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保育

全球氣溫上升一度半的新時代 – 從野生吊鐘冬天開花說起

全球氣溫上升一度半的新時代 – 從野生吊鐘冬天開花說起
廣告

廣告

吊鐘開花,12月20日攝於八仙嶺自然教育徑(鳴謝:Jenny Wong)

網友傳來前幾天在八仙嶺攝得的吊鐘開花相片,覺得很奇怪,因為吊鐘出名是年花,一般在農曆新年前後開花,即是西曆一月尾、二月初,現在卻早了整整一個月。

馬鞍山上的香港杜鵑和羊角杜鵑也有提早了三個月開花的報道(註1), 差不多同時,我在中區攝到了杜鵑開花現象。眾所周知,過去杜鵑於春天三、田月盛開,但是隨着氣候暖化,開花日期不斷提早,已經變到市區全年可見開花,翻查一下,原來十年前我已經就此寫過網誌(註2),如今山嶺之上野生杜鵑大幅提早開花,反映氣候暖化愈演愈烈,連遠離塵囂的山上也無路可逃。


市區杜鵑開花,12月21日攝於添馬政府總部

植物不會說謊,開花日期紊亂,反映暖化的程度足以擾亂自然生態平衡,而人類的生活,說到底必須由自然生態支撐,眼前所見開花景像雖然悅目,可惜內裏隱含不祥的警示,全球氣候暖化正在趨向危險水平,連帶自然生態也亂了秩序和隨時出軌,人的生存漸無保證。

究竟我們有多危險?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簡稱IPCC),不久前發表了一份特別報告,談到人類必須把全球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一度半之內(註3),才能避免各種災難性後果,想達到這個目標,人類需要即時開始大幅度減少二氧化碳,關鍵的前提是「2055年達到二氧化碳零排放」,這個要求很嚴酷,不過無法迴避。

還有一點,就算按照這個要求做了,全球氣溫依然會繼續上升,於2030至2052之間達到增溫一度半的水平!2030離開今天只有十二年,氣候變化很快就會影響我們這代人,再不是所謂「影響子孫」的遙遠危機。


二氧化碳排於於2055年降至零的情景下,全球氣溫的演化預測(底圖來源:IPCC)


預設的人為二氧化碳排放情景,以及附帶的非二氧化碳加熱量情景

二氧化碳不是氣候暖化的唯一原因,其他人造溫室氣體也在為大氣加熱,如果要求氣溫達到升溫一度半之後折回下降軌跡,IPCC指出這些溫室氣體也必須縮減,否則氣溫會居高不下,甚至失控繼續上升超過兩度,到時人類的處境恐怕將十分不堪。

根據IPCC的說法,「一度半」是我們為了求生而必須奮鬥的目標,不容易但卻又可能,IPCC的報告裏有詳細說明,限於篇幅不能細談,簡單地說,我們所有人都必須盡快投入「長遠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簡稱「長遠減碳」)的行列,丟棄「物質主義」的價值觀念,減少浪費物質和能量,從而減少個人的二氧化碳排放,大家一起做,積少成多,才有可能避開「氣候懸崖」。

未來是「一度半新時代」,是我們沒有選擇的時代,長遠減碳事在必行,不作出轉變,我們自己很快就會吃到氣候變化的苦果。

參考:
註1 蘋果日報,2018年12月22日:當杜鵑花無處可逃
註2 香港天文台,2008年11月16日:秋天裏的春天
註3 IPCC (2018): 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5 degree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