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管中閔案果真落幕嗎?

管中閔案果真落幕嗎?
廣告

廣告

新年伊始,許多人認為新科的台大校長管中閔即將在八日走馬上任,在搞掉三個教育部長後,也許,卡管案算是落幕;但筆者卻不認為,事實上,更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才正開始。何以故?如果談點外人或早已淡忘的台大掌故,這樣的論斷就不意外。

兩千零七年二月間某日,時為某媒體負責高教路線的筆者,接到來自台大物理系教授的電話,宣稱即將召開記者會,主題是與台大校長李嗣涔的學術聲譽有關。筆者和同業很快就感到此訊息不尋常,一來,台大教授孤傲者多,與新聞界老死不相往來者眾,由教授主動發出的記者會通知極為罕見;此外,發出採訪邀請的這幾位,背景上都有明顯的政治意識型態,與李嗣涔顯然是兩路人馬,互不對盤。

果然,這場記者會掀起國內學術界巨大波瀾,但時至今日,仍記得者恐怕鳳毛麟角,筆者是親歷者。

記者會由中研院士鄭天佐領銜,包括物理系教授楊信男和張顏暉、現在是監委的高涌泉,退休化學系名譽教授劉廣定等人,主要的指控是,向來研究「特異功能」的李嗣涔將自己和學生的研究論文「鎖十年」不公開,這批學者質疑,李嗣涔及其指導學生所引用的外國學者論文有錯誤,他們認為李是為隱匿研究錯誤而刻意動用行政權力鎖住論文。

事隔多年回顧來看,這批教授以學術為由所發動的,其實是一次抹黑李嗣涔的校園政變;而其目的某種程度可說是已經達成,因為李嗣涔也果真成為少數只當一任不尋求連任的台大校長。李從來不曾和媒體吐露他對這些發動政變者的內心觀感,但據親近校長人士表示,李嗣涔對於校內反對勢力鎖定他為攻擊目標感到心寒,這種下他倦勤求去之念。

李嗣涔長年研究「特異功能」是學界公開的秘密,而他的研究領域被向來自視為名門正派的若干物理學者斥為旁門左道,由於學術的專業並非普羅大眾所能窺堂奧,掌握學術制高點的校內反對勢力一旦找到破口,發動攻擊,立即讓李嗣涔受傷頗重。但事後來看,當李宣布不再連任,攻擊和追究他學術缺點的動作也就嘎然而止,那麼,這些教授到底在意的是李的學術呢是在意他的校長位置呢?答案呼之欲出。

回到管案。李嗣涔身為台大校長,但他的政治傾向偏藍;攻擊他的人,則是屬綠傾獨的力量,當年,這樣的校園內政治分類還十分幽微且屬個人內心世界,大家還都認為政治不宜也不應進到大學校園,特別是在「黨政軍退出校園」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之後,沒有一位台大教授會輕易政治出櫃。但今天不同,在民進黨花了一年公開明白且無所不用其極地拔管卡管之後,沒有人再會懷疑,這一批台灣最會考試讀書或是「教育」出這些最會考試讀者的人,已經讓台大成為沾上政治臭味的白衣,就算看不出來也聞得出來。

結論就是,管中閔就算當上台大校長,也會有一批人存心找他碴,不會讓他好過;別忘了李嗣涔學生根本不是一咖,但只因他是李的學生,其論文有心人特意到圖書館內逐字檢視,特別拿顯微鏡去看;李的遭遇,管中閔只會被對待得更誇張。

現在不就有與管同樣競選校長的對手,拿著管中閔兼職寫專欄這題目繼續打官司,蔡政府卡管告一段落,不肯善罷甘休者仍大有人在,這不就是明證嗎?何況我們難道忘了江宜樺才在台大被如何對待?或者,再上網查一下更早之前,統派團體不是在台大一個什麼活動中和「學生」大打出手嗎?這一切都指涉一個事實:台大已經有濃重的政治異味,臭不可聞,當上這樣一個領受國家最多資源,披上最傑出優秀外衣實則惡臭其中的大學校長,管中閔幸或不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