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補鑊金」與「補鑊張」如何「擔保社會撕裂」

「補鑊金」與「補鑊張」如何「擔保社會撕裂」
廣告

廣告

署任特首張建宗約見泛民主派的議員,討論已經決定了會如期推行的把長者綜援個案申請年歲門檻提高至65歲,並向60至64歲申請人發放「就業支援補助金」的事件。問題是既然已經決定如期執行,「補鑊金」方案亦已經出籠,現在才約見泛民主派議員,這算是什麼意思?還有什麼好討論?只是繼拋出個「補鑊金」之後,再把政務司長或署任特首張建宗也變成「補鑊張」而已。

先不說由張建宗這一位署任特首來接見是不是不尊重議員,算啦,署任特首在憲政秩序上也算是特首,就當你沒有刻意不尊重或低貶主要由選民直接選出的泛民主派議員的含義,因為低貶片早已經表明了,但在已經見完了建制派那些議員過多星期之後,而且還是在有了最後決定之後才約見泛民主派議員,這樣的約見根本就連「補鑊」的動機也沒有,以這樣的「二流補鑊」來對待議員,比向60至64歲的綜援申請人派發就業支援補習補助金更沒有誠意。還有什麼好討論的?既然低貶已經都擺到明,這樣的事後約見就連基本的政治禮節也談不上,泛民議員還派出七人出席,這一次倒算是做到在政治上有節有禮了。

是否應該把領取福利的「長者」年歲提升至65歲,這一點在理念上確實可以討論,政府說這是大勢所趨也不能完全否定。當然,由局長拋出一個「120歲唔死60歲是中年」的笑話確實有點搞笑。問題是如果可以討論,就應該拿出來正式討論,而不是單憑政府說我認為這是正確的,我管得你們同意還是反對,政府頒布施行就是了,完全不管公眾的看法,不理議員的看法,也懶理社會的期望,更不去深究社會是否已經作出了準備。

我同意政府應該把長者申請福利的年歲逐步由現時的60至65歲不等續步劃一,提升至65歲也非無不可。但政府應該先採取措施鼓勵年長人士繼續就業,讓年長人士在勞動市場有公平的就業機會,要保證他們不致受到年齡歧視,要令整個社會改變現時仍然十分普遍認為60歲就要退休的假設。要做到這一點,政府首先要修改現時的很多做法,包括把公務員的退休年齡提高至可以選擇65歲,不應該只讓近幾年新入職的公務員才可以選擇。資助機構及現時的公務員如果60歲之後願意繼續工作,選擇不退休也應該容許。只要政府帶頭,這個年歲組群的就業人口便會大幅度增加,也可以向私人機構作出示範作用。這樣之後,說把長者綜援的申請年歲門檻提高就有更大的說服力及現實基礎了。

政府什麼都沒有做過,又沒有就這個方案進行正式諮詢,就連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自己也承認政府沒有就這個議題推行個深入的討論,然後就把它放在去年的撥款條例草案,議員乳豬全體通過了那個草案,就說等同支持政府這個做法,這種說法明顯是強詞奪理,屈得就屈。如果連「可塑性」甚高的建制派都頂唔順,可見問題真的十分嚴重。

而且,政府根本沒有需要急於即時推行這個方案。即時推行了也不見得可以進一步大幅減少這個年歲組群申請綜援的數字。事實上,只要有機會,身體如果健康,有幾多人會志在綜援長者個案那三千幾及零零碎碎的津貼來維持生計?根據過去十年的數字,全港人口中,60至65歲的大幅度增加,這就是政府經常放在口中所說的人口老化的必然結果,但這個年歲組群申請綜援的數字及佔整體個案的比例,則是不跌反升,而且持續如此。這說明只要有機會,環境又容許,這個年歲組群的人很多都願意工作,他們現時的勞動參與率已經接近接一半。所以就算政府作出這次修訂,也不見得可以進一步減少個案數字。原本的方案就算施行,受影響人數大約有兩萬人,每人每月少拿1060元,再加上其他津貼項目,不見得在公共財政上有很大的意義,但對於那些真的需要申請綜援的人士來說,那一千多元及相關津貼卻可能很重要。政府做事竟然如此輕重不分,以為自己理念合理,就完全不理政策效果,證明這樣的政府根本只是活在砂丘之內。

特首林鄭月娥在這件事件上搞出一個大頭佛,受收到議員質疑,在立法會特首答問大會上不但沒有作出合理的解釋及試圖以理服人,其反應更是極度自負無禮,令受命於中央要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建制派,一向只懂得有理冇理舉手贊成的建制派議員只啃不下,覺得被屈,可見林鄭月娥確實是撕裂社會的高手,她在競選特首時所說的什麼修補社會撕裂,根本只是下巴輕輕隨口噏貪口爽。

林鄭月娥這一類精英心態如此重的人,一向都是自以為是,為求達到目的便不理實際情況,加上態度傲慢,當上特首之後更不知為何竟然染上了「孤影自 high」 的政治絕症。如果要由她來修補撕裂,只可以說是可以休矣。

態度傲慢又如何?當建制派議員也翻枱,與泛民主派聯合提出反對動議的時候,她如何自以為是,還不是要低聲下氣,即時要約見議員,然後拋出一個自欺欺人的、換湯不換藥的「補鑊金」方案來補鑊!

可能正是如此,這位特首真的有點心有不甘,面上無光,便把他的怒氣及晦氣一股腦兒的發在民主派議員身上,反正政府在立法會搞掂建制派便可以事事大吉。這一次又過關啦!

拋出一個補鑊金方案,建制派議員也樂意接收這一個順水人情,乘機過泛民主派一洞。唔係點?既然受命於中央只能支持政府,現在政府鋪埋下台階你,乖乖哋各取所需算啦,唔通你哋以為建制派真係會講理念與原則咩!

搞掂了建制派,對於泛民主派的憤怒,這位特首又可以再一次發揮他傲慢與口說便給的本色了,還反詰泛民主派「是不是有點妒忌」,一時又說自己很忙沒有時間,一時又說自己有權選擇見誰。哈,如果這樣涉及社會福利的事件,連社會福利界功能議席選出來的議員都可以唔理,政府還憑什麼說功能組別好重要?還憑什麼說要千秋萬代保留功能議席?

林鄭月娥在競選時說會致力修補社會撕裂,會尋求與立法會各個黨派加深理解和合作,但事實證明她根本就沒有這一種政治家應有的胸襟與氣度。以這樣的材料,她頂多只是一個只懂向上鑑貌辯色的奴才,對下就頣指氣使的官僚。

在現行的不合理政治體制下,確實可以令她選擇性地向部份議員及市民充分展示她的精英心態及傲慢咀臉,但老實說,這種傲慢只是制度使然,並不是她個人在能力上有什麼優越的品質或過人之處。前英國首相邱吉爾也傲慢,也是口舌便給,但人家有滿肚墨水和高人一等的政治才能與技巧。1945年他領導盟軍戰勝納粹希特拉之後,竟然被選民放棄,在該年底的大選中輸了給工黨。但邱吉爾不但沒有怨天尤人,也沒有發晦氣,反而說要尊重選民的選擇,又說人民選擇放棄他正好反映了制度的偉大。之後他就以他的能力證明給全世界看,它可以捲土重來。下野那幾年,他著書立說,後來得了諾貝爾獎,幾年後捲土重來,選民還是重新選擇了他。這就是政治家,與官僚是很不一樣的。

現在我們這位特首,傲慢過後解決不了問題,就只能低聲下氣,尋求受命於中央的建制派支持,然後為了掩飾自己的醜態,就把那種傲慢盡情發揮在完全挨打的泛民主派議員身上。以低眨泛民主派議員來洩憤,這能算是什麼勞什子的自負?這樣的水平,有什麼足以傲慢別人的條件?還不是只能向市民及在挨打的泛民主派議員展示自己好大枝,另一方面卻要一再唔怕核凸,公開擦老闆習近平的鞋!而且一再要如此,這種行為早已算是丟盡香港人及一國兩制的架了。

現實上,要在香港現時的政治環境處理香港的問題,這樣的作風絕對要不得。如果真的要修補社會撕裂,方法其實已經不多。也許更只能期望不要進一步擴大撕裂對立與分歧,誰上台都一樣。

首先,制度性的不公平是造成社會撕裂的根本原因,如果不在制度上尋求突破,香港社會只會繼續撕裂下去。在未能在制度上紓解這種結構性的矛盾與對立之前,政府可以做的、應該做的,是要盡量爭取各派議員的合作和理解,面不能事事以為有受命於中央的建制派就可以萬事大吉。遠的不說,三隧分流方案,建制派還不是睬你都傻。看來好打得的林鄭月娥又要靠阿爺出手、西環幫拖了。

制度死結未能舒緩之前,政府就應該更加謹守原有的政治程序及禮節,要向市民交代好,不能自以為是,要很有技巧地處理好與不同黨派及議員的關係,就算制度如何不公平,也要令人覺得條氣順,這樣才能令人稍為服氣一點,不致因為制度上的不公而挑動更大的社會對立與矛盾。

香港人對特首的期望,可能只能卑微自此了。偏偏就有這樣一位特首,他的傲慢與自負,卻反過來只能盡量利用制度上的不公平才能得以發揮。如此看來,這一次就算拋出一個「補鑊金」方案,也要「補鑊張」出面見見民主派議員,也不可能修補這一次做成的裂痕。社會撕裂「修補」不了,反過來更只會是進一步「擔保」社會撕裂。

林鄭月娥?「修補社會撕裂」不要再指望她了,「擔保社會撕裂」就一定有佢一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