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究竟水泉澳邨有幾多新移民(附人口普查網站教學)

究竟水泉澳邨有幾多新移民(附人口普查網站教學)
廣告

廣告

有傳媒到水泉澳邨做街訪,片段以「全部都新移民?」為題。可能該傳媒的 fact check 部門放了假,沒有為片段好好把關。其實要回答這條問題,政府有不少統計數據可供參考,相對只靠街訪會比較客觀。

事先聲明,以下討論純粹是想回答「究竟水泉澳邨有幾多新移民」,而不是就香港的移民政策作出討論。我一早就說過香港的移民政策必須要改,單程證也可以減少。不過,我希望相關的討論可以基於事實,而不是刻板印象。

香港有不少統計數據是可以在人口普查的網站當中找到的,雖然答案不一定百分百對得上要問的問題,但也可提供一些討論基礎。我鼓勵所有傳媒同業唔該唔該再三唔該,Bookmark 低 「2016人口統計」的網頁 ,以後有乜想講都睇睇先。 Seek Truth and Report It, 是為傳媒第一課。

要用人口普查的數據,首要知道你要用的「普查地理」是什麼,也就是你需要的統計數據的空間單位是什麼。這次的問題是問「水泉澳邨」,單位自然是「主要屋苑」。在網站入口點選「中期人口統計結果」,再選「地區概覽」,然後選「主要屋苑」就可以找到以此作統計單位的數據。

在下面的選點中點選沙田區,很快就會見到水泉澳邨的了。

在現成網站提供的數據當中,有該邨的年齡、性別、種族、職業、工作地點、學歷等等的分佈。很不幸,沒有直接提供「新移民」或「居港年期」的統計。不過相關的數據有慣用交談語言,這兒我們看到慣用普通話和其他中國方言的人口佔全邨人口的10%。這數字似乎和坊間說「水泉澳冇個講廣東話」的說法有很大出入。

雖然在這兒找不到直接相關的數據,但不用擔心,還有另一個地方可以找。不過這兒就要花一點功夫了。回到主頁,這次在「中期人口統計結果」下面選「自制統計表」然後按「開始」,會彈出這樣的一個視窗:

輸入驗證碼後,按照網頁所述的步驟做就可以了。

第一步,是設定「可用的項目」。人口普查的結果有時不一定是人數,也可以是戶數,或者收入中位數等等。這次我們剛好就是想知道人數,也就在左上角的「統計數字」選「人口」然後「人口(人數)」。之後,下面便會多出「分類」這個欄目出來,按下去然後選「人口特徵」再選「在港居住年期」。出來的左欄會是這樣的:

如果你在這時候按確定,它就會給你全香港人口當中不同「在港居住年期」的數目。但我們想找的是分區的,所以要再選多一個分類。在「分類」下面按「地區特徵」然後再按「小規劃統計區/街段 — 大合併組」,這是可提供最仔細的空間單位了。

這時候,先不要按確定,而是在「分類」下面的「在港居住年期」按一下,然後把「列」改成「欄」。這樣,出來的表格就會有年期在欄的一邊,而空間單位在列的一邊了:

把拉出來的選項收回,終於可以確定了。這會是你得到的結果:

這些編號該如何讀呢?不用怕,可以查看規劃署的網站,當中沙田區的地圖在這兒

從地圖中可見,水泉澳邨的編號是 755/24 。回到剛才的人口統計數據,我們可以找到755/23–25的數據,沒有 755/24 的單獨數據。看看地圖, 755/23 是植物檢疫站,應該沒有人居住;755/25是作壆坑村,有54座村屋,算162個單位吧,相對水泉澳邨的超過4000戶來說應該影響不大(我知道人口普查的時候水泉澳邨還未完全入伙,但也比162伙多很多了吧)。也就是說,以 755/23–25 的數據來理解水泉澳邨的情況應該是可以的:

水泉澳邨與全港人口比較

這兒要做一個重要的註腳:以上數據是包括所有的香港常住人口,不論種族。也就是說,菲傭印傭和留學生也包括在內的。沒辦法,人口普查沒有提供只計算水泉澳邨的新移民的數據。不過,由於留學生不可能住在公屋,水泉澳邨的非華人也只有不足300個,相信對整體結果的影響有限。

另外,上面是以7年以下或10年以下作為標準的,理由有二:一是政府只有十年以下的統計,之後就沒有再分了;二是十年以上再加一個期限,很難有客觀的理由這樣做。有些人喜歡以九七前後來分,其實沒有明顯基礎,畢竟九七前來港的新移民香港也是沒有審批權的。

總的來說,水泉澳邨的新移民相信是偏高的。但「全部都新移民?」這條問題,則明顯連拿出來提問也不太合理。對,做傳媒的,千萬不要以為加個問號便以為說什麼都可以啊。你試試開條標題「李超人是殺人犯?」然後內文沒有一句能支持這提問的,看看會有什麼後果?

把「約兩成為七年以下」這個數據和其他相關數據比較,其實也很合理。按規定新移民必須要和本地人一起才可以申請公屋,而住戶必須要有多於一半成員為七年以上方可上樓。過去數年公屋輪候冊當中,不足七年的比例介乎於15%到20%之間,可見「住得新公屋的都是新移民」的說法並不準確。

那麼為什麼該傳媒街訪找到的好像都是新移民?這可能和訪問的時間有關。記得有次我叫學生去一條屋邨採訪交通問題,他們回來說受訪者都不認為有問題。我問他們在什麼時候去的,他們說是閒日下午,問的都是公園的老伯。於是我叫他們早上七點去巴士站頭再做一次,結果當然完全相反。這兒的問題也一樣,新移民和一般人口有個很明顯的分別,就是他們往往因為沒有其他親戚依靠/請不起外籍家務工,所以家庭主婦的比例相對較高。你找個閒日下午去做街訪,得出的結果同樣是不會有代表性的。這是研究方法學的基本功。

最後最後,再講多次,我認為香港的移民政策必須要改,單程證也可以減少。不過,傳媒如果真的想大家多關心這件事的話,希望可以認真少少。收視就一時,公信力一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