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波事春秋

足球,應該係一場又一場嘅戰爭。 波事春秋,理性分析,感性討論,刀光劍影,盡覽無遺。 網誌

體育

英超戰術分析:利物浦局部迫搶 阿仙奴打回原形

英超戰術分析:利物浦局部迫搶  阿仙奴打回原形
廣告

廣告

阿仙奴今場排出4411,Niles擔任右翼,他的特別任務是專門爆破羅拔臣,而這個任務尤其初期頗為成功,好幾次讓羅拔臣失誤頻仍,早早便令羅拔臣因阻截他而負上黃牌。而Niles的入球更是艾馬利這步棋成功的證明,羅拔臣在整個入球過程(事緣於利物浦的後場組織被截斷)都比Niles更遠離己方龍門,Niles可謂充份利用到羅拔臣身後的空間,可惜其後Niles在爆破後的決定往往棋差一著,未能進一步利用此空檔。

而羅拔臣之所以暴露如此空間,是因為他亦被委任爆破阿仙奴右閘列治斯泰拿。老馬或許有火,但艾馬利要半個月後便35歲的列治斯泰拿對利物浦擔任右閘一職,未免太理想主義。

出任中堅或許能以路數補救,但右閘的純速度需求太高,對手還是埃及文明,故高普今場以文尼輔以羅拔臣強攻列治斯泰拿,令這位老將被完全打爆,從第三個失球他與接應長傳的沙拿平排起步,最後還是碰不到沙拿皮毛便可見,作出這個委任的艾馬利實有不少責任。

而相信人所共見,阿仙奴一對中堅更是零默契。一個上半場,鏡頭已捕捉到不下四五次兩人爭吵的場面,不是一兩句那種,而是真的對罵對質的爭吵,而第一個失球中堅解圍省到中堅送費明奴入球便是他們今場默契的典範。雖然半場亡羊補牢換上哥斯尼,但艾馬利賽前有為雙中堅做好充足的訓練嗎?老實說今場的防守表現大有雲加後期的影子。

論利物浦最仔細的部署,就是針對拖利拉強烈迫搶。了解到阿仙奴的運球輸送依賴著拖利拉,故今場利物浦較為罕見地展開迫搶,但幾乎只針對拖利拉一人或該區域,其他阿仙奴球員只面對普通程度的追趕,但每次拖利拉一控球便有一至兩人(主要是埃及文明及沙基利)夾搶,這情況下即使拖利拉擅於護球亦多次出事,其中一次被文尼搶截便導致第二個失球。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這個針對戰術不只指向拖利拉,更指向費蘭甸奴。利物浦今季在迫搶上放緩了步伐,但作客強敵曼城沒有迫搶只能等死,故今場對拖利拉的很可能是一場演練,預演周中壓迫曼城關鍵防中位置:費蘭甸奴的戰術。當然曼城到時還有施華迪布尼,利物浦所需要的必然是全面而非局部壓迫,但費蘭甸奴的重要性在這兩場比賽已不言自明。

最後談談艾馬利的排陣。後防顯示的問題已在上面談及過,雖然後防傷兵滿營,且Niles突擊羅拔臣上確有佳作,但以速度較高的他作為右閘,盡量緊跟利物浦快翼會否更穩當?而伊禾比今季雖有進步,但讓位予拿卡錫迪與奧巴美揚聯手攻堅,把藍斯拉回中場與利物浦中場全力纏鬥會否更理想?今場場面上或許有差距,但一隊把沙基利也設法融入陣容,一隊把拿卡錫迪束之高閣,資源運用的落差太大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