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團體天水圍發起「整治」水貨客 街工何惠彬稱未行動已先成功

團體天水圍發起「整治」水貨客  街工何惠彬稱未行動已先成功
廣告

廣告

左起:何惠彬、陸海天、巫啟航

(獨媒特約報導)農曆新年將至,天水圍一直有水貨客「肆虐」,區內行人通道受阻。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天水圍地區關注會和街工社區幹事何惠彬晚上在天水圍天耀商場外發起「驅逐天水圍水貨客行動」,以「整治水貨客問題,還我社區安寧」和「要求中港兩地打擊,堵截水貨走私集團」等口號,要求政府部門加強執法。有警察一早便到場維持秩序,而現場不見任何水貨客。何惠彬指行動前已去信予分區指揮官,警方亦隨即採取行動打擊水貨客,形容「整治行動」是未行動已先成功。

「整治活動」原定在星期四下午舉行,但及後推遲至昨晚。何惠彬解釋,事前曾通知政府多個部門,包括房屋署、勞工處、警務處、入境處等共七個部門,但只有警務處回覆並作出配合。他提到,警察亦隨即展開代號為「急流」的行動,成功打擊水貨客,情況亦有所改善,「呢兩日水貨客幾乎絕跡」。

無標題

何惠彬指,水貨客問題自上年十二月開始,高峰期接近三四十人聚集於天耀商場外,甚至蔓延至天水圍西鐵站,造成道路阻塞,嚴重影響居民的生活。他稱,天水圍的水貨客是沒有在區內消費,只是以天水圍作「中途站」取貨後方便乘坐巴士返內地。他又補充說,水貨客並沒有穩定的高峰時間,幾乎星期一至日都出現,亦可反映出走水貨的規模有所改變,變得更具多元化。

何惠彬補充說,由於天水圍鄰近深圳灣,加上天水圍有B2P「深西快線」巴士,對於運貨到內地是非常便利,質疑當中涉及「黑工」等入境問題。他指出,水貨客常聚集於天耀商場外「執貨」,認為刁涉及房屋署管理範圍,但署方卻沒有作出執法,要求政府部門承擔責任,並聯合執法長遠地解決水貨客問題。

無標題

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的巫啟航則指「水貨客」三字已纏繞港人多年,認為「客」字是過份美化,斥已經達到干擾程度。他認為,天水圍水貨客的規模已遠超過粉嶺、上水等地的營運模式,「雖然警方有效率咁破獲咗一次,但仍會繼續觀察天水圍的民生問題,尤其水貨客。」

無標題

天水圍地區關注會的陸海天表示,作為悦恩區地區幹事和天耀邨居民,深深感受到水貨客對天水圍居民的壓力,稱水貨客情況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直至他們宣告要舉行「整治行動」,警方才有所行動。陸海天表示,不是要「見一個趕一個」,而是希望水貨客不會影響市民生活。

街工行動前深夜退出聯署 何惠彬:梁耀忠事前已知道

「驅逐天水圍水貨客行動」由天水圍民生關注平台、天水圍地區關注會和街工發起,但街工在行動前夕深夜退出。何惠彬解釋稱,因為「整治行動」籌備時間倉猝,水貨客問題亦涉及政策和消費等問題,所以未能獲得街工執委的一致同意。但他強調,已向街工執委説明清楚,包括立法會議員梁耀忠,直言「梁耀忠事前已經知道,亦都冇提出反對,甚至邀請我星期一一齊落區巡視。」

無標題

何惠彬強調,今次行動是希望向政府部門施壓,亦不希望「整治行動」會引起街工執委的過多討論,稱「希望行動後我哋(街工執委)能慢慢傾,因為我仲要向佢哋交待返天水圍的情況,有啲可能佢哋都唔知,要睇聽日新聞先知!」

被問到會否遭街工「秋後算帳」,何惠彬表示不擔心,強調自己是為社區服務,更指街工在過去水貨客問題上並沒有明確的立場,形容是次行動是「摸住石頭過河」,能藉此讓街工知道如何日後應如何處理。

記者:陳紫晴、梁天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