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機場貨運站保安遭拖糧40萬 嘆年關難過 僱主失聯

機場貨運站保安遭拖糧40萬 嘆年關難過 僱主失聯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超過20名在東涌駿運路新鴻基貨運站工作的保安員指,遭宏川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拖欠薪金,總金額估計40多萬,有工友被拖欠最多約11萬,更有人被欠薪逾年,已在追討過程中離世。工友已向勞工處求助,將於1月28日到勞資審裁處落案。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批評法例對工人保障不足,呼籲僱主盡快聯絡工友,讓工友獲取應有酬勞過年。

員工指未能聯絡僱主

保安員劉小姐表示,她任職保安6至7年,第一次遭遇拖糧事件,至今被拖欠1.9萬元。她表示,當初是經由朋友的Whatsapp群組介紹而應徵夜更保安,開工前僱主范小姐僅以口頭合約形式承諾以「炒散」形式上班,日薪570元,每更工作12小時,每月7號出糧。劉小姐於去年11月入職,然而直至12月8日仍未收到薪金支票,她翌日立即打電話詢問僱主,僱主表示因近日「手緊」,未能準時出糧,但向劉小姐承諾「過兩日出到比你」。劉小姐於12月11日收到支票,翌日入票,然而在13日就收到銀行通知被彈票。同日劉小姐致電僱主,但已經無人接聽,其後再也聯絡不上僱主。她在同月15日起沒有再上班。

劉小姐指,曾打電話向大判公司投訴,大判表示沒有人投訴將不會處理事件,並表示已支付薪金給宏川,所以不會付額外薪金給工友們。劉小姐攜其他工友一起到公司投訴,最後聯絡上大判的老闆,老闆承諾會在兩日時間處理,結果亦不了了之。

劉小姐表示,自己和另外兩名出席記者會的保安員都是家庭支柱。她現在無業,尚未繳交本月租金。她亦曾經擔心散工保障不多,於是向主管表示想轉長工,但主管卻表示「長工要簽好多嘢,好麻煩㗎!」她指在貨倉工作,每日都煙塵瀰漫,又要長時間站立,「企到腳都腫!」她指如今失去工作,接近新年仍然未能取回辛苦工作所得應有報酬,對未來日子感到彷徨。

IMG_2863
劉小姐(中)

同樣被拖糧的黃小姐是早更保安員,從11月開始工作,日薪600元。她至今被拖欠薪金2.7萬多元,直至12月29日正式辭職。

另一名被欠薪萬多元的保安員陳先生(化名)表示,也是以散工形式上班,每更工作12小時,日薪600元。他指斷續工作兩個多月,僱主從來沒有支薪。他表示,大判為了應付保安員人手短缺問題,曾經以每日現金出糧的方式,支付部份保安員1月份的薪金,但仍然無人支付他們11月和12月的薪金。其中一名60多歲、曾經中風的保安員害怕無人聘請,所以即使無糧可出仍然選擇繼續上班,直到目前有8名保安員仍在貨運站工作。

IMG_2867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

梁耀忠:法例打擊拖糧行為未夠嚴厲

梁耀忠表示,宏川多數聘請年紀較大的員工,而且只有少部份是長工,不少工友擔心年紀大無人聘請,即使被拖糧仍選擇繼續工作。梁批評,經勞工處追討薪金時間漫長,程序繁複,今次選擇召開記者會是希望僱主盡快聯絡僱員,讓工友在過年前獲取應有酬勞。他也批評政府對僱主拖欠薪金的懲罰和法庭針對拖糧的判決未夠嚴厲,僅有少數被判監,多數是罰款了事,呼籲政府改善法例保障勞工。

IMG_2873

記者:邱愛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