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令狐台

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歷任台媒地方記者、撰述委員、言論部主筆,主任記者,文史欄目主編,長年關注兩岸政經新聞,從事時政評論。近年受產業環境所迫,流浪於八卦傳媒,未忘情於專長領域,文章散見兩岸三地,期待華人知音。 網誌

國際

兩岸關係大勢中的自處之道

兩岸關係大勢中的自處之道
廣告

廣告

元旦以來,兩岸關係出現全新的變化,明年初又到總統和立委選舉,可以預見今年必是兩岸關係跌宕起伏的一年。普羅大眾對觸及兩岸的相關名詞,可能耳熟能詳,但畢竟「臨近性」不高,只是時至今日,兩岸大勢已到台灣社會由上到下,都該面對的一刻。

過去馬政府時期「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所撐出的兩岸和平交流的空間,已經由開年後北京習近平的「習五點」明確畫下休止符;國民黨雖然重申「一中各表」的歷史事實,但「各表」的模糊地帶既已被紅綠共同擠壓,蔡英文企圖將「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畫上等號,繼續以民粹抗中換取選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甩不掉標籤,它的階段性任務恐怕也到尾聲。麻煩的是,蔡政府的兩岸論述既無新意也無法應對北京對統一的急迫感,而國民黨時至今日,仍寄望一度有效的「九二共識」可以過渡到「重返執政」,又對「一中各表」被迫清晰化步向死胡同束手無策,藍綠陣營的處置和應對都不及格。

事實很清楚,習近平雖沒有提統一時間表,但卻有急迫感,他所提出的路徑,簡單來說就是「談」,北京想繞過蔡政府來和台灣各黨派各界別的代表來談;元月九日國民黨中央邀集新科的藍營縣市首長談兩岸城市交流,首長們的反應,沉默觀望者多,但發言者卻對「一中各表」有所質疑,呼應北京的主張稱「不要再提」,這表示即使是藍營,在北京已不承認「一中各表」還有空間,而地方首長又對民生經濟的陸方挹注有相當期待時,很容易一人一把號,到了對岸各吹各調,以今天國民黨中央的弱勢,誰還能約制這些新科諸候?

馬英九說,北京很怕「一中亂表」,其實台灣更該怕;如果沒有一致的理念,拒絕和對岸溝通的蔡政府也就罷了,藍營地方縣市自亂陣腳各吹各調,屆時一個小小台灣,對兩岸關係立場散碎成沙,北京好好收拾、各個擊破一點不難。何況,我們在提振經濟上,似乎還有仰仗對岸之處,屆時會不會在有求於人的時候遭北京予取予求呢?

筆者認為,「談」既是大勢已不可免,原有的基礎又被迫壓縮已難立足,另闢途徑才是吾人所當為。其中有幾項原則:一,不能進到大陸「政治協商」的框架下談,而應該是平等政治實體的談;二,兩岸憲法的「一中」核心是異中之同,必須牢牢把握,可以進一步說,就是兩部憲法下的政治實體(政府)平等的對談,此前所有民間和黨派的談,都只是談前之談;三,兩岸體制不同,中華民國憲法所保障的民主自由價值,這點不談,而北京必須尊重;換言之,台灣內部凝聚立場才能和北京平等對談,台灣自由民主多元之下的「凝聚過程」,北京必須理解。

回顧過去,一九九九年時任大陸海協會長的汪道涵已經提出「平等協商、共議統一」,而他更在一九九七年會見許歷農等人時明白指出,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一個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應是一個尚未統一的中國。

如果我們的憲法得到尊重,那表示中華民國的存在得到承認;如果平等協商可行,那表示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平起平坐地談;那麼,中華民國的體制和社會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完整不受侵奪,國際空間可以發揮,甚至有兩岸三席加入聯合國的可能,如此,豈不是在和平中讓台灣人民接受且施行有年的政治、社會制度得到最大的保障?

國安會前副祕書長楊永明提出兩岸關係新論述:「九二共識、和平繁榮、民主自由」;政治大學講座教授蘇永欽也由兩岸政府的憲法中提煉出「一個中國」的共識,從而在報端倡言兩岸憲法對國家定位和統獨立場相當接近,換言之,由兩岸都必各自尊重各自的憲法,而兩岸憲法中都有的共識核心出發,其實已經有溝通互動的共同基礎;更進一步言,如果中華民國憲法能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尊重和承認,這對台灣人民來說,不啻是政治權利的保障書。

北京的習五點可以說是在蔡政府執政以來種種行徑舉措兩相激蕩下的產物,曝露出北京對促統反獨交互為用的時間經過已漸感不耐;而台灣朝野仍深陷在「九二共識」的存在否?定義如何?人民是否明白等等問題上糾結,殊不知時間不等人,北京不耐原地踏步,甚至還被綠營操作向獨的方向前行,施壓力道乃愈來愈強。值此之際,無論朝野實有責任提出可行的新論述,而不是坐視「地方」和「中央」極有可能在未來一年對兩岸立場分道揚鑣,徒然造成台灣內部分崩離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