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歷史的長短」與「文明的高低」

「歷史的長短」與「文明的高低」
廣告

廣告

上星期四傍晚離開香港,直航十四個小時,到步抵達華盛頓特區達拉斯國際機場的時候,是當地周四晚上。這裏天氣比香港寒冷,起程之前還擔心嚴寒的天氣,11月中這裏已經下了一場大雪。但抵達之後這幾天,氣溫雖然是低,但沒有下雪,也不致泠得難受。倒是星期六及周日一整天都下著頗大的雨。直到星期一總算出了太陽,天氣也算不錯。

上次來這裡是2009年,即九年前了。那一次,整整八天都是在國會山莊至林肯紀念館之間那一段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的林蔭大道渡過。跑博物館跑得不亦樂乎。

這幾天也是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走動。去過一些以前未曾到訪過的市郊城鎮看過,也重訪了國會山莊、美國國會圖書館、及一帶的一些博物館。也重訪了林肯總統被行刺的那個電影院。又去了兩個以前未有進過的博物館,看過後也有相知太晚及大開眼界之嘆。

很多人說美國人的歷史根基短。但如果從美國人如何維護歷史記憶,對歷史文物及場境保護的那種慎重及一絲不苟的態度來看,那就不難得出另一個觀念,如果真的要從歷史吸取教訓及經驗,歷史的長與短其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文明水平的高與低更不能以歷史的長與短作衡量。天天要把「有幾千年輝煌的歷史文明」一語掛在口邊作為耍口頭流氓的籌碼,益見文明的淺薄與不堪而已。

48417738_10156061558206938_5347241361626103808_n

看看他們的博物館及各種展覽展示出來的資料就知道了。有一次來到美國,曾經去了 Gettysburg。那是美國南北戰爭時其中一場最重要戰役的所在地。後來林肯總統在1863年去到那裡,還發表了一篇只有幾百字的演說,全篇只有四百字,卻是歷史上最重要的演說之一。其中提到的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這就成為了對政府角色的最簡潔及準確的演繹,也成為了百多年來評價政府表現的一個重要標準。

Gettysburg 在那戰役之後整個戰場被長期圍封保育,百多年後才成為了一個當時全世界最大的露天博物館。去到哪裏,每一個角落發生過什麼事,有那些英雄事蹟,就算是最終戰敗了的Conferderation 的兵團,也同樣得到應有的尊重、崇敬與紀念。這一次如果時間許可,我也真的希望抽時間重訪那裏。

今次重訪林肯總統在1865年時被刺身亡的那一所劇院 Ford’s Theatre,同樣也看出美國人是如何看待歷史及歷史的教訓。那個劇院在事件發生之後,星光不再,沈默幽黑地駐腳原址長達97年,然後才重新開放。今天既是一所有正常功能的劇院,同時也是一個由國家公園管理局參與管理營運的歷史文物。過去幾十年,每天早上都會有幾場內容包括南北戰爭、解放黑奴、黑人民權、及林肯總統被刺殺的背景與後果的講解會及表演,也有一個展館長期展示相關的事件資料。就在劇院對面的 Petersen House,即是當年槍擊事件之後即時把林肯總統移送往搶救的那一個民房,也成為了歷史事件的文物一部份。與上次比較,那個林肯最終搶救不效而身死的場所,今天仍然也是一個展覽館。但規模已經比九年前更大了,展品和資料也把事件的來龍去脈解釋得更加仔細。 這次我留意到一點,不知是不是有意,但仍可說是幽了中國人一默,其中有一幅展板引述到林肯在 Gettysburg 演說中那一句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時,把話套進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理論裏,還要把蔣介石及毛澤東也拉落水。

博物館就是展現文明文物歷史與總結教訓承傳經驗的地方。強國的歷史這麼久遠,為甚麼多都主要是展示文物而少見總結歷史教訓?甚至是諸多歷史忌諱,越來越多政治紅綫?已故作家巴金早在改革開放初期便倡議要搞個文革博物館,今天就連和議的人都只如鳳毛麟角。香港有組織要搞個六四紀念館,還不也是被有心人迫遷?

可能是過去九年在香港生活經歷的種種,形成的主觀的生活感受,令這一次對美國政體的分權及民本價值感受更深。儘管可以拿一些警察濫權、黑人民權、少數族裔的不公平待遇、槍械及美國在國際事務上的態度來批評美國,其制度在操作上可能仍有很多可以批評之處,但其理念卻絕對值得肯定與追求。

美國立國從一開始便堅信分權與制衡,整個制度的設計也充分表現出這種特色。憲法及其修正案可以令社會對某些問題長期爭論不休而難以達致有效的解決方法,例如槍械管制便是一例,但卻絕對不會出現國家機器及掌握權力的領導人打著紅旗反紅旗。更不會出現掌握行政權力的人,可以因應自身的政治需要而隨意演釋法律,就連法院也要乖乖配合這樣的事。

身在他鄉,回想自己所處的國度,感慨繫之,難免興嘆!與中國今天的情況比較,可以說是一個強烈的對照。中國憲法明明寫清楚要維護人民的集會結社、宗教信仰及其他人權;公民的政治權利也應該平等及受到法律保障。但骨子裏,政權卻拿着同一套的法律說某些人集會結社就是危害國家安全,另外某些宗教信仰的信眾或少數族裔則需要接受再教育要送往集中營。在美國,少數族裔有色人種可能會不時出現權利被侵害及不公平的事件,但法律體系及司法程序起碼要保證最基本的程序公義;為這些被欺凌與被侮辱的人爭取政治及法律權益的人,也不會被送進監獄。劉曉波、王全璋律師、維權律師事件有可能在美國發生嗎?像劉霞、李文竹這一類株連九族禍及妻孥的事件,就更是匪夷所思了。到了這個世代,還夠膽把少數族裔關進集中營這樣的事,如果這個世界還有納粹可能都會高呼佩服,希特拉也只能自嘆不如!

在這裡,看來無需天天把愛國及支持某個領導人的口號掛在口邊,算你更英明神武也要受到制度的制約。也無需一邊靜靜搞移民,把子女家人財富暗地裡轉移,還要把愛國愛黨的政治正確姿勢天天擺。就是在香港,現在就搞到連不表態的自由也受到剝奪。在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諷刺現屆總統侵侵的書也是照賣,無需被迫只能選擇「梁家河」或「習總言論典故發微」。

想那個偉大的祖國,還要把封建專制的中國標準推向世界,愛黨盲毛及擦鞋仔一面移民美國,另一面卻為獨夫打邊鼓,可謂可惡之極。再看看全國上下近日如何以人權、民主、法治這些理據來對加拿大作政治控訴,真係唔知就俾佢嚇死,以為中國是全世界最堅持講法治、人權及民主的國家。但當今世上,應該冇乜人唔知中共當政下的中國是如何,只有那些愛黨五毛及愛國盲毛才會捫着良心為這樣的政權打邊鼓。最令人討厭的是那種赤裸的虛偽。咁玩法,除了那些大笨蛋之外,可能就只有那些別有用心的假愛國才會跟從共產黨的指揮棒,天天把國家民族掛在口邊,還要狐假虎威打壓其他講真話的人。

48374345_10156061558056938_1257778037307473920_n

有些五毛笨蛋的邏輯,總是以為如果當你批評中國乜乜乜的時候,就必須同時批評美國物物物才算持平公允。講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就必須同事講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講大躍進死得人多,就必須同時批評美國人濫用自由槍械泛濫年年死一千幾百人。這種「強國係差但其他國家咪一樣有衰嘢」,或「自己賣相醜但其他人也不見得是再世潘安」的阿Q邏輯有乜好理會!

不是說美國的制度完美,但其精神與價值與不斷更新去追求更佳的態度確是值得學習。這與總是自說自話自我感覺良好要與賤人鬥不算最賤的阿Q精神比較,相去何止千百萬里。

美國二百多年的歷史與中國人自吹自擂的五千年文明比較,為何前者可以成為具有普世意義的參照標準,後者只能換來白眼?看看今天的制度如何,看看當權者及其官僚的咀臉,看看國民、「最愛國」那些人及五毛嘍囉表現出來的德性,再看看國家整體如何處理歷史,又如何理解及看待現實,答案不已經是十分清楚了嗎?所謂五千年文明,都只是能把封建及扭曲人性的一面發揚得更腐敗,講來講去都仍然只是爾虞我詐宮闈鬥爭,開口埋口都只是忠君愛國威勢權術,骨子裡還是說的漂亮行止醜陋,再多五千年又會如何?以為這樣的中國標準真的可以推廣至全世界?講的時候唔知道可笑才是最好笑之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