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影《國家破產之日》(下):被迫擁抱新自由主義後,經濟陷入困境的韓國

韓影《國家破產之日》(下):被迫擁抱新自由主義後,經濟陷入困境的韓國
廣告

廣告

上篇就電影的論述及拍攝作出評論,固然電影沒有想像中那麼震撼,但值得欣賞的是電影有直接批判美國當時對韓國提出援助的處理手法。這篇將就電影中講述的時代背景,還有多宗事件進行研究,看看現實中的韓國在1988年確認接受美國IMF的資金援助後,經濟方面產生了什麼重大變化。

在發生亞洲金融風暴前,韓國的出入口產業成為了重要支柱,令韓國的經濟於一夕之間得到了高速發展,由前總統朴正熙製造出「漢江奇蹟」,外向型經濟取得成功後,就進行了勞動密集產業的建設,成功造就多方面重工業的均衡發展,如汽車製造、鋼鐵、石油化工等。韓國的國民生產總值(GDP)由1962年的25億美元,增至70年代末的385億美元。而80-90年代中,除了重工業成為主導外,韓國政府一直致力開發資本市場自由化及自由市場經濟,利率管制、貨幣供應等均不再直接被政府控制。而90年代金泳三政府更致力透過扶植中小企以解決財閥壟斷出入口貿易的問題,不過最後以失敗告終。

1990年代中的韓國經濟,如電影所描述,正走向放緩及回落的地步,財閥在朴正熙的扶植早已成為經濟基礎,金融結構上的調整可謂非常遲緩,造成金泳三政府也無力解決的經濟結構改革後遺症——出口貿易逆差造成外匯危機、GDP倒退等。而如電影所敘述,韓國財閥企業於90年代繼續透過巨額借貸繼續擴張,造成嚴重的泡沫經濟。外匯危機下造成當時為韓國最大鋼鐵工業的公司「韓寶集團」因無法償還銀行借貸而完全倒閉,還有KIA汽車亦於90年代中突然宣布清盤。重重打擊下,令韓國的泡沫經濟在金融風暴前早已出現爆破的先兆。

結果金融風暴席捲亞洲後,韓國的經濟受到重創,1998年的GDP急跌為負6.7%,多間大型企業因未能償還債務而倒閉,造成大部份工人失業,政府及銀行亦無力償還外債,外匯危機加劇及韓圜嚴重貶值,造成非常動盪及恐慌的經濟衰退。在迫於情況嚴峻下,韓國政府被迫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申請貨款以解決外債及阻止外國資金經續流出。1997年12月3日後的韓國,經濟正式進入新自由主義經濟體,外國干預的狀況亦正式開始。因為貸款給韓國政府的最大代價,是被迫就經濟結構進行徹底調整。

從電影上亦得知IMF當時提出的苛刻條件,不但要求韓國政府降低經濟成長及緊縮財政與金融政策,而且要求韓國經濟對外開放,讓外國金融機構能夠在韓國市場經濟佔更重要的地位。新自由主義所強調的,就是由社會、政治或經濟上的精英領導國家發展,所以新自由主義下的經濟體系,則以「精英主義」的形式領導,財閥的角色變得更加要緊,他們在自由市場內得到更多發展,當中方式包括提高借貸利率讓還債能力低的中小企業自動被淘汰,大企業內僱傭制度亦由「正式永久員工制」變得更具「彈性」,「臨時工」、「合約員工」等制度變得更常見。

在韓國經濟轉型期間,並沒有即時改善金融風暴後的經濟困境。韓國於1998年的失業人口超過130萬人,自殺率高達42%,成當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中最嚴峻的經濟狀況。在財閥佔有國民大量財富下,貧富懸殊的情況一年比一年嚴重,「臨時工」、「合約員工」的出現形式新的社會底層,演變為M型社會。更具爭議點的是,這現象可以被演繹為持續至今。外資的持續入侵並沒有帶來技術轉移,對企業的發展幫助不大,因他們在獲最大利益後就撤資,韓國的經營者要維持經營就需要持有更多現金,負債危機重蹈覆轍,造成企業的研發投資遲絧,甚至繼續拖垮經濟復甦。

不過,在種種韓國經濟跡象回顧後應回想的,是現今韓國的經濟問題繼續嚴峻,究竟要追溯誰的責任?是否接受IMF借貸的金泳三應負上全部責任?是否繼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金大中?

其實不完全是。在客觀層面,信貸評級不斷下跌的韓國在金融風暴下,成功歐洲多間銀行再進行借貸解決經濟危機的機會率實在不高,而且現今的經濟體系亦讓財閥成為嚴重影響韓國經濟的罪魁禍首。不過,更值得追究責任的,是當初扶植財閥的朴正熙。雖然朴正熙成功令韓國經濟於60-70年代起飛,但自那時起財閥壟斷重工業及出口貿易的情況已變得非常常見,但70-80年代的韓國政府完全錯過解決問題的時機,造成遺留至今的問題,讓財閥有更多機會壟斷國家經濟。如果昔日作出經濟改革時,能夠平均地扶植企業,多元化的經濟規模並不會不可能實現出來。這情況可總結為什「急功近利」的經濟野心下,造成了現今韓國仍未妥善解決的社經問題。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並沒就此作出直接批判。

《國家破產之日》值得大讚的,是批判受美國政府操控的IMF以「協助」之名為外國企業謀取暴利開路,並就日後或2018年韓國進入瓶頸期的經濟提出反思。現今韓國政府應看一看這部電影,重新思考如何改善根深蒂固的經濟問題,並讓國家經濟能夠重新上軌道,實現多元化經濟是關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