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在斷幹上重生

在斷幹上重生
廣告

廣告

除夕日(毒)自在郊區遊蕩,感受北區的冷空氣,因山竹而倒下的樹幹遺體,依然隨處可見,近四個月依然無法清理災後殘景,不管是有意怠慢還是無能為力,市政質素的墮落,是對應我城2018年政治倫理進一步淪喪的寫照。沒有最壞,只要更壞,在朝權貴施加惡行從無後果,甚至因為敢於撒連自己也不信的謊而獎賞有加,狐群狗黨所假是變本加厲的北方極權。仍有心堅持核心價值的香港人深陷泥濘不見出路,民主運動因沒有論述和新目標而士氣渙散。

但在大世界,反菁英的情緒政治由早在兩年前開始席捲全球,侵蝕從後冷戰時代所建立起的民主素養,政治倫理被一再挑戰。身在香港,寄望霸道去壓制極權,實在叫人情何以堪;又或者政治本身就是講實力和勝者全取的遊戲,也許講權謀耍詭計在當下才是在地的從政者,但我始終相信,正如小布殊和奧巴馬不約而同在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的喪禮上所說:we can do better than that。

所以問題回到本土,選擇繼續在香港安身立命的香港人,還可以做什麼,還應該要做什麼,或者真的要學習習總所講要毋忘初心,是改變不了世界就去改變自己迎合世界,在浩浩蕩蕩的世界潮流避免逆之者亡,還是堅守自己一直所相信的原則而不被可能是短暫的歷史逆流所改變。

反覆地自醒和設想,我的答案不外如是:重現香港自80年代起港人所享有的生活方式,沒有言論的禁區,廉能的政府,公平的法制,為維繫之而努力建立民主而負責的政治制度;然而推動民主,就無可避免要對抗極權,不能與極權的價值觀妥協,堅持說真話、尋真相,不能說對荒謬、無理、橫蠻習以為常。如果能這樣想,悲觀的大環境,或是進退失據的反對派領袖們,都不是值得人放棄的原因,因為一切都不過是自身的修行,就如過往曾經活過在不同地區的黑暗時代的億萬人,不見天日沒有將來卻力求有尊嚴地活下去留下足印。

香港也許要失去也已經失去,再沒有甚麼能夠守護,就如滿街被颱風吹倒的大樹,被鋸掉清理只剩短短的樹幹樹幹,短時間內無法重生再成參天巨木,但在斷幹上出長一點點的嫩芽,證明港人尚有一口氣在展示精神不滅,這是新一年甚至往後十數年因全球暖化帶來極端氣候的將來,無論風暴將要再壓倒多少次,我們始終也是唯一能夠做到的事。

新年退步,我們以香港人的身份存活下來,這是挑戰,也是祝願。2019年,就在沒有希望中,對自己作出最嚴格的要求。當然,1月3日的8千萬新年金多寶還是要買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