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一國兩制」作為「政治謊言」、「政治幻想」與「政治笑話」

「一國兩制」作為「政治謊言」、「政治幻想」與「政治笑話」
廣告

廣告

香港九七問題出現,催生了「一國兩制」這個觀念,是要處理好香港的政治過渡,維繫香港人的民心,保障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及體制。

當時也有不少人對一國兩制抱有幻想。這個幻想可能也是被逼出來的,因為北京當局以反對三腳櫈為理由而拒絕有香港人作為談判桌上的正式代表。在談判桌另一方的英國又是招架無力。這就是「香港版本一國兩制」背後的無奈之處。

香港人冇得揀,只能對一國兩制抱持幻想。

能夠織造幻想,大致還有幾個懸念。

一個意念能否成為事實,往往也要視乎很多因素。

首先,是「一國兩制」作為一個意念,本身是不是有成功落實的可能性?

誰能一口咬定沒有。格陵蘭之於丹麥、波多黎各之於美國、新喀里多尼亞之於法國、開曼群島之於英國,都是在一個主導政權之下讓另一個領地可以成為相對獨立的政治實體,只不過是沒有天天要高喊「已經成功落實」,也沒有事事要歸功「領導人的英明」而已。雖然沒有掛上了「一國兩制」這個標籤,一國兩制的意念根本就不是中國共產黨自己的什麼「偉大發明」。問題只是中共能否學得來。

其次,是當時中國剛剛開始改革開放不多久,整個國家以至政府都能夠給予人幻想與盼望。當時北京當局在姿態及言論上都比以往的開明,加上一國兩制的其中一個核心意念是「港人治港」,大家都不是沒有幻想的理由了。只要北京繼續走向開明,有責任落實一國兩制的北京當局,及將來治理香港的香港人,又都是以香港的福祉為念,一國兩制便有機會在香港成功實現。

第三,當中國大陸經濟走向開放,大家都期待「四個現代化」之後,就會順理成章帶來第五個現代化,即政治的現代化。如果這個設想真的實現,中國的政治制度走向文明及現代化,加強法治,推行憲政,一國兩制的實施便會得到法律及制度的保證,能夠成功實現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既然「一國兩制」作為一個政治意念不是完全沒有落實的經驗及可能性,為什麼到了今天香港的經驗,又會變成一個徹底的失敗?

真的是中國人社會沒有辦法實踐民主與憲政嗎?

也不一定,台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上世紀80年代後期,當蔣經國先生宣布消除黨禁報禁,逐步開放台灣的政治之時,如果從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及國民黨軍法管治台灣幾十年的經驗來看,在當時沒有人有理由感到樂觀。但事實是從1987年到今天,只是短短32年,台灣已經由一個軍事管制及戒嚴的地區變成大中華地區、亞洲地區、甚至世界上其中一個最民主的政治實體。當地的議會越來越成熟,再沒有搶咪打架的事件來讓中共抽水;總統選舉實現政黨輪替已經三次,每一次都能夠成功及和平地移交權力;政治選舉也由充滿激情變得越來越理性有序。這在在都說明事在人為,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中國人也可以實現民主,中國人的社會也不一定必然專制威權。由此看來,如果在台灣落實民主憲政都不成問題,怎能說在香港沒有成功落實一國兩制的可能性?

從一開始已經可以估計到,一國兩制實踐過程中會出現很多問題。但北京當局如果能夠不忘初心,有意志及政治胸襟真的要去開創大中華地區的歷史新局面,要垂範台灣,信念堅定,嚴格根據條約、基本法及承諾去辦事,香港版本的一國兩制應該不至淪落至此。

如果在香港擁有政治話語權及操持權柄的人又真的全心全意要捍衛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及社會價值,一國兩制就算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也不至於過去21多年,爛得這麼快,爛得這麼徹底。

而且還不要忘記,當中共承諾在香港推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時候,台灣仍然困擾在戒嚴令及黨禁報禁中,今天當政的民進黨,當時還只是一個非法組織。說到尾,要保證一國兩制,其實就是要大中華地區也走向政治清明,要起步實現由慈禧太后的年代已經承諾過的推行憲政。沒有制度的保障,任何美好的構想都只會被人的權力慾、貪婪及奴性破壞。到了今天,中國大陸仍然要歌頌最高領導人的英明神武,要一再宣揚黨的正確偉大,一國兩制或任何其他美妙的政治構想,都只會被扼殺,都只會變成不可能。

眼看香港如此這般扭曲變形、被中共的權力意志隨意搓圓撳扁的所謂一國兩制,在台灣會有什麼人接受一國兩制?說要接受一國兩制的又會是什麼人?台灣的政治及憲政秩序發展,超前了中國大陸及香港不知多少步了。

台灣人民還會對一國兩制抱有任何幻想嗎?一國兩制這個騙局還可以欺騙得了誰?

對於曾經被這個政治謊言蒙騙,而曾經對一國兩制抱有過幻想的香港人,看到北京今天竟然提出「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這種說法,就只能無耐當是又聽了一個令人笑不出來的政治笑話了。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