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上了利敏貞一課

上了利敏貞一課
廣告

廣告

我在退休後曾花了一年多時間,列席立法會的各小組委員會和閱讀立法會文件,所以對立會運作相當熟稔。近兩年來寫其他東西,減少了對立法會的興趣。

今早如常到立會,準備做完早餐吃後,寫我的東西──台灣之行的訪問稿。途中在立會的直播上屏幕上看到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利敏貞女士答辯。她穿上黑底刺繡疏落的幾朵大玫瑰花的大袍十分搶眼,心想,從來沒有聽過這新聞尤物的答辯,何不餓著肚子直闖2樓的小組會議廰旁聽。我們身為議員助理的有此特權,也一直奇怪為何從來沒有助理為他們的上司列席會議?

今天討論的是:

建議開設3個常額職位,即在新的香港駐曼谷經濟貿易辦事處開設1個首長級丙級政務官職位(首長級薪級第2點);在新的香港駐杜拜經貿辦開設1個首長級乙級政務官職位(首長級薪級第3點);以及在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工商及旅遊科開設1個首長級丙級政務官職位(首長級薪級第2點),以掌管新設的經貿辦政策部。

它是說,花納稅人錢:設立辦事處的一次性費用2千萬,每年經常開支6千萬,當中的3位首長級的年薪加褔利為7百萬;他們的隨從(即非首長級公務員)的每年支出(薪酬加褔利)為1千6百萬。因而,藍絲們的口頭襌,「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是對的。

問題很清楚,香港已在海外共有12個經貿辦,分別設於柏林、布魯塞爾、日內瓦、雅加達、倫敦、紐約、三藩市、新加坡、悉尼、東京、多倫多及華盛頓。經貿辦是香港特區政府在覆蓋國家的官方代表機構。除了駐日內瓦經貿辦外,其餘11個經貿辦負責所在國的雙邊經濟及文化事務。經貿辦與當地政府官員、商會及傳媒機構等保持聯繫,並舉辦各類推廣活動。

究竟香港是否有很多生意,要政府幫手到外地推銷呢?有問吓與當地有生意來住的商人的意見嗎?肯定冇,因為可預見得來的答覆是:「冇能用,麻煩,阻住哂!」

以孟加拉為例,在 2017 年,兩地之間的雙邊商品貿易額為 130 億港元,雙邊服務貿易額為 16 億港元。

相比於2017年的香港貿易總額的1萬億美元,香港政府為何要到這些落後地方開設辦事處呢?說白了還不是為了一帶一路,只是香港的官員不知為阿爺已經向喪侵跪低,答應不再提一帶一路了。

立法會的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內,泛民議員與建制議員的表現明顯不同。泛民議員不斷追問其成本效率。有些還問政府為何不學外國的外交系統,設置常駐的公務員班底,以免浪費了他們的人脈關係。建制派則坐在其席位上忙於滑手機,發白日夢。但他們總要找個人出來說話的,於是年資最淺的周浩鼎就問:會否聘請些商界的、非公務員的進入經貿辦。利敏貞直接了當答他,不會,因為我們這裡討論的是公務員。

區諾軒找了一條動議,動議利敏貞每年到財委會交代什麼「政府可酌情調動較低級的D6, D7公務員進入經貿辦」的問題。當然地,不用坐完會議都知道它會被否決的。

我肚餓一肚火,心想市民最想是他們一把火燒掉這些立法會文件。

話說回我的女主角利敏貞,她果然有幾度散手,圓圓的臉孔掛著不把不斷說話的嘴。她的思維十分清晰,以最簡單的答案不斷重複,避重就輕,傻問傻答。她可能很喜歡這份工作,現時返工感到最大壓力的首長級官員可能只有羅致光。我們的舊同學有一個重要聚會,他表示太忙不能會他的老友。我叫我們的召集人私訊他,「你叫他立即辭官,來聚舊吧!」

利敏貞令我想到漂流到長洲的可能帶豬瘟的肥豬。

我於去年到台灣遊玩時有緣拜會了陳水扁的謀臣,前台駐韓代表李在方,他在2006年因涉侵吞僑產被免職。他在當外交官前曾在國民黨的反特機構工作,審問抓回來的中共特工。他説他們那一代的十分敬業,熟讀馬列毛著作,比中共特工還熟。他會很耐心地做被抓的囚犯的政治工作,與他們討論馬列毛,搞到他們胡裡胡塗的,但自己必須十分清醒。

這就是利敏貞的方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