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侮辱國歌

侮辱國歌
廣告

廣告

行會通過了國歌法條例草案,將交給立法會審議,保皇黨佔多數的形勢下,原封不動通過,沒有任何懸念。

規定在什麼場合奏唱國歌,檢控期由半年延展至兩年,侮辱國歌會重判罰款及監禁。一般市民可能覺得,我不是什麼達官貴人,沒機會出席國歌場合,即使睇波跑馬奏國歌,至多口噏噏配合,不會以身試法。好似建制派話齋,你心中冇鬼,怕咩喎!

國歌法有條文規定教育局要向中小學發出指示,要學生學習唱國歌,教育學生國歌的精神與歷史,以及奏唱國歌的禮儀。

國歌場合市民可以避禍不去,但中小學生就避無可避,侷住在學校接受國歌洗腦教育。

教育局指示外,肯定會賣大包加送國歌教材套,如何教授國歌的精神和歷史,由官方統一口徑。

老師有沒有專業自主?沒有跟足官方口徑會否犯法?問題值得探討。

例如今天版本的國歌,曾經嚴禁唱詞,人們集會改為唱歌頌毛澤東的《東方紅》。亦有一段時間,官方把歌詞改得面目全非,引用今天國歌法條文,等同侮辱貶損,已經可以拉去坐監。這段歷史可以教嗎?

又例如作曲作詞的兩位藝術家的遭遇。音樂家聶耳二十多歲在日本游泳時溺斃,可幸死得早,沒有經歷文革。劇作家田漢,文革時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被紅衛兵批鬥,身患重症糖尿病,非但不獲醫治,還被迫趴在地上喝自己的尿,折騰而死。為防泄漏身分,連真名都不准叫,被化名「李伍」。教學生認識國歌精神和歷史,田漢的悲慘遭遇,可以教嗎?

老師滿口謊言跟足官方的口徑教國歌,還是忠於史實教學生認識國歌的滄桑和作詞人的悲慘,不但涉及專業自由,同時拷問着為人師表的良心。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