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電影記錄歷史 傘上:遍地開花

電影記錄歷史 傘上:遍地開花
廣告

廣告

20181229下午二點,導演梁思眾*的雨傘紀錄片放映會,在黃大仙天主教小學聖雲仙堂舉行,原定200座位,現場人數相約。
*名導梁普智之子,拍過烏坎事件

活動由天主教和平委員會與社民連合辦,此堂和佐敦道佑寧堂常提供場地給有心人,例如64、71等人權、公義之紀念或討論。此片名為「傘上」,意指上集,係今屆金馬獎*之提名紀錄片。
*台灣聞名亞洲的電影獎,今年有所謂「台獨」風波

本片由2014的維園64燭光會開始,攝錄香港市民1989年以來,持續支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25週年實况。香港人雖未有充份的公民權利(完全獨立自主的投票權),但「公民意識」早已抬頭!內地則日日、處處「公民如何如何」,卻只能應聲服從。事事高舉「人民」的中共,「公民」純粹是口頭禪。

「公民抗命 誓不低頭」,是戴耀廷、陳健民等教授(其實尚有不少學者)和内地交流甚至培訓多年後,發覺徒勞無功,對方只是「攞料」及統戰,終於由戴撰文,提出「佔領中環」構想,不特陳加入討論,一向關心社會問題的朱耀明牧師亦走上同一陣綫,成為「佔中三子」之一。這四字或八字,即為運動力量和口號。

訪談中,有「希望在於人民要求梁振英下台」之語,是因為梁特首被質疑屬中共地下黨員,他一意要列「國民教育」入九年義務教育,置社會反對於不顧,輿論漸次低沉,眼看2012年九月必有「國教」*,豈料一班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在各區擺街站揭穿真相,終至聯同「家長關注組」感召市民包圍政府總部,聰明的cy一句「五年任內不推國教」,十二萬人散去!港人贏了嗎?贏了,制止成功;六年來,「共式國教」從未停止滲透!
* 「中共特色的國教」,內容毫不掩飾「洗腦」目的

「佔中」的商討日舉行多次之後,推出「電子公民投票」,反應熱列,八九成反對。不過,無論71遊行*的全民訴求如何巨大,「人大831决定」一錘定音否决,在港人而言,彼方違反「一國兩制」,在彼則聲稱實行,但又謂「一國大於兩制」、「冇一國何來兩制」!
* 71遊行到2003沙士年才開始有氣勢

「學民仔」號召中學生罷課,相當得到家長支持。原因何在?有些人指學民思潮受唆擺,事實剛好相反:十幾歲的少年孤軍作戰中,帶領了整個社會。所以,中學罷課一點不兒戲,而是青春的喚發。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口號固然高尚,行動也一樣真實,卻備受垢病,指為曠日弛久,駡聲片片!梁導鏡頭持平,照錄「反佔中 保和平」的威勢,片中一群「吼」龍獅旗青年的人更頗為驚嚇,周融侃侃流利的英文,和陳健民先後輝映。

三子和一眾義士「剃光頭」明志,隱約有風蕭蕭、易水寒之感。9月22大學生罷課,第5天「公民講堂」弦歌不絕。高呼「還我公民廣場」的黃之鋒報訊:超過100間中學加入罷課。重奪公民廣場時,不斷發生放映故障,非常符合事情的困難。擾嚷之間,負責人向聖雲仙堂觀眾頻頻「唔好意思」。

好了,恢復放映,片中聲音:有人心臟病發!學生重複大呼「醫生 開閘」,其後,似乎之鋒被捕,由担架車運走。人群呼喊「釋放學生」,「維持警察尊嚴 不做打壓工具」,「警察撤退 謹守崗位 支持學生」等語。

胡椒噴霧終於來了,有人叫大家舉起雙手,以示不抵抗;又搭在前面人膊頭上,以互相支撐。群眾喊出心聲:「警察都是香港人 一齊爭取真民主」。 冲洗噴霧的同時,齊聲指摘「可耻 可耻」,添美道擠满了人,5萬市民包圍政總。書生教授振臂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

理應波瀾壯闊的社會運動,突然被斥為「騎劫學生」,很多人離開,黃台仰叫不要走:「留下保護學生」。片中出現粗口人,他們聲稱「俾番主導權學生」。整個運動常有所謂「鬼」,旺角疑似黑社會打人及這幾個粗口人可入「鬼」類,其他禁食百日的英文老師和游蕙貞、梁頌恆等應為人類。一位市民高舉「此時不留 更待何時」的臨時製作之紙板,希望大家留下。

幾位青年合力抬鐵馬,重新佈陣。長毛梁國雄請離去的人停步,訴說1989的北京公公婆婆跪阻軍隊,邊說邊下跪,有阻止聲音說「唔好呀」,長毛就說「唔想跪 企起身」,一語雙關。
27晚,未有清場。28日下午3点半,群眾口號有「保護學生 保護香港」,更製造反包圍,要求「開路」,並紛紛舉傘。入夜又來催淚彈,有人誤以為開槍,但黃浩銘拒絕傳此不肯定的訊息。可見傘運人異乎尋常地「君子」,無奈秀才遇兵!

秀才「學生無罪 放低武器」聲中,又來一輪煙彈,有人叫喊「好掟嘢」,何其君子。由於擔心橡膠子彈傷人,提醒市民自行决定去留。群眾不斷齊呼「香港人」,同時大力拍手掌。大量示威者當晚留守,「雨傘運動」成形。

翌日,陳健民指出,示威者無人使用武力,全世界都看到他們多麼和平。一老者自發把垃圾分類,這種行為早已在64、71以及大大小小的活動中成了習慣。香港人太溫純忠厚了。

「我要真普選」「香港 加油」到處可見,又有英文布幅「你聽到人民在歌唱嗎」等等。只是,緣木可以求得魚嗎?
電影播完,觀眾鼓掌,主持人兵分左右,請大家發言,發言者以女士佔多數。最後,嘉賓上台。

戴耀廷:百感交雜,很難抽離。本紀錄片是進行式,當事人感覺經歷已到第3集。香港的抗命時代已開始,大家都不易平伏。只是一點小希望,自己管理香港。梁文道認為「抗爭成為信仰」,爭取公義,須有信仰,看法不同,則需要信任。目前庭審可謂第九集,明年五週年的928,無論九子在囚在外,希望現場能有合法的紀念。

浩:「佔中」會否捲土重來,「大台」有無必要,是否「全民自發」,暴力與否,以及留或撤,全都值得思考。不管判決如何,我無罪!傘運多人失望,但我冇創傷後遺症。這是有史以來的笮一次,何需得失?吾人視野要更遠,台灣以至全世界抗爭史,國際形勢和時機不可分。人人有責,請參加元旦大遊行。

舒琪:(聽不清,且早退)他是浸大退休電影教授,梁普智老友,很榮幸任此片總監。

梅天案語:中共從未輸,但64天安門民主運動初期的4月27日,一百萬以上市民公開聲援20萬大學生由校區遊行到廣場,即否定其「執政」身份,它僅僅是「控制政權」,並非「執掌政治」,因為「政者正也」,它始終行「邪」,何正之有!故此,異議也好,反共也罷,都至今為止鬥不過它,但「邪不勝正」,時間老人必送它進入歷史的灰燼*。
* 「政治抑鬱」的朋友,放長雙眼

*20181231只是今年最後一天 絕非末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