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保育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談灣仔繞道、與皇后碼頭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談灣仔繞道、與皇后碼頭
廣告

廣告

灣仔繞道終在2019年1月20日通車,但一件具重大爭議的相關事件,彷彿已隨時間煙沒,這就是2007年清拆皇后碼頭事件。

2007年5月,皇后碼頭為建中環灣仔繞道被面臨被拆;在一片爭議聲中,皇后碼頭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根據香港公營機構古物諮詢委員會(簡稱古諮會),歷史建築可分三級,以一級為最重要。一級歷史建築代表什麼?它代表「這個級別的建築物,被認為具特別重要價值,而可能的話須盡一切努力予以保存」。

燕尾蝶疲倦了 在偉大佈景下
這地球若果有樂園 會像這般嗎?

說「保存」這個、「重置」那個,結果呢?12年過去,灣仔繞道已建成,但這個「一級歷史建築」的重置仍然遙遙無期,據說現時組件大部分「秘密」(?)存放於大嶼山狗虱灣政府爆炸貨倉內—說好的重組、原址保留,一一成為空話。政府別的不懂,卻最懂得「不了了之」四隻字,近十年尤有過之。

摘去鮮花 然後種出大廈
層層疊的進化 摩天都市 大放煙花

我明白社會的發展,避免不了犧牲。但,如何在發展的同時,兼顧好保育與歷史的保存?陰謀論一點去理解,政府似乎更想的是「換血」—換的不單是「人」(每天150人單程證,你懂的)、更是一個又一個「具殖民地特式的建築」。從昔日的皇后碼頭、菜園村,到未來的皇都戲院、甚至郊野公園,我們還剩下多少能擁抱的過去?

耀眼煙花 隨著記憶落下
繁華像幅廣告畫

更諷刺的是,近幾天不少報導均指出,建成的繞道比起舊路快不了多少。耗資360億元的大白象,讓大家多快了3分鐘,甚至沒有快過(不過隨時間過去,通車情況應該會有所改善...吧?);更有路牌出錯成為交通擠塞的主要原因。高鐵通車,上內地同樣快不了多少,卻毀了多少人一生的家。那360億的灣仔繞道、與3000億的高鐵,以及未來一隻隻的白象都建成之時...

你、又有因而快樂嗎?

蝴蝶夢裡醒來 記不起
對花蕊 的牽掛

《燕尾蝶》—黃偉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