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網誌:http://aukalun.blogspot.hk/ 網誌

國際

有關自由的記憶

有關自由的記憶
廣告

廣告

布拉格之春遭蘇聯鎮壓。布拉格共產主義博物館展品

談捷克故事,少不了「布拉格之春」。五十年前,開明的共產政權良心發現,履行本來憲法就許諾的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放寬各種思想與生活的限制,實行所謂「人性化的社會主義」(socialism with a human face, 即意味以前無人性)。沒多久,蘇聯大阿哥坦克開到,自由夢碎;知識分子無運行,堅持原則不肯低頭的,國家派你去掃街、洗碗,很多人去國流亡、或鬱鬱而終。

捷克一行,碰到一位傳媒人Jan,訴說他有關自由的記憶。他生於布拉格之春被鎮壓後喪失希望的鬱悶年代,父親是文學評論家,強硬派當道後,Jan 的父親被派去做洗碗工,暗地裏編寫地下刊物,Jan 還記得秘密警察抄家、父親戰戰兢兢的情景。

Jan 說,他是幸運的一代,他夠老,曾親身經歷自由被剝奪的痛苦;他也夠年輕,剛踏出社會工作共產黨就倒台,不須扭曲自己,做了大半生自由自在的記者。Jan 慨嘆,今天好些人視自由為理所當然,不懂珍惜,選上了右翼排外兼仇視傳媒的總統總理。沒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捷克政治早已不是哈維爾式的大愛左膠,而是特朗普式的民粹當道。

不懂珍惜自由,理由可以有很多,香港又如何?也許,年長一輩經歷太多滄桑,人習慣遺忘,投奔自由的初衷早已記不起;也許,年輕一輩未嘗過真正自由的滋味,以為今天的種種限制與紅線,乃自古以來理所當然的常態;也許,人們懶於思孝,很容易就說服了自己,吃喝玩樂飽足的自由,就是自由的全部。

更有甚者,他們為求生活安穏,趨吉避凶,飛黄騰達,早已捨棄尊嚴與自由,更向旁人宣揚,甘於為奴是新時代的自由真諦。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