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承建商陰招盡出圖逼遷 馬屎埔村民日夜忍受未言降

承建商陰招盡出圖逼遷 馬屎埔村民日夜忍受未言降
廣告

廣告

潘太

(獨媒特約報導)2016年6月,馬屎埔村遭地產商恆基強行收地,村民以血肉之驅抵擋挖泥機進佔的畫面仍歷歷在目。時隔兩年,村口的農地已被鐵板圍封,內裡已滿佈打樁機、鐵枝及吊臂,而工程已展開將近一年。衝突過後,村民所面對的是日復日工程滋擾,難怪村民盧永燊也慨嘆:「計劃一直在折磨村民」。

_DSC6477
村民盧永燊

說起村內的地盤,盧永燊便滔滔不絕,滿肚苦水,不吐不快。他指出,地盤首當其衝所帶來的是噪音,「每朝未夠八點,佢就開機」,隨即便向記者指住那部名為「大口徑鑽孔樁」的紅色機器。鑽孔樁開動後會發出「暈暈聲」,最高更超過90分貝,而且鑽孔樁座落於靠近民居的位置,令村民都不勝其煩。雖然地盤有設置隔音布,但可見隔音布樣式不一,甚至未有完全架起或已經掉落。盧永燊半開玩笑說:「可能知道今日有記者嚟,就唔敢開工,無法俾你知有幾嘈」。

_DSC6564

盧永燊曾就噪音向環保署投訴,但得到的回覆竟是稱,鑽孔樁較撞擊式打樁不同,本身並不受正常工時限制。盧表示,現時地盤只有兩支鑽孔樁,之後還會多加三支,並得悉承建商稍後將會同時開動兩支鑽孔樁施工。村民的噪音惡夢恐怕只是剛剛開始。

_DSC6531

不斷的工程滋擾,村內的長者必然是最深受影響的一群。住於村內逾60年的潘太由於行動不便,平日已鮮有外出。以為在家千日好?近一年她就飽受地盤工程的影響。潘太的農地就在住處門前,平日女兒會幫忙種植芹菜,守候已60年的家園現時與鑽孔樁就只有50米距離。潘太指,打樁聲於年前出現,有時會被打樁聲嚇一跳,令她心緒不靈,甚至晚上也無法安睡。她向記者說道,前兩天才因此去看醫生,「你睇啲藥都未食晒」。她續稱,受影響的還有正就讀小學的孫女,「功課都做得唔好啦」。

_DSC6522
原本小徑已遭圍封及截斷

盧永燊表示,除了地盤噪音,還有大大小小的「手段」逼令村民就範,例如封村路、勾斷食水管及非法填塞河道建橋。盧稱,承建商因封地而截斷了原本通往村內的小徑,有年老村民曾因身體不適而召喚救護車,但由於慣常出入道路被封,需靠居民引路而延誤救治。盧永燊表示受議案及環境夾擊,無非都是想令村民盡快投降,但他就是不屈服,並斬釘截鐵道:「唔會因為咁而投降」。

_DSC6529

_DSC6548

_DSC6567

記者: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