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媒體呀,性取向跟虐兒,有何關係?

媒體呀,性取向跟虐兒,有何關係?
廣告

廣告

年前的4歲孖女被兩保母虐待案,兩被告昨日認罪,等待判刑。我期望她們得到應有的制裁,也祝願女童能早日重展笑顏。

但看本地媒體對事件的報導,特別是某些主流傳媒對兩被告的「女同志」身份的強調,及其後引起的針對同志犯罪報導的討論,令我不得不說一兩句。

首先,挑起我神經的是蘋果日報的製圖及標題:「拳打捏陰火機灼虐4歲女童致昏迷 女同志情侶保母認虐兒」,並直接用了兩人正面的情侶照;內文導言的首兩句,均以「女同志」直接代稱被告。再看香港01,其標題為「【保母虐兒】女同性情侶代友照顧4歲女 令女童失知覺兼下體傷」,在導言亦以「女同性伴侶」指稱兩保母。

我的問題是,為甚麼要在製圖、標題和導言強調兩被告為「同志情侶」?

有論者可能會說,問出這般問題是因為同志過於敏感,是「自己歧視自己」,或「講下都唔得、玻璃心、道德撚」,而後可能上升至「同志霸/特權」;或是同志自己「身有屎」才怕被點出來。有人也會從新聞理論的角度,認為媒體點出「同志情侶」是正確資訊,令讀者可以更易掌握事件的細節和情況,在情在理均無錯誤。

我首先回應新聞理論的論點,後再回應「同志敏感」論。

站在新聞報導的角度,我同意媒體報導兩被告為同志情侶的細節並無不妥,因為這是真實的資料,而其情侶身份亦有助解釋為甚麼是這兩人虐待女童;但是如何處理這項資料卻是關鍵。我的疑問是:真的有必要在製圖、標題和導言多番強調其同志情侶的身份嗎?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呈現方式?其實不然。且看其他媒體。明報的標題是「4歲女童遭母親友人鐵夾夾鼻粗口辱罵」,在導言都沒有強調「同志情侶」,只是在描述被告背景時一句帶過;即便是東方日報,也是以「4歲女童遭虐待兩被告認罪 「打佢同用火機辣佢」」報導,同樣只在簡述案情時稍提其同志情侶的狀況。讀完幾篇報導後,我認為明報和東方日報的報導在資訊上相對強調「同志情侶」的蘋果日報和香港01,並無任何不足之處。

那麼,為什麼媒體要強調「同志情侶」?我看了看各篇報導所引起的反應度,觀察點分別是原文網站和面書推文兩處。原文網站中,以香港01的讚好數目最高,超過9000;其次是蘋果日報,超過6000;再者是東方,近4000,最少的是明報,只有200。面書推文上,超過200萬follower的蘋果有4.8k reactions;有58萬follower的香港01有4.6k;42萬follower的東方有2.2k;而36萬follower的明報即時新聞只有132個reactions (對不起這不是要令明報難堪)。基於這些數字,可見那些強調「同志情侶」的報導,能吸引更多的讀者及反應。我相信這些媒體的編輯和記者,也知道哪些題、哪些字,更能吸引眼球。

有論者可能會說,沒有必要強調同志身份,但提也不能提,同志也太敏感/玻璃心/霸道吧?對於「同志敏感」論,我以扣連的兩點回應,第一是差異對待,第二是並置問題。差異對待的問題是,為什麼在同類/相近性質的罪案中,被告的異性戀性取向就不需要被點出來?例如,媒體不會說「異性戀父母虐待親兒」,或「異性戀獸父強姦親女」;有人可能說,因為父母已表明其異性戀身份,沒必要再加「異性戀」在前;但正是這種「不呈現」和「不必要被呈現」,反映了異性戀是一種default,被主流默認為正常的、基本的性取向;這也令異性戀作為一種已制度化的性取向,不需要因著個別人士的失德而跟罪行並置,及被逼面對針對性向的正當性的挑戰和質疑,即是,「異性戀虐兒是個別異性戀的錯,與異性戀性向無關」。如果我們都認為罪行和性向未必有實證關係,同理,同性性向也沒必要被點出,甚至強調。

第二點,把罪行和同志身份並置有甚麼問題?不必要的並置,如果是涉及小眾,就很可能出現再製污名和偏見的問題,即使報導沒有提出「同志伴侶更常虐兒/沒能力好好養育小孩」的論點,但把小眾性取向跟虐兒並置,就客觀效果而言,是提議(suggest)了一種相關性(correlation)(就像我在上文把「強調同志身份」和Hit rate並置,也是在suggest媒體的hidden agenda),讀者很快可以隨手拈來許多在輿論中廣為流傳卻是未經實證的說法或偏見,來充填、連結兩者,並建立因果關係以對事件作出解釋、推論和演繹,而這些說法不難在留言看到,例如「交由不正常的人照顧就有這結果」、「兩個女人生不出小孩當然不懂照顧」之類,也有更難聽的。作為媒體和新聞工作者,我們無法控制讀者的想法和反應,但是我們能夠把可預測的、對弱勢和小眾的輿論壓力和壞影響,從字裡行間減到最低。畢竟再製偏見只需幾隻字,消除偏見卻要幾代人。

有朋友說,傳媒就係咁架啦。我不認為就係咁架啦,我選擇對媒體永遠保有期望。

最後,看到一些支持同志平權的網民吐糟說,同志爭取平權的長久努力,都被這兩人破壞了。我覺得當一個小眾或弱勢已是一件不易的事,如果更要因此負上「當好人」的包袱,也是種苛索。關鍵是,掌有話語權的人或機構,是否有足夠的敏銳、智慧和承擔,去公道地呈現小眾。

附上National Union of Journalists 對報導性小眾群體的指引

各篇報導:
蘋果日報:拳打捏陰火機灼虐4歲女童致昏迷 女同志情侶保母認虐兒
香港01:【保母虐兒】女同性情侶代友照顧4歲女 令女童失知覺兼下體傷
明報:4歲女童遭母親友人鐵夾夾鼻粗口辱罵
東方日報:4歲女童遭虐待兩被告認罪 「打佢同用火機辣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