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波事春秋

足球,應該係一場又一場嘅戰爭。 波事春秋,理性分析,感性討論,刀光劍影,盡覽無遺。 網誌

體育

英超戰術分析:艾馬利設計陷阱,沙利自願被吃

英超戰術分析:艾馬利設計陷阱,沙利自願被吃
廣告

廣告

這場比賽的戰術關鍵,可從兩個位置解讀。第一是藍斯vs佐真奴。

熱刺對車路士時以阿里及孫興民聯防佐真奴,給了英超列強封鎖車路士絕佳的答案,阿仙奴「抄答案」毫不意外,分別在於艾馬利更上一層樓,今場派上藍斯全程緊跟佐真奴,在車仔進攻時寸步不離這位「沙利波核心」,每次佐真奴控球便施以硬朗攔截,使佐真奴全場「無啖好食」,進攻亦群龍無首,只能以雷斯的長傳取而代之,雷斯也的確交出了向柏度的精彩傳送,但一套依賴中堅的進攻戰術能有多大威脅?

換在阿仙奴進攻時,藍斯vs佐真奴仍是關鍵所在。艾馬利充份利用沙利以佐真奴擔任防中的頑固,進攻時把藍斯放在「佐真奴區域」大展拳腳,在防線及中場之間的游弋及突破令車路士大為煩惱,佐真奴在攻在守都被藍斯完美利用,阿仙奴第二球的來源,正是雷斯憤而剷截藍斯而起。

第二個關鍵位置是前鋒。沙利繼續以夏薩特打偽前鋒,但艾馬利看穿了這套「假九套路」在於車仔會以三位技術流球員在中路打小組突破滲透,於是派出沙加/拖里拉/根度斯三防中組合,更將他們三位以「窄中場」(Narrow Midfield)排列,也就是說無論如何,他們只會留在中路遮線、攔截及互相補位,形成中路對防線的完美保護盾,全力封殺車仔任何小組入滲。

而這針對戰術極之成功,令夏薩特每次持球也至少有兩人合力攔截,而可能的傳球線路也被完全堵死,夏薩特每每只能在苦等尋找答案時被搶斷控球,今場「世三」被斷球6次之多便是明證。中路被封,車仔怎麼辦?便是轉往邊路。由於槍手三防中皆只守中路,邊路防守便暴露空位,於是車仔進攻便往往在中路一輪嘗試後,便轉而集中邊翼位置。

但這正是艾馬利的陷阱,也是他吩咐三防中留在中路的用意。沒有前鋒,任你在邊路海闊天空又如何?於是車路士便出現不停在邊路傳中的「奇景」,為甚麼是奇景?因為夏薩特只有173cm,柏度只有169cm,後上的簡迪更是168cm,面對的卻是阿仙奴的正規中堅,外加人馬沓沓的防中群,怎會有機會?皮球在這些矮仔頭上飛來飛去,車路士卻似乎樂此不疲,全場輸出24次傳中之多,表面看是智障,其實是沙利「假九陣」全中艾馬利三防中設計的陷阱。而拿卡錫迪以一對二之下妙到毫巔的一腳告訴你,有種元素是前鋒不能被替代的,那叫做射手功架。

沙利賽後說落敗源於球員心態而非戰術,這評論對錯參半,錯的是戰術上沙利也完敗了(如上所述),對的是車仔球員心態的確平平。強強對戰倫敦打比,阿仙奴從第一秒鐘便展現出視死如歸的決心,如虎似狼的迫搶侵略,每個球員眼裡的都是火,但車仔球員卻庸庸碌碌,而這的確是這代藍軍的缺陷,他們由太多低調的球員組成,沒有一個獅子心球員作為精神領袖,踏實低調的艾斯比利古達作為隊長便是縮影。這導致他們在今場開局上被比下去,在落後時亦沒有憤怒及決心地去反撲。

阿仙奴今場贏在自己背水一戰的決心,車路士輸在自己拿石頭㧜自己的腳。佐真奴及簡迪的錯置已不需重覆,只是今場被艾馬利完爆到另一個高度,沙利再不改變,今後每場大戰對手都會配置一個「藍斯」;而偽前鋒陣式明顯已被看透,或許這是沙利向高層說明需要買希古恩的手段,但這不是說服夏薩特留下的最佳手法,以成績來「扭計」無疑賭上自己的前途的玩火。沙利在這兩點不改變,往後在英超之路難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