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踐踏法治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踐踏法治
廣告

廣告

2018年12月12日,律政司公布不就UGL案向前特首梁振英提出檢控,律政司不就案件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引起爭議。12月26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休假後回應事件,指稱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人員才會外判。

2019年1月16日,鄭若驊在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表示律政司在6個情况下會考慮將案件外判,同時強調,將案件外判尋求法律意見並非律政司嘅慣常做法。表述與上月的回應前言不對後語,充分說明鄭若驊唔熟書。

鄭若驊的表態,是確認律政司外判的內部指引,是明明有錯偏不改,是官官相護放生始作俑者梁愛詩;是向律師界跪低,是同流合污為維護律師界利益而踐踏法治,事態嚴重。

《基本法》第八十五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

「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就是法院獨立行使審判權,由法院獨立依法審理及裁決案件,是三權分立原則。法官犯法法官審法官,法院是不能夠將案件外判,由外間法律意見判定被告是否有罪然後由法院對案件作出宣判。

《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就是律政司獨立行使檢控權。

律政司檢控守則是具體化《基本法》第六十三條的本地法律。檢控守則第1.4條闡述律政司司長職責,引用上訴法庭[2006]4 HKC 582一案判案書第590頁作出說明:「律政司司長能作出獨立檢控是法治的關鍵……是否向巿民提出檢控或停止檢控,應由檢控機關根據每宗案件的理據而決定,不受政治或任何壓力所影響。」

《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律政司獨立行使檢控權,將案件外判尋求法律意見,等於是邀請外間大律師參與檢控工作,違反律政司獨立行使檢控權的規定。反派大律師湯家驊今次最坦白,指出律政司檢控守則沒有寫明一定要外聘意見,是否外聘法律意見並非法律原則問題,而是政治判斷問題。事實上,律政司所有外判的案例,都是政治決定而不是工作所需。

律政司檢控守則第1.2條 a至f 訂明,檢控人員不得受列明的因素而影響檢控決定。第1.3條規定律政司的檢控人員獨立行事,不受政治或其他不當或不必要的壓力左右。律政司檢控守則並無授權律政司可以將案件外判,律政司六種情況下將案件外判的內部指引,違反《基本法》第六十三條及律政司檢控守則。

法治精神是要令公義彰顯於人前,律政司有責任將不檢控梁振英的理據講清講楚。律政司司長作出獨立檢控是法治的關鍵,外間法律意見成為檢控決定,是破壞法治而不是彰顯公義,無尋求獨立大律師意見律師界反應超強烈,只是關注行業利益而不是捍衛法治。議會陣線朱凱廸議員質詢鄭若驊,仍窮追猛打律政司不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民主派」係替人抬轎,相信結果就是搬起石頭打自己對腳。

大律師公會就UGL案不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發出聲明,促請律政司在尋求獨立大律師的意見後重新檢視其決定,以釋除公眾疑慮。聲明高度不專業,一切向錢看,大律師公會的立場,其實就是為維護行業利益而指控律政司公信力不足。

法國劇作家季洛杜認為,律師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但律師並不代表正義,律師只是經常在利用法律而已。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香港回歸21年來的情況正是如此,大律師公會的聲明就是最佳例證,前人的智慧值得尊重。

鄭若驊在二○一九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時表示,律政司的外判政策,重點是為新進法律執業者開拓機會。律政司職責是主管檢察工作,為新進法律執業者開拓機會,超出《基本法》賦予律政司的職權,外判政策是利益輸送。表態確認律政司外判的內部指引,是蕭規曹隨不尊重法律踐踏法治,鄭若驊已經完全喪失擔任律政司司長的威信。

「民主派」搬起石頭打自己對腳
律政司就廉政公署調查UGL案的聲明
律政司六種情況下將案件外判的內部指引
大律師公會就律政司不檢控梁振英之聲明
鄭若驊:外判尋求法律意見並非慣常做法
鄭若驊二○一九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全文

延伸閱讀:鄭若驊搬龍門斷人米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