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體育

韓國體育界性侵事件:風光背後的精英式黑暗體育文化

韓國體育界性侵事件:風光背後的精英式黑暗體育文化
廣告

廣告

2018年初,韓國跟隨了美國荷里活影視界掀起Metoo運動,除了演藝界外,政府內部、檢察廳等部門均被揭發有性侵及性騷擾等事件,令大眾對性罪行的認識增長不少。而2019年的韓國可謂再次掀起了一場轟動全國的Metoo運動,皆因一位韓國國家隊選手控告前教練長期施暴及性侵等。究竟整場事件中,如何反映韓國體育界的陰暗面?政府應該如何作出措施減少再次發生同樣事情的機會?

早於去年12月17日,韓國短道速滑運動員沈錫希以證人身份,就就前國家隊教練趙宰範(音譯)施暴及毁壞財物案作證,同時透過律師發表聲明指,趙宰範於2014年起多次對其施暴及性侵,不但在大學冰場教練更衣室受到侵犯,而且最近一次就發生在平昌冬季奧運會舉行前兩個月的集訓期間。沈錫希方將控告趙宰範違反《兒童青少年保護法》及性暴力等罪行,不過趙宰範在面對警方調查及記者提問時,否認了所有指控,指自沒有向沈錫希作出性侵行為。

早於去年1月,沈錫希因被趙宰範毆打,離開了鎮川選手村而令事件曝光,指2017年11月,沈錫希在江陵訓練營的教練房間遭趙宰範用滑冰工具襲擊,造成額頭嚴重受傷。早前沈錫希的指控成立後,水原城南地方法院就判處趙宰範10個月有期徒刑,若面對追加性侵的罪行,刑期將會延長。而這場爭議發酵之際,多宗性侵及向選手施暴的舉報接二連三地曝光。韓國柔道選手申裕永(音譯)於1月時亦向外界舉報自己從高中起就受到前教練的性侵;藝術體操國家隊教練李慶熙(音譯)亦舉報,於2011-2014年間曾受到大韓體育協會前高層人員的性騷擾。

體育界可謂為韓國爭取不少風光,以短道速滑為例,單單在去年的平昌冬奧,韓國就獲得7面金牌超越大部份獎牌常客。不過,從最近連續發生的體育界Metoo運動,可以得出長年來韓國體育界並沒有正視內部的矛盾及暴力問題。過往韓國體育界亦曾出現性侵醜聞,例如2007年友利銀行女子籃球隊教練意圖性侵選手等,但體育機構內部一直對事情置若罔聞,導致不少舉報都不了了之,而且體育界亦沒有人出面承擔責任,令外界對韓國體育界的訓練及教育方式提出嚴正的質疑。

韓國體育模式一向走「精英主義」式教育,從多齣韓國的影視作品可見,不少國民會非常關注國家運動員的得獎情況,並加油助威希望他們獲得優秀成績為國家爭光。這種「成績至上」的意識形態令不少國民及記者未能注視到運動員背後的辛酸,更何況是被教練及協會剝削、施暴等情況,種種人權問題均被社會忽視之下,造成多宗事件被不了了之,在引起社會之間強烈的聲音後才令事件真正獲得關注。

這種黑暗的體育文化備受批判之際,大韓體育協會會長卻沒有對事件引咎辭職,固然令人失望,除了只答應成立體育倫理中心調查體育界內的腐敗及性暴力問題之外,並沒有正面回應問題。即使成立舉報中心保障運動員的發聲權利,但要將體育界性侵問題杜絕,改變「精英教育」的模式才能從根源中解決問題,教練與選手之間的威嚇、暴打、性侵等行為從來不是正當的行為,卻因為成就了國家風光而被合理化,這無疑是非常有問題的思維,要訓練運動員的同時,亦應考慮到人權問題,改善扭曲的體育文化風氣,才能真正讓運動員更有毅力為國家爭光。

不過改變教育模式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除了需要體育協會作帶頭之外,亦需要有政府的配合才能成事,故文化體育觀光部是扮演著其一重要的角色,從而將這個議題制度化,制定包括運動員及其家屬、政府、民間團體代表等機構架構,將體育界腐敗問題徹底改變。

廣告