜?這個問題不僅是摩連奴一個人的問題,亦是所有在執教路上奮鬥的一線名帥要思考的時代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