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扭coupler有幾難?

扭coupler有幾難?
廣告

廣告

看到這樣的新聞,心有戚戚焉。

其實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個別事件?我敢肯定說絕對不是。因為扭coupler,其實好難。

大家看新聞發佈會,那些高層就現場就徒手扭給你看,好像很輕易。但是如果真的要扭到合格,需要一個大漢用一個大牙拑出盡力才能做到。批評很簡單,但讓你拿著牙拑試一試,保證光是那樣拿著手已經會發軟。

況且在現場,永遠不會有兩支完全沒有固定的鋼筋來給你接駁。而鋼筋的位置多數都歪斜,而且密密麻麻一排,有些時候連牙拑都放不進去,這又怎樣可以扭到合格?尤其是在連續牆那樣的建築,情況就像用一個針山對準另一個針山,再把針尖接駁起來一樣。如果做工稍有差池,一排鋼筋長短不一前後不齊,那麼短的那一支又怎麼有機會做得到合格?

蘋果日報和許多對工程茫無了解的市民,經常就會思想過份簡單地認為這是偷工減料,再大興問罪之師。 其實這完全不是偷工減料,而是工程質素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很多時是「不能」,並非「不為」。說到底用coupler 來接駁鋼筋就是在工程質素上有很大的潛在風險。這樣考功夫的工序,如果大量使用,出問題可以說是意料之內。

某程度上,與其歸咎施工質素,更大的問題來自設計。不過在香港就是有這樣的畸形現象:工程師設計只為了通過審批,完全不考慮施工的困難。但是當施工要求高度的工藝質素,尋找承辦商卻永遠是價低者得。這種永劫輪迴已經早就成為了香港建造業的常態。加上近年基建工程都是大規模,卻又被逼在短時間內完成設計和施工,除非你相信有多快好省這回事,要不然這種工程怎麼可能不會有問題?

業界已經說了很多年,希望政府的工程都是有條理地逐步逐步推出,令業界無論在人力物力上都能夠好好地應對。偏偏就在高鐵開始,工程永遠都是在行政指令之下高速完成。歷任的工程界的議員有沒有為此說過半句?除了一面倒地支持政府展開工程之外,業界的問題和憂慮卻甚少被帶到議會和公眾的層面。長久下去得過且過,香港在工程上遇到的問題,是永遠不會有改善的一天。

説回coupler。如果覺得沙中線這樣的情況很離譜,那我只可以告訴你,很多大家住的樓房和日用的建設,如果全部都像現在這樣掘出來驗屍一樣的檢驗,其中的coupler肯定沒有一個可以做到百份百及格。不合格的coupler 人人都做過,起貨就算數了。要像現在這樣被徹底重檢,情況實在是太不幸,心中又怎麼可能不覺得戚戚然?

P.S. coupler 正式的中文名稱應該是「偶合器」(行內由工程師以至工人都叫它coupler,沒有人用中文的),不是「螺絲帽」啊,屢勸不改的蘋果日報!

【有關這篇文章的補充: 感謝會留意到這篇文章的各位會花時間閲讀。我想補充和重申, 無論怎麼看這篇文章都沒有為涉事的公司開脫的意思。我是想指出,上coupler 的工序並不容易達到標準,很多情況是做不到,並不是不想做。心有戚然的感覺是因為,即使已經盡力,很多時候仍然不可能達到目標水平。幾乎所有前線的從業員都陷入過這種收貨與否的困難。今日是沙中線出事,其他項目情況也好不到哪裏。我只希望整個行業可以由設計開始,對使用coupler 認真檢討,避免有同樣的事情以後繼續發生。僅此而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